跳到主要內容

美麗要求


讓我們再一次從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開始說起吧!你有沒有想過,當初建造她的人會是誰?目的是為了什麼?敞訴對女神的熱愛?還是透過對女神的幻想來達到對擇偶的渴望?其實都不是,發現這雕像的專家認為這座雕像是為了將她定位於舊石器時代的地球之母的角色,她的肥碩身材是代表了集獵社會中較高的身分地位,也是能夠代表安全與成功的標誌。那麼你應該有個疑問—地球之母?那是誰?跟這樣的身材比例有關係嗎?有的,至少遠古人類認為太過纖細的女性身材的生殖能力不如豐滿的女性身材,也因此,把她當做地球之母是有軌跡可循的。


所謂的地球之母,或者說母親之神的概念是從希臘詩人赫西俄德(Hesiod)寫於西元七世紀初的《神譜》(Theogony)所創建而來,裡面有一位名為蓋亞(Gaea)的地球之母的神話角色。他把地球的自然東西都創建成一個個角色,像是烏拉諾斯(Uranus)創建之天空,而混沌之神俄斯(Chaos)生了蓋亞為掌管地球的一切來源,她與烏拉諾斯結為夫妻,之後生了泰坦各種孩子,而孩子每個都稀奇古怪,包含三個獨眼巨人與三個百臂巨人,烏拉諾斯因為不喜歡這六個孩子又塞回母親的子宮。蓋亞也不太喜歡他,於是接下來就是一場戰爭。爾後柏拉圖也有提到蓋亞的這個大地之母之角色,一本名為《蒂邁歐篇》(Timaeus)的對話書,只不過他叫她葛(Ge),他認為蓋亞既為大地之母的角色就應該好好庇護她,作為祭拜之用。而在雅典城應該有個避難所保護這個守護之神。

既然大地之母這麼重要,那麼應該反朔的想想,那為什麼要把大地之母維納斯(蓋亞)雕(畫)成這個模樣—一個猶如現今肥胖、豐滿到不像話的女性?雖然遠古人類很欣賞這樣的女性特質,不是現在我們常認為前凸後翹的女性,但不能因此說我們喜愛這樣的女性是因為身材比例誇張到不像話?如果按此這樣的進度來看,那麼我們會要求「黃金比例」的女性也就不奇怪了,因為太過誇張的女性身材實在不是個很好的「模範」,況且這樣的比例就算很美,也會壓迫到健康,引發各種心血管疾病,且遠古時代的人類的醫學並不如現在發達,知道肥胖會發生什麼事,對他們而言,那種豐滿的女性一直是他們所求的。也因此,把幻想雕刻出來,成為一種膜拜。

當然,並不是世界各地都要求豐滿的女性就一定很美,否則按這樣的方向想,這世界早就往反方向走去,而不是要求穠纖合度的身材。雖然這世界的演變很奇妙,光從女性身材的走向,我們可以知道,從過去要求瘦一點,現在要求剛剛好。然而,還是有要求可不可以再瘦一點的狀況發生,甚至引發厭食症、異食癖、暴食症(這種是要求自己吃很多然後不斷催吐),在美國約有百分之一的青少女有厭食症的問題,換句話說,每一百名青少女就有一名有厭食問題。暴食症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也差不多與它齊名,而異食癖則是吃下不該吃的食物,如玻璃、塑膠、鐵、梳子、膠帶、木炭、頭髮等等,對這些人而言,好像有某種身體壓力在循環著,而自己又感覺不出來或感覺出來並不認為有異。因此,我們可以想見對於健康的迷思或是追求已經漸漸改觀。

當然,我們不知道標準在哪也有關係,就以緬甸的長頸族來說吧!他們認為女性的脖子是最美的部位,連老公都不准偷看,其中的分支也相當多遍佈東南亞各處。其之一的喀倫族(Karen)人的五歲女孩接受幾小時按摩後,就要開始戴上銅圈,開始是一個,銅圈直徑可達一點五公分,重量約為五到十公斤,女孩們的家人開始慶祝,之後那女孩就一直戴著,適應一段時間後,再換上更緊的銅圈,之後看變化情形陸續加上去,直到二十五個為止。喀倫族的女性可以接受套上銅圈的事實,她們一開始總不能適應,認為又疼又重。之後這樣奇特的習俗也吸引觀光客的前來,進而轉收觀光費,費用約三十五法郎。悲歌的是,她們的收入來源就只有這個,每個月她們能賺的費用只有二十八法郎,若她們對老公不忠,老公會拿下她們的銅環以示懲罰。但為什麼要戴銅環,兩種說法—一是觸怒了神靈,老虎來吃這些女性,她們以求自保才戴。二是男性出去打獵,她們就套在頸上。然而事實呢?對這些「少數民族」來說,雖然他們生活好幾個年代,但經過不少壓迫與侵略,不得不逃往異鄉,這些束縛—不管是頸上的還是生活經濟上的,他們生活的狀況就讓人認為他們所強調的一種「美感」往往跟我們現在所想的是一種衝突—一種視覺與無奈的衝突。

真真實實像個人,也坦坦蕩蕩面對你心中的謊言與真理。

當然這是民族文化之一。然而,反觀現今的文明需求,我們也不是不知道標準在哪的民族嗎?紙片人依然還是有,胖得不像話的人也還存在。雖然美國紐約市長下令打擊肥胖,但是破萬卡的熱量大餐依然還是有。台灣的小胖子也依然很多,早餐開始以奶茶和漢堡代替優酪乳與飯糰的人不在少數,每五個就有一個過重,難怪我們想要拿捏美的標準,說真的還有點難度。因此,不難想見,我們總美的「黃金比例」放在嘴上,但實際上我們對於一個剛剛好的美麗女性實在定不出一個標準來。

你別拿現今的芭比娃娃真人版來當做示範,那是一種極大化的說法。真實世界中,從遠古人類文明來拿捏,我們要抓住一個適當的合理範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就連女性本身看自己也會以水平的方式看(根據某實驗結果),換句話說,一種美感,不管是維納斯的女性特質還是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特質在世界也是一種極量化的伸展。

我在〈人類極化論〉有提到,我們一定要看見某些角度才可以知道我們的範圍在哪。換個意思來想,於是乎可以說,對於某種美感,我們若想知道有多大美化,那麼可以嘗試美的範圍是在哪。當然你把長頸族的銅環拿下還不致於死亡,但至少脖子有可能會變小。不過請別忘了一件事:美麗的事物有一定的範圍,而那個範圍不是夢幻(宅男、幸運)女神降臨,也不是你心目中的奇蹟發生,而是在你的理解的範圍中,知道美麗有一定的侷限,有一定聚焦在單一的焦點上,而那就是中心點,一種你達到的極致成果。

很難理解?沒關係,只要記住簡單幾個字,美麗可以整形,但別整形像芭比娃娃或不像一個「人類」該有的樣子或者別像蔡依林所唱的《看我七十二變》裡所提到愛漂亮沒有終點。你是人(Human 或稱為智人〔Homo sapiens〕),而非夢幻、完美無缺的人,你有優點、缺點、弱點、看不見的祕密等之類細項,別像神或你期盼不可能的模樣,真真實實像個人,也坦坦蕩蕩面對你心中的謊言與真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