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明(五)


他醒來時,大腦很亂,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結果他跑去山上抬頭一看,有個人形,那個聲音說:「啊!穆罕默德,你是神的使徒,我是加布里埃爾(Gabriel,把上帝好消息帶給世人的使者)。」他還是很懷疑,告訴他妻子赫蒂徹(Khadija bint Khuwaylid)之後,妻子轉向告訴她的一位親戚,毫不猶豫認為他真的是神的信使,又回頭告訴穆罕默德。他聽了之後,在第二次神給的啟示後,他才相信我真的是神的先知。西元六一三年開始傳教,但很多人不相信他,包括猶太人、庫拉伊希人(Quraysh)等等。所幸後來先逃離麥加(Mecca,沙烏地阿拉伯境內)前往阿比西尼亞(現今的衣索比亞),在那裡,庫拉伊希族依然不放過他們,又逃往其他城市,最後得知雅斯里伯(Yathrib,沙烏地阿拉伯境內)也很多信徒也信奉於他們,於是在那裡成了一座新城市—麥加那(Medina),但在一次巴德爾之戰戰勝後,想要返回麥迪那時才明白麥加人聯合猶太人在內部要將穆罕默德以及信徒們一網打盡。穆罕默德知道後竟然嚴厲的懲罰他們,砍了六百猶太男子的人頭,女人與小孩成了奴役。穆罕默德會變得這麼暴力,不是沒有想到過,而是在傳教過程,欺凌打壓了好幾次。當然,耶穌傳教時,或許也會如此。可是當羅馬士兵把他與他的信徒釘在十字架上時,難道沒有想到是誰在替我們受罪?是耶穌嗎?還是我們的不信任?文明一直以來與宗教脫不了關係,因為過去的神仙故事一直告訴我們,我們不知道的一直是有某種東西在移動,我們總認為一定是神的庇佑或是奇蹟降臨,爾後讓我們相信神是一定會存在的,就如同台灣的宗教廟宇總認為玉皇大帝、土地公、媽祖、關聖帝君、月老、虎爺等等一定存在,而就我們知道,有好的神祇,就一定有陰曹地府的孤魂野鬼或是邪惡的妖精存在,就如同有五大仙—狐仙、黃仙、白仙、柳仙、灰仙一樣。既然有神祇的存在,便讓我們開始感到相信,許多當時不可能解釋的風雲異象,一定是神在發威。


馬雅、阿茲特克、印加、美索不達米亞的文明文化長期以來就以神為供奉的對象,因為對他們而言,神的權力比一切都大,尤其是對太陽的崇拜。太陽向來象徵光明、正面、偉大、榮耀的代表,它讓我們知道,太陽是主,是創造萬物的所有始源,沒有太陽,就沒有我們,更沒有我們需要的水源、食物以及建材。所以,要敬拜它,要尊敬它,要善待它,把它視為生命最初的本衷。然而,我們看到的是雖然太陽視為萬物來源,但它不是唯一的生命來源,因為就如同一些當時其他的小島文明,雖然有太陽的照耀,但沒有海洋資源來得更為豐富,海洋文明所創造的不是太陽裡的金碧輝煌的光芒,而是海中看不見的魚蝦貝類,毛肯(Moken)人就是其中一例,雖然他們不是出於自願到海上生活,而是迫於外族侵略,但也因為他們的文明卻也見識到更多文化差異,例如:他們幾乎都在海上過生活,一家六到十二口的家庭擠在七點六公尺的船上,他們捕魚的方式也很特別,是用一種在桿子上插著魚骨的魚叉捕魚,不屑用網子捕,插不到魚的時候就下水捕捉,捕上來還不能在甲板生火,必須另外用土灶起火煮魚吃。魚骨頭只能丟在船底,因為他們生活的水域有鯊魚出沒,所以船上不免飄散著惡臭味。這艘船的設計也很特別,前頭為屬於圓形,用棕櫚枝條疊起來,中間用樹脂填補,在海上漂流前進時,只能拿棕櫚葉當槳在划,竹子與樹皮成了甲板。他們的生活長期在海上,故有「海人」之稱,這樣的文明世界算是一種小型文化,但是比起其他小島文明如威尼斯,則是因為海上貿易而興起,卻也因為戰爭而平息—簡直小巫見大巫。海洋的資源比太陽底下的資源來得多產,且富饒,荷蘭興起時,也是貿易著稱,後來當起了海盜,最後還來個填海造地。荷蘭與其他沿海地帶的帝國們,都是以海洋維生,對他們而言,海洋建立起的文明世代比中南美洲、北美洲、中國來得更壯大。雖然中國的福建地帶之「海洋事業」也做得有聲有色,但不如西方世界想勘查各地文明來得多且頻繁。東南亞地帶的文明們,諸如越南、緬甸、柬埔寨等地,也都有以海上為發展的事業群。越南的捕魚文化與柬埔寨的湄公河地區等地也同樣在河上開啟自己的水上生活。不管是在海洋發展的文明或是以沿海開啟的事業,都是平衡族人生活的來源,對他們來說,雖然島上的文明可能栽種農作物,但海邊所帶來的產值卻可以帶來更多的資源豐收,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椰子樹,可以利用的部份幾乎都會善加利用。

我們以為我們是文明人,卻不再以「文明」而著稱,因為人的本性已經徹底被人的根性給打敗,我們人類本身的劣性不知道有多少看不見的厭惡給收買,就只是為了一展前途?

文明是個全方位的事業群,是個從無到有的文化基礎,它讓我們見識文明而起的帝國是多麼不同凡響,不管是從陸地上還是沿海地帶上,文明不再只是「文明」,而是一種發展。然而,發展至今的結果卻是—我們以為我們是文明人,卻不再以「文明」而著稱,因為人的本性已經徹底被人的根性給打敗,我們人類本身的劣性不知道有多少看不見的厭惡給收買,就只是為了一展前途?就以現規模經濟來看,文明而起的貿易基礎因為不知道內需與外貿間的角力戰,而打得吃力不討好。台灣的出口疲累,歐洲的經濟一蹶不振,持續低迷,美國的政治、醜聞及隱私問題討論沒日沒夜,紐約因為要裝設大規模的閉路電眼,而引來恐慌關切,而關塔那摩監獄虐囚事件重創政府形象,想一想—現在而起的帝國文明有比較從前進步嗎?

備註:章節是一連串的銜接,我們應該思考這些章節串接起來給你怎麼樣的啟示,而非只看段落下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