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明(三)


在《古蘭經》有提到對於耶穌的描述:

在真主看來,以撒(Isaac)確是像亞當一樣的。他用土創造亞當,然後他對他說:「『有』,他就有了。」(古蘭經 三:五九)
當時,麥爾彥(Mary,也就是聖母瑪利亞)之子爾撒(Islam,也就是耶穌)曾說:「以色列的後裔啊!我確是真主派來教化你們的使者,他派我來証實在我之前的《討拉特》,並且以在我之後誕生的使者,名叫穆罕默德的,向你們報喜。」當他已昭示他們許多明証的時候,他們說:「這是明顯的魔術。」(古蘭經 六一:六)


由這兩句話來看,穆罕默德不認為耶穌是神的兒子,一直否定他的存在。而基督教的信眾呢?不可能這樣認為吧?在基督信眾中,一直相信那是神蹟,那是會發生的!而《聖經》總認為穆罕默德根本不是先知,根本不想把他寫進書本中。就以摩西為例,兩方總為了「先知」開始爭吵了起來,穆斯林認為摩西與耶穌都是先知,但耶穌不像摩西,穆罕默德才像摩西,另外因為摩西把父母也扯了進來,耶穌只有母親,摩西與穆罕默德都有父母。還有婚姻關係,穆罕默德有結婚生子,耶穌孤家寡人一個。種種理由指向原來耶穌只是個榜樣,並非是真正的先知,雖然在《聖經》不斷提到預言,但《古蘭經》還是認為耶穌只是一個普通人。穆罕默德呢?到底是不是「先知」呢?

你問我這個問題,我倒先想想《古蘭經》所有對他的描述真的是先知的預言成真嗎?這我不知道,命中了耶穌的到來,並不代表他就是先知。更何況當時的文明社會怎麼會知道那是種預告訊息,而不是巧合?許多的文明社會,包括了中東在內,其他的預言也一樣存在啊!很多人看著馬雅人的曆法不敢相信他們當初所計算出的年曆有如此準確,所以很多人都在懷疑今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是世界末日,尤其是看了《2012》還深信不已。根據易普索全球事務(IpsosGlobal Public Affairs)調查有七個人就有一個人相信那天是末日要到來,但部分研究馬雅學者否認這樣的說法,他們認為馬雅上的曆法算出的數字為 13.0.0.0.0,也就是為今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天文學家莫德.瑪凱森(Maud W. Makemson)寫下這樣的想法:「那一天的日期對馬雅有重大的意義。」反對這樣的說法也有—馬雅學者馬克.史東(Mark Van Stone)說道這樣的看法:「不管有無中美洲馬雅預言或阿茲特克人還是古文明預言,他們所提到的二零一二的那天有重大變化的任何形式—就是一個大循環的概念,就是種現代發明。」那麼,你該聽信誰的想法?我們就先來聽聽民調上的說法好了!

這份民調共有一萬六千兩百六十二進行訪談,受訪國家包括美國、日本、中國、土耳其、墨西哥、阿根廷、波蘭、法國、澳洲、義大利、南非等等,幾乎涵蓋了七大洲,結果是有十分之一還是表示擔心害怕,有這種憂慮的人在俄羅斯、波蘭最多,英國老神在在。比利時與英國的民眾認為會這輩子碰上末日各有百分之七與八。尤其三十五歲最擔心未來恐懼不安,這也顯示出,對於學者的駁斥之說,他們寧願信其有。我呢?這個問題問我的同事,我開玩笑的認為他有預言的能力(因為他可以用手預測出拉力的準確度誤差很小),而他告訴我,今年沒有世界末日!我一副氣定神閒的狀態。

而世界末日是否會到來,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知道的是,在美國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信仰基督教,這些人口對於穆斯林的信仰有著不同的認同程度,這些人口認為穆斯林所言的這些理論在《聖經》根本是個恍子,你從《聖經》中不想描述穆罕默德的情況來看,你會認為基督教者也會同時信仰伊斯蘭嗎?就算真的有這些人口同時有兩派信仰,也是少數而已。況且維持無神論者或是不信任何宗教者也不少,因為他們不想得罪任何教派,但卻成為基督教或是伊斯蘭的牽動份子之一。然而,在全球宗教盛世底下,《聖經》裡的故事以及《古蘭經》所描述的穆罕默德的故事來看,這兩派始終難分難解。

遠古人類記錄這些圖像(姑且不論它是文字還是圖案,或者像甲骨文的兩種混合),是為了保存這些紀錄,如同我們人類會寫下日記一樣,是為了看看生活發生了哪些趣事。

伊斯蘭教派為全球第二大宗教,佔全球百分之二十五,第一大就是基督教三成以上(含天主教、基督教、新教),第三就是佛教,佔全球有十二億以上的人口。宗教的排列讓我們看到文明的起源是為了宣揚神意化的主義,是為了告訴我們有神就有人類,有神就有了上帝指引方向,上帝是神,是無所不能的神。既然如此,我一直想問問這位神,怎麼世界的安排還是依然動盪不安嗎?難道上帝的安排是為了讓基督教徒與伊斯蘭教徒打起架來?甚至不惜發動戰爭解決?當美國想要用武力解決伊朗的核子問題時,讓伊朗總統下台,那麼就可以保證美國與中東之間的安全無虞?未免太天真了些。文明的發展歷史不是從兩河流域—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而來,常說的四大古文明—古埃及、巴比倫、古中國、古印度,看見楔形文字,也不能保證那就是文字的由來,那麼馬雅的文像圖形哪裡來?難道划船過去?我們發現遠古人類在石板刻出圖案來,那麼就說這是圖像文字的由來?那麼我們可以說遠古人類蹦出來就會畫畫了嗎?遠古人類記錄這些圖像(姑且不論它是文字還是圖案,或者像甲骨文的兩種混合),是為了保存這些紀錄,如同我們人類會寫下日記一樣,是為了看看生活發生了哪些趣事,就像你每天要上臉書一樣,都是為了「紀錄」存在,難道這些紀錄說明著人類出生來世就會很無聊的拿起石頭不斷敲敲打打?然後在敲敲打打的時候發現這些痕跡有趣的樣子?

人類的確會這樣做,連黑猩猩都會敲擊石頭了,難道我們還不會?但觀察這些敲擊過的痕跡或者是在石板上留下的圖案,只能說是一種遺跡軌跡,而演化心理學家透過軌跡發現我們現今人類有的行為,就斷定是他們而來,證據也太薄弱些,人類誕生的文明世家,全世界都有,並非就在一個地區(盤古大陸)就生出來。當初的土地那麼大,土地的板塊都還在移動中,以每年一、兩公分的距離在前進,慢到你沒有感覺,難道就能說是人類是在同個「地點」生出來嗎?當然不可能,移動的板塊上,人類還沒有出來,最先反而是海洋生物群、慢慢爬上陸地上,成了兩棲動物,後來又爬到樹上,成了與樹為家的動物,然後縱身一跳成了會飛行的動物。人類的出生時間年月日沒有決定,哪個是解決恐龍的兇手,也未有個正確答案,是火山嗎?還是隕石?還是其他?接下來就是進入冰河期嗎?人類就出來了?《冰原歷險記》(Ice Age)不斷給我們想像的答案,總認為人類—原是是在冰天雪地才出來的。但這只是虛構的情節故事。重要的,我們一直想知道的是—文明中的歷史,人類是不是唯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