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台灣憲法的心聲


在我寫這篇文章前,我的住家樓下發生了一件你再也清楚不過的事:那就是有一戶人家在吵架,且時間持續近三十分鐘,吵架的內容大概就是工作之類的事,因為我在用餐的時間,看電視的時間被陽台上的聲音吵得不能安靜看電視,因此才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我看見一位大叔與我看不見視角的婦人在爭執。說什麼你若是能夠這樣,早就不會如此了,我哪有比你行,你比較厲害,你怎麼不這樣等等,全程使用閩南語,所以有些我聽不懂他們的話語,但我知道的是,這種情形已經見怪不怪了—我是說,我們的住家樓下有時候就會出現一群婆婆媽媽在聊天,說現在的台灣社會已經怎麼樣或已經某一戶人家如何如何。


台灣的社會早期以農業維生,直到一九七零、八零年代,東亞的經濟起飛,轉型成工業社會,現代則是商業社會。從早期的轉變,我們可以看出台灣的社會不斷在變遷,自從解禁時代開啟以來,台灣的社會充滿民主性、自由性以及多樣性。在中華民國憲法公布第二章的第九條、第十條、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條有說到:

人民有居住及遷徒之自由。
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
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
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

憲法賦予我們人民自由權,還給我們人民應盡的國民義務,但我們現在的台灣社會已經大不如從前的繁榮富裕。現在的台灣薪資平均倒退了十七年,甚至比過去一九九八的四萬五千多元還少。根據行政院主計處調查,未滿三十歲的平均年所得只有四十一萬六千元,比起九十九年的四十二萬兩千元,九十八年四十二萬零六百元,九十七年的四十一萬八千四百元還低,這讓我們擔心,台灣的青年族究竟到底只有嚴長壽所說的沒有使命感,還是我們有使命感,卻沒有如一直守候都更案或是反洗腦活動的持續使力感?

香港的反洗腦活動持續了十個月暫時劃下終點,但並不表示香港人同意香港政府施行國民基本的教育課程。這類課程改變了學童對於香港的認同度與以及中國不能說的秘密活動,讓香港民眾及家長大為不滿。而台灣的反壟斷媒體巨獸則是遏止旺中案的持續內幕在發酵。而都更文林苑的行動在現在為止,台北市政府一直放在那裡依然不敢有多少作為,怕一旦開機動土,學生以及支持民眾會更加反彈。然而,一直拖延在哪裡也不是辦法,都更處表示還在進行監督了解,台北市政府只是讓它自行解決,建管處則回應這是產權問題。樂揚建設反控王家先打人,然後我們就應該拿張椅子,啃著雞排看好戲嗎?

互推皮球,誰都會。那麼問題解決了嗎?沒有,難道要一直猶如法國大革命前夕,路易十六(Louis XVI)拖延不管嗎?在法國大革命前夕,國債一直丟在那裡放任不管,直到人民爆發了,看不下去了,如野獸般衝進監獄、王室砍下對方的頭顱,造成了幾百萬的人死亡慘劇,這是我們希望走上的絕路嗎?台灣人民擁有的憲法自由,如今可以濫加利用,我們只要利用說憲法有的自由,就可以集會、抗議,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負任何完全法律責任與義務,那麼我們當初定的憲法的目的方針何在?憲法修法的意義是為了保護人民的財產自由,還是為了國家利益著想?

關於這點,我不禁納悶了起來。在憲法第十三章第四節中有談到關於工作的事項:

第一百五十二條—人民具有工作能力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工作機會。
第一百五十三條—國家為改良勞工及農民之生活......保護勞工及農民之法律......實施.....政策,婦女兒童從事勞動者,按其年齡及身體狀態,予以特別之保護。
第一百五十四條—勞資雙方應本協調合作原則......調解予仲裁,以法律定之。

說到這幾點,請問,看到失業者心中那麼的確就不好受,國家有給他們適當的工作機會嗎?有的,是失業者不想要,還是不願意學那是一個問題。然而,就經濟面而言,國家不能只看到資方的權益,就忘記了勞方的辛勞。國家的出口有一半以上都是靠勞方換來的,從基層賣珍珠奶茶的工讀生,到速食店的員工、到餐廳的服務生,再到店長與經理,都是由最低層拼成台灣的觀光奇蹟。當台灣的觀光旅遊局拼命宣傳台灣寶島之美,請問有想到來到台灣的外國人,甚至是來台工作的外籍勞工或是嫁入台灣的新移民,他們對於台灣人的第一印象是這樣的不可思議嗎?

人民該甦醒了!我們卻還在昏睡中,不然就是猶如夢遊仙境一般,環遊由紅色皇后與白色皇后的爭奪戰,卡片紙人互相角力,我們只需翻桌就可以定輸贏。

台灣人的確很熱情,這是外國人踏入台灣國門的第一印象,但到了一段時間,有些新移民紛紛認為不是感覺有隔閡就是有種格格不入的感受。我們對於外國人的感覺就好比我們台灣人來到歐美大陸的感覺,有種異星旅客的錯覺感。但想想台灣自身的印象,不能用「自我感覺良好」來說明台灣的確沒有這麼糟,或者是說台灣的情況只是如文宣看起來的舒適,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如此。

人民該甦醒了!我們卻還在昏睡中,不然就是猶如夢遊仙境一般,環遊由紅色皇后與白色皇后的爭奪戰,卡片紙人互相角力,我們只需翻桌就可以定輸贏。而憲法在國內的用途幾乎只剩下「遵守」由國家政策的指導方針來讓總統可以下指導棋,只是這一盤棋,的確不太好下,每一步,總統的棋拿得戰戰兢兢,放得不穩不定,人民看得他下棋,就怕每一步錯,步步錯。然而,現實的確是如此。

最新根據台灣大學產業的 GDP 預測結果,台灣的 GDP 不到百分之二,其他機構的預測結果也是不斷下修幅度,最低已經不到百分之一點五,最高不到百分之二點四。台灣的經濟一直不斷疲乏,有錢的,沒錢的,通通都快失去彈性。而最新的台灣經濟成長率在第二季反而不增反減,來到了負百分之零點一八,比香港、南韓、新加坡還差,就連台灣自身內部的出口問題也在滯留中。而台灣現在卻在處理保釣問題外,怎麼不關心經濟發展?難怪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也看不下去,說保釣問題就像你兒子要娶什麼老婆,我管不著,請趕快處理經濟問題先!

釣魚台在李登輝的眼中只有漁業問題,我們只會拿出土地權狀說那是我們的,我們捍衛它,請問有實質意義嗎?沒有,就算是台灣的,那又如何?難道每個人找工作的速度會比過去快嗎?不會,在《台灣的年輕經濟體》已經很明顯的告知,在台灣找工作的速度不比物價上漲的幅度。我們還是以為「其實沒有你想得那麼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