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學說


窗外一片寂靜,我在電腦桌前一片腦筋空白,不知道要如何下筆才好,沒想到,身為滿腦子思想都是人類的作家,也會有思想枯竭的時候。我的靈感是個很有趣的東西,只有在不經意的時候,它才會冒出頭來,且還是我不知道的時候,例如,我上廁所時,我滿手拿著很多文件的時候,我上車找不到座位或是擠在沙丁魚的公車很久時,這時候,我的記事工具不是手機(因為我沒辦法拿出來),也不是錄音筆(因為在公共場合自言自語也怪怪的),更不是筆記本(那個記事還是沒有說話來得快)。因此,我的大腦記憶庫就成了暫時的記憶信箱。也就這樣,我必須重複唸上很多次才能讓它牢記住,尤其是遇到重要的關卡時(例如成語、用詞等等),更要多唸幾次。所以,對我而言,大腦才是我的最佳記事本。


你呢?或許應該還是筆記本之類的傳統記事吧?或者交給線上記事的應用程式?但那個真的很有用嗎?因人而異,對我而言,如 Evernote 的記事,我已經有了成千個記事,但我要找到我要的項目,還是不太容易,因為我的記事要找的時候是暫時存放在我的大腦短期記憶中,但等我要找到時,短暫記憶已經喪失了,以致於我要找的那個項目真的是我要的嗎?還是我似曾相識的記憶?所以要找前,我也必須一再重複唸出我要的,才能幫助我要找的是否無誤?但我要唸出來,卻沒有辦法幫助我好好不忘記那個靈感,以致於我還要在心頭默唸,因此,對我而言,寫一篇好文章實在是相當不容易。

我不像他人那麼厲害,可以拿出各種科學家、哲學家、各類領域的專家所舉例、實驗的各種案例給你參考。畢竟我要找的資源要拿出來前,已經被我消化的差不多—我是說我也在懷疑研究案例的實際情況與各類國家的套用情形,所以,我都是在靈感中找尋各類的契機與可能性。我不相信一套研究案例只是一套說法,更不相信我只要這麼做,我要的願望就會到來(我只要世界和平)。因此,當各個領域的專家搬出他們的拿手絕活時,我就只是靜靜的站在路邊看他們有什麼法寶?而各種領域的專家總是不盡所能的拿出各類專家的推薦信函、各大報的專欄推薦、各大書店的銷售排行榜,只為了讓他們衝上銷售排行榜的長勝軍。然而呢?我們看見了什麼?

人類學家可以舉例說人類演化有相當多的文明可以驗證,我也有親自到現場查看那些考古現象,而動物學家說,我可以觀察到動物的性行為與人類的性行為有幾分相似,也有幾分不相似,例如,某些鼠類有類似人類的哺乳現象,也會關心子女,更會當個好媽媽或爸爸,而有些動物一旦孵化了小寶寶後,有些雌性動物或是雄性動物就會死亡,讓這些一出生的小寶貝就要面臨沒有爸媽的事實,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兒。而性行為,人類可以一星期兩三次到天天都來一次,但動物的性行為可以沒事就來一次,連有懷孕在身的雌性也不放過(包括人類,人類女性懷孕時,依然可以有性行為)。

而物理學家解釋物理現象時,可以說是津津樂道,他可以用光速是世界上最快的,來找出微中子(Neutrinos),或者在全世界最大的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強子對撞機(LHC)來實驗。然後就證明它是存在的,另外也同樣找到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然後我們就看到全世界的見證,化學家可以說明某些原子或是元素的變化,來找出未發現的元素或是新的革命。而基因學家可以透過人類基因的解析,來找出疾病的確切原因,並且研發新方法來預防它的發生。而流行病學家,不用說,跟基因學家很類似,只是他們要找的是疫苗、病毒的散播方法以及投藥實驗,找出新的治療藥物。而教育學家則是了解孩童的情緒、學習過程。兩性專家則是分析男女情愛的不同。社會學家則是了解史詩的脈動,經濟學家、財經專家則是了解國家的局勢脈動以及金錢的投資方向,還有城市的競爭力。律師則是了解法律打官司,精神科醫師、心理學家則是治療心理疾病,了解人類行為的背後與動機。還有很多在他們各自領域發揮所長的專家們。我想請問,一個人類就單單的行為的背後是否可以只用一個解讀說他如今會這樣做,只是一個所造成,不管那是什麼?

所以,我才需要接觸超越心理學的範圍,因為我每次看見內戰、經濟危機、饑荒、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社會殺人案件(如科羅拉多州的戲院槍擊案件)、校園罷凌、食物中毒、糧食問題等等,實在不是專家說了算,如果他真的有理,那麼為何世界依然紛擾不休?沒完沒了?什麼時候可以還給我們一個無毒的地球?什麼時候才可以世界一醒來就看見今天有人幫助了多少人,而不是誰被車撞?誰哪裡發生搶案?什麼時候學童一上學就不會遇到流氓、黑幫、罷凌,歧視等不平等的問題?我不相信,天天看著正向的新聞,心理一天到晚就會很健全。畢竟那是少數不良風氣所造成,也會影響到多數,讓他們認為少數影響範圍很小;然而就算少數份子的存在,就夠讓世界天搖地動,況且,少數的份子的累積已經讓世界危害了不少,就一個最好的例子—全球暖化。

如果專家真的有理,那麼為何世界依然紛擾不休?沒完沒了?

人類在全世界各地所丟了垃圾已經超過好幾公噸,甚至可以堆成好幾座的台北一零一,詳細的數字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垃圾再持續「丟」下去,我們不知道還能造成什麼樣的危機?想一想,人口快要突破一百億時,垃圾還有容身之處嗎?另外,北極圈的冰已經融化了超過百分之七十以上,許多本來是冰雪的一片山丘,如今只剩下光禿禿的一片「皮膚」。那些號稱從冰山融化的礦泉水業者,不知道是從哪裡開採取得的水源?而水資源也明顯的分配不足,非洲的地區要走幾公里的路取水,且水還是供給一家大小使用,反觀我們現代這些文明的國家,一開水龍頭就有水可以用,怎麼用也用不完(不過別浪費水)。明顯的對比,明顯的反差,明顯的諷刺。

人類的問題,只要一天沒有解決,我就會持續監督看看那些學家到底拿出多少本事可以解決。政府官員在前方監督人民,而學家在後方提供意見給政府,而我就是在最後方監督這些學家、政府、人民、各行各業的 theirmind(TM) !

所以,我是第三方的稱呼,也是看看你們人類行為背後的偵查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