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命的巧合


就像捉摸不定的天氣一樣,總是打壞我們原本的好心情。天氣時而晴朗,時而飄雨,又時而太陽籠罩下卻沒有雲遮罩,炎熱的要人命。我們總是做好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卻被一場午後雷陣雨打壞了性子,所有事情都沒有預先設防,只有你預先設想到—但設想到,還是沒有突然的晴天霹靂來得更震撼。這就是我們—即使說自己不怕打雷,看到打雷的閃電,依然還是會被後來的雷電聲嚇得發抖。就算你唱了《熊麻吉》(Ted)裡的打雷歌,頂多也只能安慰自己,說打雷只是上帝放出的一個屁。實際上,那是心理的補償作用而已。


補償作用(Compensation),是一個心理學的名詞,意思是說,因為受到外來的壓迫、傷害、痛苦、恐懼的缺陷感到不適感時,藉由某種方法來彌補缺憾。但長期下來,因為那個方法來彌補那一個缺憾,就造成—唯有那個可以治癒你的心理的坑洞。然後,我們就看到一個人用一種方法來治療心理疾病,用一種方法治療恐懼症、躁鬱症、情緒管理的某種現象。這告訴我們什麼?告訴我們,補償下產生的作用機制只能補償當時帶來的傷痛,來讓自己的心情能夠好些,至少能夠穩定陣腳,臨危不亂。長期下來—你知道的—只能解痛,不能解憂,痛的是我們因為心理的觸痛而引起的毛病,憂的是卻是深藏在內心不安的憂慮。

然而,就算補償能夠有很好的作用,面對外界的呼風喚雨,晴時多雲偶陣雨,我們依然拿它沒輒。怎麼辦呢?真叫人傷腦筋。大腦內的神經元明明演化到至今就是為了適應多變的環境,現在,我們卻要站在這裡來面對猶如《全面啟動》(Inception)裡的場景的不確定性。那種街道可以三百六十度,依據他人的不同想像力來製造的場景,這裡面有他人的潛意識的祕密嗎?我們可不確定,確定的卻是,我們始終好奇的一直作起夢境來,窺看他人的不該說的往事,那就是缺憾。

所以又回到了補償作用的說明。這種例子,不斷的風水輪流轉,一直猶如俄羅斯輪盤裡的滾珠不斷來回的丟擲,遲早都有個定律可以看出最常落在哪個數字,那個顏色,就像樂透號碼,開久了,也能夠自然分析,哪個號碼最常開出,機率是多少。這告訴我們,我們可以抓出某套方法可以取勝,可以開出相對的號碼出來。根據在台灣的樂透號碼的分析結果,大多數的千萬富翁仍然以電腦選號開出,可是自從因為時事案件與三星彩的號碼相同,我們就相信,這一定某種淵源所構成。事實上,電腦選號的號碼與人工選號的號碼機率相同,不同的卻是,中獎的機率數,也就是說,電腦選號的號碼與人工選擇的號碼有某種巧合,但巧合偏偏是以電腦選擇數上占為某種優勢,不然開獎號碼為何要以機器選號,而不是人工抽獎的方式選號?若是開獎出的號碼是種很奇怪的號碼如 11、11、 11 、11 、11 、11、 11 或是 11、 22、 33、 44、 55、 66、 77 ,你想會有人選擇這種號碼嗎?

樂透的開獎方式告訴我們,數字的開獎號碼無法用人工計位的方式來取代,也就是就算以人工的方式開獎,不難保證不會有人作弊或偷看,也因此。機率在某種表現上可以展現公平性。就拿這次的倫敦奧運來說明,公平性的成立必須確定當地的環境、溫度、工具的重量、風向、適應度等狀況才能拿出最佳表現,不是你適應迎合觀眾的口味,而是必須來到當地儘快熟悉所有的方位與場地,好讓觀眾適應你的狀態。這也是為什麼選手要儘早來到會場來適應環境。你可以改變環境,但也可以讓環境遷就來順應你。

這就是人與環境的不同。但真的時事難料。環境的變動,我們只能被迫用人類的聰明頭腦來投靠環境的物換星移。就像雲層的變動,我們肉眼無法第一眼察覺,只能用縮時攝影快速看見雲層的巧妙變化。望向雲海般的流動,我們不禁感嘆,我們人類的渺小實在不足為奇,再同時望向星空的閃逝,我們會發覺,生命的氣旋脈動一直在我們的身體裡不曾散去。這就是東方—也是過去曾提到「氣」。我們人類環顧生命的初始,一直會發覺,命運的輪盤不曾停歇,始終花開花謝,始終春芽冒頭,冬枝枯葉。輪流轉的結果,我們就會發現,生命的某種腳步在某種宇宙間裡不斷來回旋轉,看看我們的銀河系,總是逆時針的方式將我們推向時間的頂端,我們卻將時間的指針不斷推向另一邊的終端,一前一後,我們抗拒它的推動,我們想用人類的聰明才智解開宇宙不思議的質量—暗能量—運作方式,我們抗衡它,同時也吸收它,人類的天文計劃在每個國家的幫助下,都想要到另一個恆星一窺它星球的生命模式。

或許老天爺考驗的是我們終生來的應變能力,就像大腦所演化的目的就是隨時查看是否有猛獸出沒一樣,然而我們也必須用情緒維持下去。

然而,回到地球表面上,我們人類自己的生命都解不開了,何況是外星生物的祕密?人類要解釋單一的行為,不是靠著基因圖譜就可以告訴我們人類會這樣做,是某個基因在搞鬼,更不是說缺少某部分基因的機制就會造成某些人的心理上的疾病,因為基因與大腦所連動的關係,實在還需要環境來做配合,且當下的時事狀況都會影響個人的行為。也因此,心理疾病的發生,這實在有太多複雜的因素需要配合。且還沒有包括可以預料的時態變化。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在命運的滾輪之中轉久了許多,就會在這常態之中慢慢得到某些心理建設(就像跑步久了之後,你自然有個節奏),就像上述所說的樂透號碼或是轉動一枚硬幣的正反面最常出現的面向,或者是看出某一路口的紅綠燈最常發生車禍的時間以及最常出現的哪種類型的車禍。

天氣雖然難料,氣象專家卻可以預報人們;雖然有不準,但是有參考值的所在。至於要不要遵守他們給的建言,就看你是否願意在命運的輪迴上可否看出事情有露出尾巴的跡象。然而,一切不太好設想,如同上述所言的天氣變化,總是動不動就下雨,鬧彆扭。或許老天爺考驗的是我們終生來的應變能力,就像大腦所演化的目的就是隨時查看是否有猛獸出沒一樣,我們演化到現在的方向唯一不變的就是杏仁核與情緒的邊緣系統,那是我們情感所在,也是我們信仰中心的救贖,我們不能沒有它,少了感覺,就像沒有了思想,那種不明的恐懼甚至到死亡後依然存留空白。

生命的意義在於我們要留存什麼意義在世間。而世間不該留戀,如同一切無衣缽,那麼安息睡在某凡間上吧!或許這也是我們還保留「謊言」的部份原因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