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緣來就是你


我在公車上,經過第二十三屆的金曲獎頒獎典禮的會場,我往窗外看,看見了許多電視台的 SNG 現場實況轉播車,那時正好是晴天,而現在卻下起大雨來,距離開獎時間差了兩個小時三十分鐘。而真正的開獎揭曉的時刻應該落在傍晚,他們這些參與的藝人,一定先走星光大道的紅毯,上面還有遮雨棚,以免過去藝人們狼狽的走進會場中。而我對金曲獎的印象不外乎就是藝人上台表演自己的拿手絕活,以及說學逗唱,學起某些藝人的口音,表演一段舞蹈,或者向某位藝人致敬等等,接下來的重頭戲就是頒獎啦!


然後,你就聽到最佳女(男)演唱人的入圍的有誰誰誰,最佳團體有誰誰誰,最佳專輯有誰誰誰,最佳作詞有誰誰誰,最佳編曲有誰誰誰,最佳的新人有誰誰誰。然後得獎的是誰誰誰誰誰誰誰誰誰......很抱歉,我不在乎得獎有誰誰誰誰誰誰誰,因為那跟我沒有關係。我最常聽的音樂不是流行樂,也不是非流行樂,而是簡單的爵士樂、古典樂,甚至是自然的音樂,如海浪聲、森林的鳥叫聲、雨聲、雷聲,這些聲音必須透過收音才能感受到自然的脈動,至於現今規模的流行音樂,很抱歉,我幾乎沒有涉入。但我能肯定的告訴你,流行音樂所談的不外乎就是男女情愛,就是生命中誰對誰最重要,沒有你不行。然而,我們撇開這些情愛關係不談,來看看人與人的連接的情感是否關係有那麼密切,且不可思議。

神在天間看著人類做事,似乎神也圍繞在人間的周圍,愛神很調皮的,那把箭喜歡沒事亂射向男女,不管是有另一半的還是未婚的,或是根本對戀愛沒興趣的,他照射不誤,只是箭射中了,還不一定有反應,有反應了,還不見得有動作,有動作,還不見得那是對的行為,對的行為也不見得對方會上鉤。因此,那把箭要射向有緣人,阿芙蘿黛蒂(Aphrodite)可要教教邱比特如何把箭拿得穩,射得準,才不會浪費這麼多的箭。另外,在射箭的途中,那把箭還會轉彎,如電影《刺客聯盟》(Wanted)那顆會轉彎的子彈,精準的射向豬肉,只不過這次射中的是人的大腦,且還是看不見。

這麼多的箭射向人類後,不管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的人,人們都會感受到愛的魔力從大腦竄入思想中,深入內心的靈魂內,佔據每個細胞的基因體,告訴他們:「你想要戀愛了!」然後我們不需要有雞精的幫助,就能像搜尋引擎一樣,精準定位那個人是你想要認識!然後,我們就會鼓起勇氣去搭訕。當然這並非現實情節。事實上,男女情歌聽久了,就感覺了某些說不出口的勇氣就會油然而生,而這種勇氣可以告訴你,你可以變得堅強,變得可以代替你說不出的感覺就是那樣,可以治癒你的傷口,可以讓你用這個為出發點挑戰更多不可能,因此,情歌的療效是在感覺之後,產生理性與感性皆併的思想,讓你認為生活還有許多發現。而就這樣,我們感覺情歌的音樂旋律就能在時代之間感受到相似性。

例如從披頭四到現今的 U2 合唱團,到五月天,到男男女女的情歌的旋律性似乎都有幾分巧妙的相似性。我不太會去形容,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當你哼出一段歌曲的旋律後,似乎可以接著哼出另一首相似的歌曲,我就曾有過,甚至歌曲副歌的高低起伏—嗯,就是那樣接近的同樣類似節奏,因此,歌曲的節拍,從慢拍到快拍,都有某種呼應。

我不是音樂家,對於音樂,我不拿手。歌曲的強中弱,高低快慢,什麼樣的節奏、節拍、樂器、什麼方式演奏、演唱,怎麼轉音,怎麼用假音唱,都不是我的專門重點。但我能發現其中一點重要的是當我們學習唱歌的時候,神似乎也會在天境用音樂療癒那些疲憊的靈魂,就猶如安眠曲一樣,可以唱出人類靈魂的瘦弱,人類的痛苦以及不可形容的兩難。阿波羅唱歌是否猶如麥可傑克森,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神會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眾神在一起的世界,即使在地獄,也不覺得如《悲慘世界》一樣的那種景象。

人類的世界是很奧妙的,相似性常常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只是你沒有用心觀察罷了!我在捷運上,看著一個男生從我眼前的這扇門走了進來,他穿著藍色襯衫,土黃色褲子,背著黑色背包。一上車就從我面前走到左邊去,不久又走了回來,然而在我右前方有一位妙齡女郎,戴著大大的太陽眼鏡,穿著時尚模樣,腳上穿著涼鞋,腳指甲擦著閃亮亮的銀色指甲油,手拿著大包小包,還有穿著可愛紅色裝的 iPhone,一上車往左邊走去,看見了無人坐的座位直接坐下,而那位男生也沒有多久直接坐下她的身邊。我不禁覺得,這是不是有某種巧合在,兩人一上車就是找座位,而兩人沒多久就坐在一起。兩人雖不認識,但環顧一周,你就會發現捷運上,人與人的命運,有某種命中註定。

我再舉個例,一輛電車上,你不外乎會看見幾種人物:年輕的時尚正妹、穿著英挺的型男、打扮痞子風的酷男、不修邊幅的男女、休閒穿著的男女、還有一派輕鬆的大叔、阿姨、還有注重打扮的叔叔阿姨、調皮的小孩子、剛下課的學生、一直不斷看站的男女,玩手機的男女,聊天正起勁的情侶,宗教人士(西藏、佛教)、外國人等等。我常常在想,如果這是即將發生事故的船上,那麼我們會團結合作嗎?

有可能,也有不可能。畢竟人有自私的一面,也有某種強者的一面,沒有阿瑞斯(Ares)的領導與保佑,誰要衝向第一線?亞歷山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嗎?還是成吉思汗(Genghis Khan)?或是拿破崙?因此,當沒有王者出現時,我們就有可以看看某幾類人物會連成一線,那是種機遇連在一起。常常說世界很小,是因為我們不管走到哪裡,幾種人物都會碰在一起;反之,常說世界那麼大時,那是因為我們不管走到哪裡,就是固定的那幾位。所以幾米的繪本才會說:「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卻不認識彼此。」

環顧一周,你就會發現捷運上,人與人的命運,有某種命中註定。有趣的是,我們的同樣世界卻不認識彼此。

阿芙蘿黛蒂還在看著人類,希拉(Hera)也在一旁陪她看,雅典娜(Athena)、狄蜜特(Demeter)在一旁觀賞。而阿波羅看著人類的慶典時,總會在想:「怎麼那種歌曲與我們年代的歌曲有落差?」上帝派天使傳唱福音,告訴人類比賽的結果不要想太多,比賽本是不公平,我們看待不公平的印象本來就大於公平的,金曲獎也傳名單外洩。因此,神所追求的是真理,有如同愛因斯坦所說:「凡是在小事上對真理持輕率態度的人,在大事也是不足採信的。」哥白尼也呼應:「人的天職在於勇於探索真理。」然而,尼采唱反調:「沒有真理,只有解釋。」人類依然父子騎驢......


附上《向左走.向右走》主題曲,說不定繞了一大圈,你會有新發現說不定......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