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地獄之旅


人體內的惡魔啊!你怎麼還躲在地獄中呢?讓黑帝斯(Hades)來管理你的人生,好嗎?不見得吧!他是個最佳的管理者嗎?還是他自願管理滿是火山灰的沼澤?在踏上這個道路的時候,你有心理準備認為可以安穩見到他本人?還是得先經過層層關卡?在幾乎寸步難行的大地上,你有勇氣面對他嗎?地獄裡的景象,沒有白晝,更沒有絲毫光明,只有不斷熊熊燃燒的火焰,它燃燒的熱度已經把人給徹底熔化,也照亮整座孤城,裡面的亡魂沒有肉體,沒有完整樣貌,只有透如薄紗的樣子,所有的物種,你看不見他們在做什麼,為何要這樣做,只知道,你踏上不歸路,就要瞧見惡魔的真面貌。


古代對於惡魔的想像,猶如生活在水深火熱的日子,每天看不見希望,或根本沒有希望可言,只知道有一餐沒一餐,有被子蓋沒被子蓋,甚至每天接受酷刑,接受黑暗之中最深層的恐懼。牛頭馬面只是小菜,真正重要的惡鬼,還藏在後面,鍾馗(Zhong Kui)不會來救你,也沒有天使下凡找你,更沒有菩薩保佑你,玉皇大帝只是在天上做自己,宙斯(Zeus)依然在星空逍遙,奧丁(Odin)、索爾(Thor)、洛基(Loki)、巴德爾(Baldr)、凡賽提(Forseti)提等神依然在宇宙之界看著人類與地獄,而其他的眾神如維納斯(Venus)、阿波羅(Apollo)、波賽頓(Poseidon)等神則在多重宇宙之間悠哉生活,地獄只有黑帝斯、塔納托斯(Thanatos)、許普諾斯(Hypnos),而判你有罪的除了閻羅王之外,還有米諾斯(Minos)、拉達曼迪斯(Rhadamanthus)、艾亞哥斯(Aeacus)。這些「法官」每天要審理的案件非常之多,不是你能想像的,因此,別倖存僥倖認為你的罪行不會被審理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然而,我們人類卻非常不信邪,偏偏要跟惡魔作對,就算跟魔鬼簽訂條約,也要毀約,當個執法官為正義而戰。因此,人類每天上演社會事件不是新鮮事,而是一種跟惡行不斷在體內發酵的掙扎。

人為什麼會做壞事?會去偷別人的財物、搶別人的財物、強暴女性、猥褻女童、言語騷擾,難道惡魔一直蠢蠢欲動嗎?在 Discovery Channel 中裡的《絕對好奇》(Curiosity)的其一單元—險惡人心(How evil are you)重現米爾格倫實驗(The Milgram Experiment)。這項實驗飽受爭議,因為要人被電擊,實在有違背人心。耶魯大學心理學家史丹利.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在學校的地下室進行這項實驗,找來一些自願實驗的受試者,實驗人員告訴他們這是一項「體罰對於學習行為的效用」的實驗,一位扮演「老師」,另一位則扮演「學生」,而事實上卻是學生是實驗人員假扮的,擔任老師的受試者拿到了「答案卷」,學生也拿到「題目卷」,事實上卻是都是「答案卷」。兩者看不見對方,卻可以以聲音溝通,有一位參與者甚至被告知隔壁參與者有心臟疾病。

實驗開始:老師的面前有一具電擊器,而控制器連接到發電機上,並且告知控制器能給學生電擊。老師所取得的答案,已經配好了單字,他會朗讀這些單字給學生聽,完成後便考試,單字配對則會有四個選項,學生以按鈕方式作答,答對了繼續下個題目,不對就要接受電擊。然而,開始都正確,接下來,學生故意答錯,從七十五伏嘟囔到一百五十伏特想要停止實驗,最後三百伏特以上保持靜默。後方的實驗人員則告訴受試者說請繼續,別理會他,你沒有選擇,你必須要進行。很多受試者希望可以停止,但因為受不了內心煎熬,這項實驗才停止,而被電擊的「學生」也是假裝被電擊。他告訴我們,如希特勒那種人物在旁不斷催促你要開槍、拿刀殺人,你的選擇是有其限制的!別像這項實驗一樣,可以如「研究」一樣說停止就停止的。然而,人的內心是否深受其如「權力型人物」所控制,就看惡魔在身邊有多其嚴重。(後來的重制實驗中,還找了第二人當「監督」)

我從來就不相信,人心可以善良如大海,容得下很多根尖銳的針,而針還可以持續吞下口,不再排出。佛的善良來自人心的本我應為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但人非佛,也非神,更不是不會犯錯,不會天底下皆有我的存在的本性。人應為像個真真實實的人類,一種動物演化而來的物種,我們跟天底下的其他動物沒有不同,只是多了想像力,多了語言,多了音樂、多了藝術、多了工作,多了文字,多了婚姻,但也不因此認為我們就該學會自滿,而是還有幾份傲氣。天底下的眾神看著人類,而眾神在天庭也依然會犯錯,而那些生活在地獄的使者也有可能在批改生死簿時批錯,可能把下地獄的亡魂轉世投胎成畜生,而畜生應該轉世投胎為人,卻可能成了餓鬼。因此,地獄之門就算已經開啟,你走了進去,也不保證你下世輪迴成人類,而神?也不代表從此一直上天堂,不飛往地獄。

人非無罪,而犯了罪,不要去奢求上帝要一直原諒你,上帝沒空,沒有一直要處理你的禱告罪過,神父聽你的罪久了,也覺得你真的要改邪歸正變得很難。

阿努比斯(Anubis)的牽引帶領走往死亡之地,在歐西里斯(Osiris)前來看看羽毛與心臟的比例,若是心臟大於羽毛,你就要接受制裁,被阿米特(Ammit)給吞食。反之,若是被拉.哈拉克提(Ra-Horakhty)給看上,你還可能轉世,當然,他也有可能視而不見。人的罪惡太多端,可能所有的眾神處理起來也覺得很麻煩,人的一生投胎是否成了人或是神,抑或是成仙了—嗯,誰也不知道。我們總是想像人的靈魂可以永久保存,如不死的木乃伊,總以為有死者前居住的房子有靈魂一直在那,只因為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靈魂長得什麼樣子,而碟仙是否真有存在,攝影機也很難證明那是可以解釋的。科學要解釋的祕密實在太多了,而每個神話故事的真實性是否還有待證實,也不能回到過去證明媽祖(Mazu)的故事還有其他的版本?我不是說神話都是虛假的,或是民間傳說是一種表象,而是地獄的模樣是不見火苗的洞穴,還是猶如人間煉獄?而天堂是否為桃花仙境,還是猶如現代都市一樣,人聲鼎沸,吵雜不斷?而你找不到戀愛的對象,找不到事業上的助手,凡賽提、布拉基(Bragi)、邱比特(Cupid)、哈托爾(Hathor)、月老(Yue-Laou)、文昌帝君(Wenchang Wang)也不會天天幫你找,更何況這些眾神若是要他希望來幫助你,而你憑什麼呢?

你若不要犯眾神之怒,那麼人間地獄的窄門,你還是來去自如,看看他們的真面目,倘若你犯了重罪,除了地面上的法官不給你面子外,地獄的苦行還夠你折磨了!人非無罪,而犯了罪,不要去奢求上帝要一直原諒你,上帝沒空,沒有一直要處理你的禱告罪過,神父聽你的罪久了,也覺得你真的要改邪歸正變得很難。犯下屠刀,不會立刻、馬上就是「佛」。佛也要考慮你是否有那個心念願意自身做起。然而,因為如此,我們人類不期望馬上死後入地獄(天堂),也希望這一生可以沒有遺憾好好走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