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行為規範(下)


既然單位之間有落差,那麼道德來衡量人的行為的準則就一定會落在某一範圍內,那就是我們常說的誤差值,民調的數字參考總是有個誤差範圍內,而取樣的人數通常也一定落在某個人數之間,情況不一定,但肯定的是人數通常越多越好,因為可以取樣的代表就會有一定範圍值在,那就是常說一種標準在。而這種標準是否是為通俗的標準,官方通常都沒有一個定論,我是說民間的官方,並非政府的官方,畢竟放遠來看,民間的官方因為有社會的管轄在,所以用群體的力量可以訂出一個標準值內,若是政府的官方,那樣看是哪一個國家的政府?是台灣的,還是美國的,或是歐盟的?或是聯合國組織的?而這樣要有個共識,那麼前提是真的考量好每個國家(群體)之間的對策,還要考慮民眾(個人)的感受。想想,歐盟所討論的最近債務,就讓每個投資人傷透腦筋,也讓基金經理人也不知道要如何建議投資方向,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愛爾蘭這五國的債務累積高達幾兆歐元,要怎麼好好收拾讓他們還出錢來,實在更加一個頭兩個大,這也是道德危機所延伸出來的信心問題,要考驗人與人的關係,道德這把尺實在不足以為一個標的。


因此,道德信念能不能作為考驗人的一個準則,只是當做在地上畫出跑道線,讓你當作參考值來用,真正的道德信念在於,為什麼人的行為無法依道德來背信,也就是說,已經無關道德這件事了,而是看你怎麼依照思緒來衡量這是黑還是白,或其灰色界限?舉個例,當你用不正當的力量來幫助正面的弱勢民眾,這是黑臉還是白臉?當你看到一個沒人停的停車位時,突然看見有人比你搶先一步,而你也不甘示弱也回擊說這是我先看到的,對方下車理論打了你一拳,你會不會還擊?然後這是黑臉還是白臉?行為只有對錯,沒有中間地帶,那要如何抗辯說我們出手是合理的?之前提到道德只有三個可以形容:理、情、法,先不問法,只管理與情,也就是說,理性應該先出手制止,還是情緒應該先爆發起來?人的左右大腦若是能夠控制好脾氣,理性會告訴情緒說,你絕對不能出手傷人,否則對方會向你提告;反之,情緒若是反常,那麼理性苦勸不聽,那麼第一直覺傷害的就是你的思緒迴路。法規只是擋住你的最後一道防線,如足球的守門員。

所以,道德實際要在這個世界上作為判斷依據,要依照現實與人的類別、文化、價值作為判斷根據,不能依照人的那種行為證明發生了什麼作為判決的證據。常常說司法是不公平的,畢竟在美國,有九個人就有一個是冤獄,能不能還他們清白,給他們真正的判決結果,是需要依賴檢察官、法官、警察、法醫的檢驗以及道德的公正性。我們考驗的就是道德的質疑是否符合公平原則,是否還以人道主義色彩的原始色,不帶有任何歧視,包括性別、言語、種族、團體等等。因為歧視會讓道德更加反感,更加的兩極化,猶如從沙漠到極地圈,那麼社會的仇視會更加嚴重,把人關進最殘酷的監牢裡。

在墨子的《兼愛》有提到:「兼是也。且鄉吾本言曰:『仁人之事者,必務求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今吾本原兼之所生,天下之大利者也;吾本原別之所生,天下之大害者也。」是故子墨子曰:「別非而兼是者,出乎若方也。」意思是說仁愛的人會努力追求天下之利,除去天下之害,他主張,相惡產生的都是天下的大害,所以必須要以相愛來應對。

保有任何人道主義無條件的關懷之愛,這也是出於道德的同理部分,而情就是出於包容之愛,情緒就單純的情緒,會有喜怒哀樂的表情就是單純的表情,不該作為表情上的表率,作為我為此事有怎麼的反應與動機。這讓我們了解所謂中國哲學的中心思想在於人應該作為道其本身的自然無為狀態,作為德性的一種人類本性,在於處世為君子,為應公理,公正,公平,公開,方極圓融。

當世界越來越講求方便,就越是忘了過去的辛勞,也就越是忘了我們身為人類的那種自尊,換句話說,自私的根本在於我們自尊的本性要求是什麼?是單純的利己,還是利他?

這樣宣傳太極,不是沒有原因的。只是我們脫離人類本性太久了,一直忘了中心思想是什麼,只知道殺人是不對的,搶人家東西是不對,撿到他人財物還要求三成報酬是不對的,一直覺得比賽有問題是不對的,一直認為他國的研究是不可採信的是有疑慮的,一直認為政府的處理態度是有問題的,看世界常說四大不可信—英國研究、南韓起源、中國製造、台灣報導,最近還有人想要加個美國研究。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英國研究不可信,難道他們的研究顯示跟你想像有出入嗎?南韓起源不可信,原因在於他們認為什麼都與韓國有關係,但事實誰也不知道,中國的近代歷史與韓國歷史是否屬實,或是有變數,你沒有活在當時,你不能認定,而中國製造在於黑心食品、商品頻傳,給人一種負面印象強烈感。台灣報導在於媒體喜歡報導大小事,連芝麻綠豆小事或類似新聞不斷重播,老梗一堆,老狗變不出新把戲,偶像劇一直不斷愛來愛去,搶來搶去,家庭鄉土劇一直上演企業、大家庭針鋒相對的戲碼,婆媳問題、爭子,認祖歸宗等問題,不然就是互告抄襲、模仿、仿製的官司風波,難道我們真的想不出新噱頭了嗎?這也難怪,作為人類,要煩惱的事情已經花天墜地了,誰還有心情享受當下無聲的寧靜?也因此,煩惱道德問題,首先應該讓我們回歸最基本的思考,如世界上最安靜的房間—只有四十五分貝—原始狀態,好好想想,我們是不是都變得太多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的根本?反而進化到什麼都需要機器人代勞?

當世界越來越講求方便,就越是忘了過去的辛勞,也就越是忘了我們身為人類的那種自尊,換句話說,自私的根本在於我們自尊的本性要求是什麼?是單純的利己,還是利他?而又或哪方面的利他(利己)?這也是我們追求人道主義要思慮的部份,道德只是解讀其中章節而已,人類跟動物相比,只是多了幾分驕傲與自尊,以及無可取代的地位,但反思,世界沒有人類,那麼動物們是否依然和平共處,還是依然打打殺殺,還是跟他們男性說,要做愛,不要作戰?誰也沒有一個定論,至少現在看來,經濟危機、環境變遷、氣候異常,基因解謎等相關問題,在一個一個世界圈擴散開來,如病毒入侵你的思緒裡,動搖你的行為—而你還以為「正常」—很健康快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