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道.德(下)


我雖心理學科班出身,但接觸的領域已經大於這個範圍,因為我總認為心理學已經不足以解釋人類行為為什麼有這樣的行為反應,而又為什麼碰到同一件類似的事情時又有不同的反應等等,殺人是一個例子,偷情在外有小三又是一個例子,貪汙又是另外一個例子,哪個政治人物公器私用,哪個行政官員、公務人員羅挪用公款,那個人又爆醜聞,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一兩天所發生的新鮮事,實在不足以稱為「新聞」。因此,面對每天排山倒海的訊息,不管是有利的,還是有害的,我們的心靈每天都要面對道德的質疑聲浪中。想想公器私用吧!當行政官員被爆說開公務車當自家車接受自己的家人時,請問我們上班時間沒有使用公司的插座來為自己的手機、座充、筆記型電腦等等需要用電的產品來充電嗎?難道沒有使用公司的紙張、筆、文具用品等等其他相關物品帶回家繼續使用嗎?難道我們看見要團購,不會找同事湊一腳一起購買,即使你不知道要買什麼,你仍然買一大堆?那我們有什麼理由認為公家單位公器私用不合理?如果你沒有這麼做,憑什麼去認為它是不道德的,沒有禮貌的?在我們科技公司的牆角上方總貼著一句標語,說是要待客有禮,品質優良,然後生產量要達到多少比例,在我看來,其實有些諷刺意味。因為那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們公司員工若是真的為公司辛苦工作,那麼我們不會很多苦水要吐,很多心聲要表露,況且這還是只能「建議」,不能「批評」。


道德的問題一籮筐,你走一趟南部,許多人都在批判現在的國家元首,連元首夫人也覺得很奇怪,怎麼走到前頭忘了對方的存在。而北部也不斷看衰現在國家元首的支持度,在民怨一天比一天還要高時,很多人都是愁眉苦臉,薪資、失業、稅率、漲價、教育等等關於金錢問題的,一天比一天還要浮上檯面,在 1111人力銀行統計的痛苦指數,有九成七的民眾感覺相當痛苦,而以民生/服務行業痛苦指數最高,在全球痛苦指數的衝擊下,香港比中國、台灣還要高,目前最高的是保加利亞為百分之四十五,最低的為巴西、瑞士、挪威皆不超過百分之一。而美國只有百分之三,日本是百分之九點八,南韓為六點五,這份蓋洛普(Gallup)民調報告告訴我們雖然台灣下降百分之三,但因土地、人口密度的影響下,台灣的人口還是總有人覺得非常不滿,其他國家也有,只是我們真的不易看得到。因此,在痛苦都「感覺」很高的時候,我們當然連笑都笑不出來。況且,媒體的新聞播送下,偶像劇的加持下,我們(台灣人)的世界感覺都像是用溫室不斷栽種的花朵,很有自己的意識,也很有自己的衝勁,騎一趟馬路就可以知道,我們的念頭有多麼的強烈,就是那種—通通給我讓開—的想法,機車亂竄,汽車來個變換車道,連行人都覺得我最大,走在馬路上就是—有種你給我撞撞看—的想法,那我實在不知道所謂的痛苦就是要以我的話為準,在我的地盤內就要聽我的,還是真的感覺「快過不下去」的想法?

感覺:真的就只是感覺,而道德就真的只是道德,考驗你的行為準則時,只是在考驗你的人格而已。但我們偏偏不這麼想,我思故我在,每天都在想我存在的目的,誰要與我接觸?談心聊天吃飯,還是打球玩樂唱歌,才感覺我有在生活。定義人是不是活得如何,並非要用痛苦指數來表達,用生活品質指數也可以,在二零一零年的調查排行中,奧地利的維也納排行第一,其次是瑞士的蘇黎士、日內瓦,加拿大的溫哥華,紐西蘭的奧克蘭,次年的排行中,依然維也納是第一,奧克蘭、蘇黎士排行第二與第三,美洲部分則是溫哥華(5),其次是渥太華(14)、多倫多(15),在歐洲是慕尼黑(4)、杜賽爾多夫(5)、法蘭克福(7),在亞洲方面除了奧克蘭外,還有惠靈頓(13)、墨爾本(18)、珀斯(21)、新加坡(25)、東京(46)、吉隆坡(76)、首爾(80)、台北(85),非洲、中東方面是杜拜(74)、阿布達比(78)、路易港(82)、開普敦(88)。我們看見什麼?台北比其他國家還要落後,所以我們活得很痛苦,還是我們真的技不如人?當南韓要進入已開發國家中,我們台灣人卻在這裡吵個沒完,為了手機的 CPU 的型號吵了起來,說不愛台灣,為了政府官員貪汙,上班打電動被民眾抓到,難道就能證明我們的清廉是因為他人的影響來凸顯自己的厲害嗎?國民黨一天到晚跟民進黨、甚至是不相關的政黨或是其內部吵個沒完,內鬨也開始讓自己不妥協,我們怎期盼台灣的民主會有進步的一天?

想法一轉不太動,像僵硬的脖子,思考一直如機器人的緩慢,正面的書看久了,看多了,雖有開明些,但還是站在原地,而不是感覺離開地球表面。

道德的問題吵個沒完,人都自己不自愛,我從來就不覺得買國貨就表示愛台灣,如果真的愛此國家,那麼請你在發生戰爭時,你親身動員保衛國家,天下雜誌曾有報導說有三成八的國高中生不上戰場,國高中生只有六成七認同國家、服兵役和繳稅是應盡的義務。那麼在此國家中,你能抱有多大的希望認為人人都會效法國家的責任義務?我是說,我們要全力成為國家的守法的好公民?那麼國家給我們了什麼,你才會有想法說我要認同此國家的憲法?那跟美國前總統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經典話簡直是自打嘴巴—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而是要問你為國家做什麼。

人內心若不能深刻檢討,反省自己的過錯是非,而不要一昧認為天底下都是他人的錯,我們的交通或許不會像加拿大、美國國務院、日本提出來到台灣要小心亂糟糟的問題警告。快樂,人人都想要,人人也都想要每天是星期天,但隔一天的星期一症候群卻讓我們煩惱先開始思考老闆要交代我們什麼任務。曾經是最快樂國家之一的不丹,現在已經只有百分之四十一的民眾符合快樂指數,換句話說,有近六成的民眾不太快樂。台灣人呢?平均痛苦指數六成八的指標,難道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當然不是,想法一轉不太動,像僵硬的脖子,思考一直如機器人的緩慢,正面的書看久了,看多了,雖有開明些,但還是站在原地,而不是感覺離開地球表面,那麼你看這類書—其實作用不大。正面,人人都會寫,人人都會激勵,樂觀不是叫你保持像個聖人,而是像個真真實實的人類,你會哭,會笑,會生氣,會訐譙,其實無需大驚小怪,面對那是種「情緒」,你的心境才能平如水,止如鏡,我從不相信表面與檯面下一致的人士,尤其是那種自認為有形象的人們,醜陋在鏡子的背後沈睡已久,打破後見不得人如鐘樓怪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