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教育與國家(下)


因此,看似沒關係的關係,都是場「蝴蝶效應」,當我每次看見 Google Earth 那個圓圓的地球時,我會去想住在地心通往另一端的人們會不會影響我的生活?或者讓它一直旋轉,來看看國家之間的邊界怎麼那樣如此奇特吧?智利怎麼都不跟巴西來抗議,說你的土地太大了吧?分我一點吧?加拿大可以跟美國說阿拉斯加洲應該是我們的吧?不然用我的土地的一部分來交換吧?英國隸屬的群島明明就離英國那麼遠,怎麼說是他們的?要怎麼管轄它呢?難道有人駐守?但有用嗎?國家之間的邊界千奇百怪,我實在不知道當初國家分界是怎麼分界的?難道是靠戰爭?還是佔領,說我們是某國人,先來的先贏?那跟什麼某某蟑螂有什麼分別呢?


當初七大洲慢慢陸地飄移後,很多人都還沒有想過要怎麼切這幾塊蛋糕?直到人類登場了,板塊也開始飄移了,我們才開始劃分界線,但當初是怎麼劃分的?難道開始用圍籬?還是用粉筆說從今以後,你不准踏入我的界線來?國土的大小,是當初在地球在誕生之際,從海洋上的火山激盪而來,且還非常的大,那麼第一片土地在哪一洲?嗯,亞洲,其次是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南極洲、歐洲。但不論是哪一洲最先出發展而來,第一出現的物種是微生物,從海洋生物演化到陸地行走生物,然後再往樹上爬成了飛行生物,有些演變成兩棲生物,有些則是哺乳類生物,因此我們可以想見,在人類還未誕生前,整個地球就已經非常熱鬧,可以開一場派對了!而在人類出現的時候,根本連有國土的概念也尚未發生,只想到部落群聚生活,也就是圍一個圈子共同生活,那麼我們怎可能想到現在國家中的分界是如此不平等?換個意思說,人類要圍聚一個範圍來自裡自己的生活,說這裡是我們的,就如同蜜蜂、狼群、黑猩猩的生活也有自己的勢力範圍,那麼當初分界的劃分就猶如在自己的門前說這裡的停車位是我們的,不是公家的,所以才因此有「路霸」的概念產生,那跟人類自私的本能是一種出於自我防衛嗎?

教育的目的本身就應該在一間範圍內讓每個人可以受教,但因為人人理解能力、感受能力以及學習能力不同,就應該有個別指導—因材施教,我們人人都知道,但真正做到的請問有幾個?或說哪位老師願意每天下班或是週六日、休假也來幫學生補課?就算老師願意,也並非每個國家的老師都願意,否則何必需要補習班老師?況且若是學生自己也並非想學習,那麼在外力強大的督促下也不能改變學生的心靈,搖動學生想要學習的動力,自己看不見自己的未來了,老師能做的就只有學生外的城牆看見磚瓦的縫隙才能拉他們一把!不能放棄這些學生,而是讓學生自己本身找回對於學習的熱愛!這都是為人師表應該要做的表率!但反觀現今社會,老師的時空隨著科技演變,隨著社會改變,只要能夠教好學生科目的,都可以成為家庭教師,只要你有心可以讓子女功課突飛猛進,歡迎你加入「老師」這行業!然而,老師本身應該身為示範,才能讓學生心服口服,若是在課堂上公私不分,上演「麻辣教師」的戲碼,那麼我們的學習教育乾脆請他們做校長好了!甚至教育部長,不是嗎?

不是說教育不能變戲碼,像變魔術一樣,吸引學生目光,而是教育應該不能像劃分國土一樣,讓該受教育的未受教育,應該品性優良的反而去幹壞事,那麼就算吸引了學生的目光,也不見得可以拿到滿分,就算可以,人生這場功課,也沒有指導教授每天一旁輔導你的課程,不能那麼多時間,也沒有時間靜悄悄等候你思考,因為人生苦短,重要的道理一兩句就可以跟隨你一輩子,你實在不需要記取每個人生小道理與準則。

在教育這條路上,不要起跑點只是種錯覺的死角,如同看起來很公正、公開、公平的比賽,只是種大玩創意的比賽。

你能夠好好享受你的人生,其實再小的房子給你居住來遮風避雨,你也有廣大的美景陪你作伴,也就不需要再大的領土;反觀你有超過一百二十坪的房子,卻清潔打掃得很辛苦,或者放著讓它生灰塵,長滿蜘蛛網,那麼你所擁有只不過一間如「黑影家族」(Dark Shadows)般的那種鬼屋,又何必苦苦去經營?你懂得理財,其實賺很少,你也有如富翁的那種心情;你賺很多,卻一直開銷,那麼你的心底之井其實已經沒有水可以取用。想想教育能否因材受用,就看我們願意不願意多花心思去苦想人生的那種口井是否還有通道可以挖掘?天無絕人之路,但我們只見到空洞就以為乾枯了就只有當下而已,尤其你人在沙漠綠洲時。

十二年國教就要起跑,許多未準備或已做好準備也還沒有在起跑點各就各位,而是已經在私下開始鬥爭,我們三歲就要上幼稚園認識新同學,八歲開始去比較,十二歲開始有了很深的麻吉,十八歲想偷喝啤酒,甚至在十六歲想談戀愛,人的心裡只是教育的築起另一側說:「我已經是小大人」的那種高台,然後再觀望另一面成熟的自已,人為什麼學不會某些事物或其道理?難道我們受的教育本身問題已經千瘡百孔?像看不出書本到底在寫什麼?我們想個別指導落後的學生,也希望在教育這條路上,不要起跑點只是種錯覺的死角,像看起來都一樣—就如同許多比賽,都一再強調「公平、公正、公開」,在我看來,只是一種大玩創意的比賽,得到了第一名又如何?難道沒有慾望指導你向前說:「我還要再拿更多的第一名!」?我不相信這觀點,至少很多時候,當我們一再訪問社會事件時的旁觀者,都說是「家長的錯」,難道教育就是遠遠看著說:「這不關我什麼事,是政府的問題,是學校的問題,是教育的問題,是媒體帶壞的」,就這樣,教育問題一直老是成「懸案」......

每個人都想要(都已經或自以為)當「夏洛克.福爾摩斯」,仍然查不出兇手是誰.....難道又是如「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所說:「我遭人陷害,我遭人陷害!」嗎?

我不相信這說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