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類之謎(下)


人類行為究竟還需要多少解釋,想必大腦的演化還是說不通,我們人類的大腦跟單單海鞘的三百個神經元系統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牠們沒有所謂的「大腦」(當然,也有人說有),只是透過簡單的神經系統來溝通,因此牠們只知道覓食,且牠們不需要「性生活」,因為牠們是無性生殖,雌雄同體,牠們的生活極為單純不過了!回過頭看看我們人類這麼大片的皮質,你可想想,三百個到一千億的神經元,可能有的功能有多少種?


我們的大腦佔體重的百分之二,卻用掉百分之二十的能量,百分之六十到八十都是細胞溝通的活動,海豚的大腦佔牠體重百分之一點一七,猩猩則是零點七,這可以說明海豚可能會比我們想得還要聰明,但離我們最近的近親—黑猩猩—卻沒有我們認為得來得聰明,我的意思是說,大腦越大,可能運用的部份就越多,佔身體比例就應該越多,可是自從黑猩猩在四到六萬年前與我們分家後,黑猩猩的群體生活是透過我們實驗才了解牠們有部分比我們認為還要聰明,例如像是字詞認識,記憶力測驗,順序測驗等等,這些都是動物學家或人類學家實驗才了解這物種與我們人類有何差別,牠們是否有道德?有情感?當然牠們有可能會哭。

動物是否有那麼聰明伶俐,就看你如何定義「聰明」二字,很多人都以為大腦佔身體比例越多就應該很有智慧,但其實不然,就如上述文章所說,我們雖然佔身體比例最多,卻常常聰明反被聰明誤,或者喜歡耍小聰明,自以為天衣無縫,反被將了一軍,或者喜歡貪小便宜,結果買了一大堆用不到的商品,吃不完的產品,放到快過期的健康食品,這就是我們人類。人類行為千奇百怪,不但在同一國家內有兩個以上截然不同的文化、習俗、風格,還有我們難以解釋荒繆、荒誕、荒唐、荒腔走板的行為,就如最近的新聞版面來說吧!兩個高中生自以為「潑糞雙煞」在西門町對遊民潑灑穢物,造成十多人「受害」,味道難聞,清洗過後依然還有餘味,我不懂的是,不是教育失敗的問題,而是教育的本身造成教育深受其害,就像站在路旁沒事都會被車輛經過潑起的水花給潑灑到,或者就以「葉少爺」來說吧!喜歡在網路炫耀自己的財力,喜歡開千萬跑車在墾丁音樂季參一腳,喜歡自認為這沒有什麼了不起,直到發生了重大車禍,奪走了三條寶貴性命(包括他朋友),才知後悔,我不知道,會不會還有下個人說我有法拉利,我有藍寶基尼,我還有一台保時捷呢!平常都是以 BMW 代步?

當人擁有了夢幻跑車,都想要「炫耀」一下,造成我們不知道該在他的臉書喊「讚」,還是該留言:「哼,我也有一輛限量超跑」?這樣的眼紅讓內心在說著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想法是怎麼的心態?還是我們該勸他低調點,別像大陸慈善家陳光標?做人應該要低調還是高調,這樣看怎麼解釋人類行為應該是合情合理?我的意思是說,人類行為究竟有無拿捏一個準確,就看出身在怎麼樣的世家中。若是出身在富裕的家庭中,我們應該行為檢點些,低調些,若是出身貧窮家庭就應該教導我們做事要更開放些,接受更光明的想法與事物,而並非叫你高調。換個想法就是說好事不一定讓天底的每個人都知道,但是一定要受贈家庭理解你要贈予的禮物與幫助。事實上,若是把問題浮上水面,我們才能了解問題的嚴重性在哪裡,而我們並非要潛水下去找尋問題,若是要求救的人沒有訊號,我們要找尋的機會可說是幾乎渺茫,前提是我們也都要學會自救。

人與人之間相處就在於不要等到別人都在水面下找尋你的蹤跡,才知道你在哪裡,我們都應該了解在深山迷路時,要隨時找到明亮、較好指引路標的方向來前進,來能增加求生的機會,因為在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想辦法活下去才是唯一的目標!在 Discovery Channel 的節目中也有報導如何在野外絕地逢生,這些都是教導人類在這樣的荒郊野外下可以增加更多救援與生存的機會!別說你不會碰到,因為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因此,我們要探討人類行為時,都是想辦法測試人的極限邊緣在什麼地方,要了解運動員的姿勢如何揮出漂亮的一杆,則需要實驗在其他的阻力下能揮出最大的一杆?了解拳擊手的力道,則需要實驗在出拳下的重力有多強?這些都是幫助我們了解人類行為在實驗下能夠發揮多大的極限。有時候你都難以想像到人類行為竟然有這樣的表現。事實上,人類行為能夠如此這樣具象化,也是因為透過不斷推演而來,就如同慢動作重複播放,才能知道每個力道恰到好處,每個細節才能精準掌握,就如同觀察動物行為,我們怎麼知道黑猩猩竟然跟我們最接近的一種?然而,觀察黑猩猩的行為表現,或者觀察人類嬰兒的行為表現,誰會去發現我們竟然都有類似的道德體驗?

人類嬰兒都知道公平,靈長類們也是,當實驗員給一隻猴子最愛的葡萄時,坐在牠旁標猴子看到了也想要葡萄,卻只能換到黃瓜,牠不要時還會丟回去給實驗員,而前提都是牠給你石頭作為交換。而在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實驗也認為人類會要求一致性的公平。這從華爾街抗議行動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也做了個實驗,實驗如下:

當人擁有了夢幻跑車,都想要「炫耀」一下,造成我們不知道該在他的臉書喊「讚」,還是該留言:「哼,我也有一輛限量超跑」?

他們找了一組人,用隨機的方式分配收入比例,然後實驗人員各別問單獨的某一個人,如果你願意支付自己的成本,就可以其他成員有增加或減少收入的機會。這些受試者被告知在電腦螢幕上會顯示出別人的收入,而這些收入是他人無法洩漏給你知道的,換句話說,你看見別人的收入,而你自己的也有可能被他人知道,因此,他們就有強烈的動機認為,這不是屬於他們分配金錢的一部分,他們就會要求要重新分配資源,以求每個受試者是「公平」的。而經由 fMRI 的技術發現這是屬於腹內側前額葉皮層(the 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vmPFC)與腦島皮質(insular cortex)在發生作用。我們不難了解人類的道德觀是有一部分要求一致性的公平在,這就容易探討人類行為為什麼在這個貧富不均的社會下要求全方面的正義與平等,但事實狀況卻是我們喜歡越往高處爬,越是把他人的臉踩得平平的,然後在高牆的頂端再把下面的人拉上來,說我們很有同理心,但問題是誰會願意當人的矮牆給人向上爬?你自己嗎?用相反地角度想,那麼底下的人類要往上爬,誰願意當巨人的肩膀呢?總是有人要願意犧牲,就看你如何揣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