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眼鏡.眼鏡(上)


我在捷運電車上,斜對面坐著四個男生,三個女生,其中有四個男生都有戴眼鏡,三個女生中只有一個沒有戴眼鏡(但可能是隱形眼鏡),然後轉個方向看,在前方算了一算,有四、五個以上男生,幾乎有三個就有戴眼鏡,我旁邊的那對情侶的男生也同樣戴眼鏡,我的左視角,以及用手扶著中間欄杆的幾個學生,共有七個人,有五個男生、一個女生戴眼鏡。那麼在這個車廂上,包含我本人也同樣戴著眼鏡,共有多少人戴著眼鏡?


十七個?六加三加一加六加一?你可以說是正確,因為我下車後,再算了一算,可能超過這個數目,因為這整列車廂有戴眼鏡的男女實在太多,甚至有些男女生所戴的眼鏡是屬於沒有鏡片的眼鏡,那麼我可以說戴眼鏡是一種流行嗎?是的,沒錯,它是一種流行,膠框、金屬框、半框、無框任你選擇;黑的、白的、紅的、藍的、黃的、橙的、綠的、紫的任你搭配。另外,你要混合形式也可以—大框加上金屬框,復古又時尚;膠框加上黑色,低調不失真;裸空框,乾淨又簡單。無論你要什麼形式,什麼風格,只要你喜歡,任你戴上,絕對成為路人的文化指標,現在,任選三副,只要五千元!你怎麼還不心動呢?

嗯,我不心動,想必你—應該也沒這麼快心動,因為搭配起來的風格實在不是我要的樣子,我的意思是說,為什麼需要三副眼鏡輪流戴呢?一副主要,一副備份,一副搭配用嗎?那麼你今天要什麼樣風格的眼鏡?且你這樣的搭配且會適合你今天的樣子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在這個今天人人都「需要」戴眼鏡的時代中,你沒有一副鏡架,那麼就表示你落伍了!然而,好奇的問,為何人人都要戴眼鏡?是因為受到「近視王國」的所託嗎?還是你真的戴起來很好看,或者只是受到眼鏡廣告的吸引?

如果你看了許多配鏡公司的優惠廣告才去買眼鏡,那麼你就是真的「從眾」,如果你是因為受到優惠價格才去配眼鏡,那麼你是迷思了心動;如果你只是為了想搭配自己的裝扮才去買眼鏡,那麼你就是不切實際。眼睛的配鏡是六個月需要矯正一次,可是多數人工作忙碌,實在沒有心思去眼鏡行去矯正鏡片的度數,就算有過,想必你都是直接跟驗光師說:「用以前的度數配就行了!」因此,可以看出現代人對於眼鏡的惰性有多麼依賴。

那些單純只有鏡架的人們,其購買原因是—修飾臉型,戴著眼鏡很好看,且看起來頗有專業姿態。事實上,專業姿態或者修飾臉型等其原因不是購買眼鏡的主流,而是為了搭配自己的風格。因此,眼鏡是配件,不是主要的必備品;眼鏡是一種需求,也是一種要求—對於風格的要求。所以在那列車廂上想必有很多人都戴著眼鏡,而整個台灣戴眼鏡的人數想必超過一半以上(包含隱形眼鏡),自從瞳孔放大片問世一來,日拋型上市以來,每個人都在眼睛上大作文章,今天要棕色,明天變成藍色,後天是紫色,大後天變成「彩色」,每天人的眼睛像藝術指甲一樣,五顏六色,千變萬化。那麼我可以說自從染髮不稀奇,藝術美甲成習慣,刺青司空見慣,眼睛是下個目標?

那麼人類還真的像個花瓶似的,外觀任人彩繪,內裝再裝上不同的花朵,這樣就可以準備招蜂引蝶嗎?當然,人打扮得美美的就是為了吸引異性與同性的目光,讓異性開始主動追求你,找你聊天,同性嫉妒你,問你這個在哪裡買的?社會群體的相處,就是讓自己更引人矚目,讓自己受到被重視,被肯定,這無庸置疑。問題在於每個人都是這麼做,那麼誰才是走在伸展台的主角?

當所有的模特兒走在舞台展現衣裝時,想必也會來個比美,比誰在舞台上誰夠有人氣?誰可以拿下最佳臺風獎?那麼就可以表示在這場服裝秀,我們才是最佳受歡迎的主角嗎?如果這樣想,就表示這個花瓶裡所裝的水應該快要見底了!因為我們的服裝所展現出自信來自我們想要表現的態度上,而此態度不包含情緒本身,我就曾見過一個穿著套裝女性吃飯的樣子—嗯,不是細嚼慢嚥,也不是狼吞虎嚥,而是大口吃下她嘴巴塞不下的食物,甚至用手抓取食物來吃。

或許這是「個案」,但不代表你不會是這樣。我想不透的是,人生活在這社會裡,怎麼處處都要跟別人(不)一樣呢?也就是說,一樣的是那種形態,不一樣的是人的相處態度,隨處走上街道看,各個人的臉孔幾乎都很類似,台灣人的臉型就是—你知道的,美國人的臉孔,韓國人的臉孔,歐洲人的臉孔,中東人的臉孔、日本人的臉孔,只要你看他們的樣子,你幾乎也可以知道他們大概來自哪個國家,甚至還有項研究,把各國家的臉孔集中起來,你就可以認識當地最美的臉孔會是什麼模樣。亞裔的臉孔就是那樣,歐美的臉孔就是這樣,中東的臉孔就是那樣,甚至在歐美地區,有些中東留學生還一度被當成「恐怖份子」或是「自殺炸彈客」誤認而鬧出不少笑話,可見恐怖攻擊事件的陰影在某些人的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

因為我們的服裝所展現出自信來自我們想要表現的態度上,而此態度不包含情緒本身

人向來就有辨識人臉的本能,只要能夠看見兩個相似的形狀,下方另一個符號就認為極像一張臉孔。而我們辨識認識熟悉的臉孔更是數一數二,動物界可沒有像我們這樣超強的本領,每隻黑猩猩幾乎都長得一模一樣,那麼牠們要怎麼辨識誰是誰呢?牠們也沒有名字,更沒有綽號。亞馬遜雨林的黑猩猩與北美的、歐洲、亞洲的長得都一樣,那麼牠們會把中東來的黑猩猩看成「恐怖份子」嗎?當然不會。每隻螞蟻也一樣兩根觸角,兩隻眼睛,六隻腳,每隻青蛙也是四條腿,兩隻眼睛,每隻熱帶魚也都是兩隻眼睛在左右各兩方,尾鰭、胸鰭、背鰭、腹鰭一應俱全,那麼牠們要怎麼辨識誰是誰呢?可不會有一隻「馬林」(Marlin)的魚跑出來說:「請問你有看見『尼莫』(Nemo)嗎?」因此,反觀我們人類的辨識熟悉臉孔的能力,比起動物界上的任何動物還要更厲害,其原因來自我們大腦對於記憶的應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