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便的教育


我相信,你曾經聽說過這樣的故事:有一對男女朋友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的內容。
女孩子隨即開口問他:『你晚餐想要吃什麼?』
男孩子回答:『隨便!』
女孩子就說:『那日本料理好不好?』
男孩子就說:『那太清爽了!我沒胃口。』
女孩子問:『那義大利料理呢?』
男孩子說:『那太膩了!滿嘴都是醬料味!』
女孩子問:『那泰式可以嗎?』
男孩子說:『那太刺激了!』
女孩子問:『那美式呢?』
男孩子說:『太油了!』
女孩子問:『那路邊攤呢?』
男孩子說:『那太沒有情調了!』
直到問了好多各種料理之後,男孩子總是有各種理由回絕,直到女孩子受不了的說:『那你就回家吃自己吧!』。女孩子憤而離開現場,只留下他孤單的一個人,遠方的他看起來,還顯得挺落寞的。但如果男孩子可以告訴她不要那麼隨便,或許就真的不會那麼隨便了。可是從我們的心底來看,心靈的一種掙扎與矛盾隨時都在上演內心戲,這不是真的拍電影,而是一種真實的生活場景。專家分析說,太愛說隨便的人,給人一種沒有主見的感覺,給人一種什麼都可以無所謂的人,可是從自我的內心來看,還真的什麼都可以很『隨便』。
在中國的新浪網(Sina)調查了河南、北京、廣東、湖南、湖北、浙江、上海等等大城市發現『隨便』這個口頭禪排名第一,依序是神經病、不知道、髒話、鬱悶、我暈、無聊、不是吧或真的假的、挺好的、沒意思。那麼這隨便還真的很隨便。我不是說這調查很隨便,而是我們對於自己的生活一種某些態度還是很隨便。人類對於要生孩子這件事,不能說隨便,而是一再反覆不定的態度。在Yahoo!奇摩的一場民調中,訪問了一萬六千多名網友,發現其實五年內,大家想要生孩子,可是需要國民個人所得提高才願意生孩子,但反向思考的是對於生孩子這件事,其調查結果是—嗯,我目前沒有小孩,所以才想要生孩子,而因為喜歡孩子才想要生孩子才只有一成一,為了傳宗接代而生孩子的只有一成三,有趣的是,大家為了想要生孩子,首先要素想到則是『金錢』—嗯,給我錢,其餘免談!
那兒童教育呢?沒有錢,免談;那學前教育呢?沒有錢,免談;那未來身心發展呢?沒有錢,免談!一切圍繞著『錢』打轉,好像錢是萬能的,沒有錢萬萬不能的心態一直在心底浮現,那兒童是我們的希望?嗯,這句話可能要重新改寫了!或者乾脆廢除這項條文好了比較實際點。
反正人對於兒童的發展那麼『隨便』,那麼我們的生活乾脆也隨便寫一寫好了!反正沒有人會在乎,沒有人會關心兒童的發展,更沒有去教導兒童該怎麼與同儕或父母好好相處,與師長講話不能沒大沒小,那我們幹嘛想要去生小孩來養一養?小孩如果是棟梁,你不會那麼『隨便』,但我們對於小孩的發展的這件事,看來很隨便,但其實關心只是小孩的茫然前途,也就是說,小孩子一出生來到這人世,他不只要面對這混亂的社會,還要獨自面對不知給他什麼希望的父母。
你仔細觀察小孩子的眼睛,常常透露著一種茫然的表情,或者強顏歡笑的表情,因為他不知道這世界有多麼地複雜,所以天真的模樣,總是在他的表情中上演著,但內心又同時充滿害怕與不安,深怕陌生人隨時把他拐走,而往往反應著孩子的內心世界是有多麼的無助,如果這是我們的孩子,你捨得讓他流落在街頭不會比我們對他不理不睬還來得更加惶恐與孤單,而恐懼會讓他一直作惡夢。
但人們特別的是,如果你親自走一趟書店,你會發現關於兒童的教養問題佔滿七層以上的書櫃,這些包括從幼兒扎根的方法、特殊兒童的教育方法(例如像自閉兒、孤兒、活在家暴的兒童、被罷凌的兒童等等)、新手父母的心靈輔導、如何教出好孩子、如何與孩子建立完整的家庭等等林然滿目,但始終沒有說明的是這些書籍照著做就可以萬無一失?就可以教出不會在課堂上用槍射殺老師的巴西孩子?然後他也飲彈自盡?孩子每個人不同,按照圖表操課也不會教出每個成績『類似』的孩子,我用類似是因為每個人的分數其實大同小異,不會相同—但多數人都選擇孩子是我生的,我的方法對他有益,甚至直接說—你是我養大的,我怎麼可能不了解你?
這位父母你(們)錯了!你當然不了解他,如果你真的了解他,你是給他想要的,還是你想要的加諸給他?不然孩童的書包幹嘛這麼重?他又何必聽你的『建言』去上鋼琴課、小提琴課、英文課、舞蹈課等等,或是留在學校作課後輔導?如果他自願,你會擔心回家的路途安不安全,如果不是,那麼他自願的成份是被在無預警的程度給擠壓出來的。我不認為,孩子沒有暑假作業會很快樂,可是常常另一方面,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的關愛程度也不亞於上一代的父母,所以這種抱怨的話見怪不怪—現代的孩子『真的』很難溝通!很難教導!很難理解他到底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
他有聽,但沒有懂,或者他有懂,但不了解其中的意涵為何?這也是我小時候常愛問『為什麼』的原因吧!相信你的小孩也有,只是沒有我問的多—我記得我小時候曾經問了超過一百個以上的為什麼,但沒有人給我明瞭的答案,而現在的孩子只知道線上遊戲很刺激,虛擬貨幣可以買好多寶物,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很搞笑,外星英雄(Ben 10)很刺激,手機很好玩,而臉書一定要看朋友的動態,至於其他大人世界的紛亂—『隨便!』
我可沒有很隨便,應該這樣談,我不是個作事很隨便的人,我的文章也從來不隨便。只是我們人類對於小孩的教望(教養與希望)一直停留美國心理學家約翰·布羅德斯·華生(John B. Watson)的那句話—給我一打健全的嬰兒,把他們帶到我獨特的世界中,我可以保證,在其中隨機選出一個,訓練成為我所選定的任何類型的人物 – 醫生、律師、藝術家、鉅賈人,或者乞丐、竊賊,不用考慮他的天賦、傾向、能力,祖先的職業與種族。我承認這超出了事實,但是持相反主張的人已經誇張了數千年。
但人類的觀點卻被教養的觀念弄得很隨便-像個飛在天空中上千萬支風箏然後線又打結,不知道哪個才是你的風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