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家


婚姻其實不能算是束縛—一位結婚多年的男子這樣說。你既然已經愛上她了,明白她在你生命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你就應該這樣關心她,照顧她一輩子,兩個人應該建立完整的溝通的目標,讓生命更加完整。他繼續這樣說。我聽了,其實除了表示贊同外,還有很多感觸。如果婚姻的目標長久下來是這樣,那為什麼對於那些沒有結婚打算的男女難以認同結婚—其實很不錯?
也就是說,婚姻如果如同電視廣告說得那樣合宜,結婚為前提的人們去談戀愛的方向應該還會更明確,可是若這樣清楚明確,那麼對於婚姻—人們還有有太多的前提要去談:
一:家庭的觀念—多數人的家庭希望家庭能夠完整像個家,但是家的概念其實不清不楚,這裡所謂的“家”(Home)指的到底是什麼?是能夠有兩個人在外有一棟房子,然後住進去之外,就有人兩個守候這個家?還是家的觀念只是在家庭中只有全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才算一個家?或者可以說,家只是兩個人建立一個團體中的那個抽象的家?
如果是這樣家的觀念,那麼人們對於此家的概念只是停留—先立業後成家。但事業的建立也是因為家庭的觀念只是你自己本身對於你所謂的家—你自己的父母與兄弟姊妹合住的那個家外—所有的想法而已,但畢竟不能代表這是所謂的“家”。
另外,你自己的家還有家規,你自己家的傳統習俗,你們家中其他未公開的儀式,你父母對於這女婿的家庭觀念,還有經濟與應變能力,除了給自己女兒基本幸福的要求外,兩個家族的結合不見得就是一場兩家庭滿意的開始。對於許多已婚的男女而言,兩家人的相處往往容易因為小事或者錢財之事而吵了起來,或者可能只是你要尊重我的原則,你的條件我不允許外,兩家人的這樁婚姻可能就在結婚後不久宣告分居,甚至要求離婚。
那麼這怎麼像個家呢?簡單的說—這成合體統?家庭的觀念容易因為兩個人要住公婆家還是搬出去住,就有了意見,或者說兩個人同意,但兩家人不同意;若家庭要生成,會比懷了對方的孩子還困難許多。
二:對於金錢的觀念不足以好好共同分擔所有走向,如果金錢的觀念是由一方全而負責,也不代表此方對於金錢的管控就會有所節制。許多的家庭財產都是由一方經營,兩方的家庭共同持有這樣的自主權,可是家庭的大多的花費是由兩方開支而來,從建立家庭的觀念開始,金錢就一直繞著兩個人的家而打轉,太多的金錢流向容易因為家庭的觀念沒有生成造成打結,請想想你們對於家這樣的概念是停留哪裡?
這樣回到第一點,家庭容易因為兩個人無法有共識,那麼結婚後的夢只是家庭的泡影,不存在現實生活中,只能放在電機廣告裡,想一想,你結婚後的家是什麼樣的一個家?是只有你們自己的一棟房子,還有一輛代步工具(汽車〔加上〕或機車),加上家具與裝潢很夢幻的想像,還是實際上買到一直樓上在漏水或者隔壁鄰居吵得你不得安寧的房子?或者還有個準備要出生的孩子?為了要像一個家,我們可以好好裝扮要它成為一個家,每天為他洗衣煮晚餐,在家做個家庭主婦,等待丈夫回家,好好享用,或者直接成為職業婦女,家庭與事業兩頭忙呢?
現代人的心頭的那個家,不是江蕙的《家後》所描寫的那樣簡單:
吃好吃醜無計較,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太多的“家”無法深植人心,反而是每天的鄉土劇情總是老梗不斷無法推陳出新,反而為了刺激收視率,不斷去加料,什麼味道都用過了還是嫌不夠辣,不夠酸,不夠鹹,要到什麼地步,人們根本才知道劇情其實是如有雷同,僅供參考?還是現實社會中,每天都會上演一次?還是很多次?這也難怪,結婚後的生活其實是個束縛,太多人管你的自由,你的行動,你的健康,你的金錢,你的一切。但猶如最前面所言的,它不算是束縛,反而你應該要感謝有個人願意在你身邊支持你。
對於婚姻,人們或許都有些恐婚症(Fear of Marriage)的反應,害怕在結婚的時候無法與人自由對應,尤其對方的家人,但是如果自己的家庭觀念不夠明白,那麼結婚只會變成逃婚,不會進入完整的一個家庭,尤其在跨入婚姻的那一道門檻—家。
以上的所說的那兩個愛情的方向只是提供男女看待婚姻的念頭是如何開始進行的,可是說來,如果家庭的觀念可以這樣如此建立,那麼家的觀念應該就會很明顯,可是實際上沒有那麼有規範在。畢竟談到結婚時,如果家庭的概念無法取得共識,那麼這個家也會分居,如果家只是存在對方心中的家的印象,此家則不會像個家,也就是說,一個家要像一個家,那麼必須認為我們是成家了,有個完整的組織家庭,而那個家不會只是你遮風避雨的一個所在地—反而是你想立刻下班飛奔的地方。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家,不管是你擋風遮雨之處,還是你回來團圓的地方,或者你必須要有家人見面的地方,也或者你要朋友相聚的所在,還是你心中溫暖的地點,家一直是我們以來陪伴我們最久的空間。沒有了家,人們是無業遊民,隨處遊走,公園、荒涼之處只要可以休息都是他們的家,但不是代表夢寐已久的家,真正的家是那個人們心中一直守候的空間,一處可以獲得安慰的所在,可是婚姻的觀念還是不釐清,那麼家就會變樣—我家不是你家,你家不是我家,何處是我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