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婚結


有時候,我看著別人的婚姻時總覺得有點好笑—笑著說,為什麼他們當初要選擇結婚這檔事?為什麼這時候要去結婚這件事?為什麼結婚對他們而言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難道時期已經到了?還是交往已經差不多了,所以就此認定要結婚?或者可以短短認識幾天,就決定終身大事?
結婚的心態不言可喻,但是結婚後的心態往往可言可喻,因為結婚前後的生活其實與同居的這樣的身分只是在一個看得見,卻穿透不著的牆而已,一牆之隔有如柏林圍牆(Berlin Wall)一樣,沒有分別,差別在於若是你想要自由,請往這裡走,若是你想要有人懂我,請往那裏走—前提是你要勇敢攀爬過去。
但對大多數人而言,攀爬過去的日子也想要自由,那麼結婚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不禁讓人去懷疑當初的動機。如果是為了成為對方的媳婦,為了財產而嫁過去,那麼這樣恐怕不單純,可是可以為了保險金而殺害婆婆與公公,甚至是自己的丈夫,或者可以為了得到另一方的欣賞與仰慕,而下毒迷昏丈母娘,那麼我們要怎麼解釋我們的愛呢?還是情感的炸彈埋藏太深奧了,所以要找出來,需要玩拆解炸彈的線路遊戲呢?
現代人對於婚姻的觀念仍然停留在原步,如果婚姻沒有問題,則不需要“婚姻諮商”這玩意,如果婚姻沒有“其他”問題,那麼則不需要兩代以上之間的溝通,也就是說,婚姻除了連結兩個人之外,還有對方的父母親、你的兄弟姊妹、叔叔、阿姨、舅舅、對方兄弟姊妹若是結婚的小孩、小孩的朋友、小孩的同儕,還有舅舅的親家、或者阿姨的親家等等,你要面對的人太多,那麼結婚其實不能單單說是兩個家庭的事,應該完整的說—兩個家族的事。
回過頭來,結婚若是連結這麼多個人,那麼當初在談到結婚這件事,只是單純認定彼此已經相愛、相處的已經很深囉?還是認知已經夠多了,所以結婚這件事,可以快速進行,只要好好兩家人滿意就好。畢竟,當你看著台上的新人舉行交杯酒儀式時,有這麼想過結婚以後的未來進行式嗎?
沒有,畢竟“現在”結婚與“以後”結婚的樣子不同,我們只能看見滿心歡喜的新婚夫妻,卻沒有辦法預測他們二十年後,甚至是五十年的生活會是什麼模樣,也沒有辦法了解若是他們沒有了彼此生活會是什麼模樣?結婚不用想這麼多,畢竟結了婚,你就知道了—有人這樣告訴我,你會發現結婚的美好,有人關心你的健康,你出門在外的飲食健不健康,你的體重有沒有上升,你的衣服需不需要買新的,你的牙刷是否需要更換,你的信用卡費會不會需要有人幫你代繳,你的生活需不需要有人幫你打理,甚至你的健忘毛病總是會有人幫你代勞—結婚這麼好,所以我也該去結婚囉?
但—這些前提是那個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最需要、最了解、最總是需要你即時伸出援手時馬上在你身邊的那一個人,有多少人“真正”覺得我身邊的另一半比我還了解我?你可以捫心自問,但請你自己靜靜一個人問你自己這個問題,不要欺騙你自己這個問題,也不要拐彎抹角,答案你自己知道就好,若是跳脫這個問題,你用第三人稱去思考,那麼還是一樣嗎?或者已經不是了?
徵信業者,若是為女方開設的,一定會有這一句話—女人最了解女人,那麼女人又何苦為難女人?其實,女人都不一定很瞭解女人,同卵雙生子的個性都不一樣了,那麼何來了解之說?如果要說了解,只是自圓其說,自打嘴巴罷了!前言不答後語,人一樣矛盾。(更多這方面,以後再談。)
而結婚的矛盾就不是百般這樣單純可以解釋的,因為看著披著白紗的新娘以及戴著他當初向你求婚的戒指,那麼這場婚姻也不會這樣完美收場。當初他帶著你去看婚紗時,你的喜悅勝過於他嗎?還是他的笑容也伴著你微笑?當初你們認識時,就是以這個為目的去交往嗎?還是自然而然去結婚?
若是以結婚為目的,那麼“自然”就會結婚,但不代表天長地久,永久恩愛,如果是自然水到渠成,結婚也是最後方向,那麼這裡所謂的“自然”,就不只是時間的差異而已。這樣看好了,如果結婚是個最後的結果,那麼在栽種的時候,“自然”會去收成,可是若是以強迫性加速它的生長,當然自然也會去收成,只是你比較快速而已,那麼甜度,就你的認知而言,哪個甜呢?
這個答案有二,一是你認為,二是你們認為,畢竟不可能栽種是一個人完成所有工作,總會有人負責澆水,有人要除蟲,有人要施肥,有人要負責光照等等工作,那麼甜度就是因這兩個人而異,就算一樣,只是巧合,畢竟情侶在一久了,自然很像。
問題來了—這樣的情形會持續多久?總不會每年的果實的甜度都一樣吧?總不會每次都不會遇到颱風侵襲吧?如果你快速跟進採收,那麼果實自然就多,可是甜度並不能保證每個都一樣甜,如果你有防護,那麼甜度還是不能保證都很甜,結婚這果實,當然也不像農作物一樣,自然每次都那麼甜,只是甜度依然總保有我們的回憶中,所以結婚的人對於離婚也不是那麼願意去談離婚這件事,畢竟我嫁給你了,就是你的丈夫,畢竟娶了你了,就是我的妻子,可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也不是每個已經結婚的男女願意跟隨的。
那麼真正的問題在哪?就是現代人對於婚姻還是那麼羨慕又嫉妒,又期待又怕傷害,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也小心退縮往回走,或者可以這麼說—都站在懸崖邊了,那還要不要繼續往前走呢?
嗯,讓我想一下再告訴你......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