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愛情套餐


當我寫下最後一段的那些文字時,很多人以為theirmind要收攤不做了!或者要出遠門去閉關,好好修行一番,但其實不是這回事。而是我對於我自己的感情故事總是勇敢告訴你,要讓你知道所謂感情,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麼所嚮往的夢幻愛情,但總是事與願違,愛情總是要與麵包二選一,沒有辦法全部一次擁有,就像在你最常光顧的麵包店當中,總是要與喜歡兩個麵包當中選擇一個當做自己的精神糧食,而你口袋的零錢只夠買一個而已。
愛情不是精神糧食,也不是可以讓你吃得飽的buffet,更不是你可以隨手可得的罐頭。然而,當我們仔細看,愛情這套餐,其實比速食所搭配好的餐點還來得複雜許多,除了感情像個收音機,而愛情就是個你與你情人一起共用的套餐外,那麼這種情形看起來就是個有音樂,有餐點吃的浪漫氣氛,還是沒什麼不同。
那麼愛情是什麼?是搭配好的餐點?還是隨你盡情享用的餐點?那麼人可能會撐壞自己的胃,當我們想要一網打盡時,其實才發現,怎麼連幼小的魚苗也要撈上岸?那麼想要放長線釣大魚,那麼只能坐在湖邊,也等不了魚上鉤—那怎麼尋覓心中那條大魚呢?
夢幻的愛情並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你那無窮的想像力,想像會有人愛你,想像會有人包容你,想像一切都是假象,騙不了我的!而現實面,你要自己努力,才會有人會愛你,但奇怪的是,現實與夢幻般的界線只是存在自己的心中,我是指說,其實我們都有那麼夢幻與現實般的一個個體,那麼我們所追求的到底是魚還是熊掌呢?
愛情如果已經配置好,那麼我們應該會接受店員給我們好的套餐,但我們會去要求生菜多一些,醬料少一些或者肉片再加一層又一層(如果你已經餓壞),但我們始終不了解配置好的愛情套餐,那麼就真的跟實物一樣,真的那麼高,且你真的吃得完?那是我們對自己想像力太樂觀,還是一切求好心切只往希望前進?
我們是否真的太天真了些?當我們要求自己要成熟時,卻依然像個孩子保有純真般的笑容,那麼自我的矛盾還不是前後說詞不一,這是需要有法官在場來證明你的立場嗎?當然不是這回事,但事實是這回事的那回事!也就是說,我們想的事實,跟事實中的事實其實兩回事!那麼愛情配置好的結果只是店員前面給你的實體,而非工作台上的那些工作的店員那種實體!如果你曾有過在速食店打工過,你應該很清楚這點,但誰當初能想到呢?
或許愛情可以用相親的模式去進行,但並非可以是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如果你可以接受與陌生人開始交心,那麼當然用這樣的方式去開始你的愛情進行式也是可行的,但速食愛情太糜爛,夜晚生活不醉不歸,誰又知道起床過後睡在你身邊是不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呢?那麼我們這個自我還真是沒有個主題,永遠在夢想與現實間打轉,誰知道遇見的下一個陌生人會是真愛,還是一場被你家人吵醒的好夢?
我看人的方式始終維持一種很矛盾的心態在走,如果麵包那麼重要,那麼愛情生活應該可以擺在最後決定再來愛上你,但我們始終都有一個沈佳宜在我們每個人心中,那麼愛情還是無所不在,再來之一就是經濟面,如果兩個人始終為了錢而撕破臉,那麼誰請客又有在乎誰在誰心中的重要性嗎?
多數人參加過聯誼或者相親的前提是要付出活動費用去認識異性,那麼這場愛情可以說是間接用金錢買來的,那麼愛情與麵包的重要性,看來還是麵包搶第一,而愛情就是吃不到的精神糧食,因為那“真的”沒有飽足感,愛情變成只能吞口水的份呢!在那在訪問了一千零七十八的人當中,年齡介於二十至三十九歲之間的男女,而人數各半時,其中五成五為大學學歷,這些人普遍認為沒有經濟基礎,不要談結婚這檔事,而我們自己人類的大腦中則認為只要能夠兩人夠吃穿,其實真的裸婚沒有什麼不好。
而出自於那些不同意見的人把我們的傳統觀念容易給液化在我們的思想中,如果人的家庭觀念可以成熟,那麼結婚或許是最好的未來道路,但組織家庭前,人類對家的觀念又是那麼單純,教育、養育的觀念在父母與孩子間的不同想法下變得兩個類型的世界,愛情中愛與情,那麼當初拼湊在一起時,有想過要好好分開講嗎?還是已經像當初認識彼此時,就知道已經濃得化不開了?或者你嫌她碎碎念時,你有想過她是真的關心你嗎?還是覺得很煩而已?互換角色想,你認為他那麼不解風情時,你有想過他需要你好好關心他嗎?還是覺得很討人厭而已?愛情到底是什麼遊戲?是德州撲克?還是你需要拆我底牌的遊戲?好好談不行,那麼就要霸王硬上弓?偷偷摸摸不行,就來袒裎相見?愛情就是個男女鬥法的遊戲,那麼怎麼談天長地久呢?
男女對立,不是我們要看到的結果,卻是媒體喜歡起鬨的鬧劇,那麼想要世界和平真的是個空想的美夢,不可能實踐。我們有兩個內心—一個前面的夢幻,一個是實際的自我,兩個在拉扯,左右腦在對抗,那麼想要勇往直前就沒有單一的信念伴你前進,那麼我以上所談的所有概念與想法,那麼在未來永遠看不見光亮的彩虹!即使有,你還會想要去珍惜嗎?還是用一張照片證明說—我拍到了!我拍到好久不見的彩虹了!
那又如何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