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的人


身體不能去解釋感覺—我是指你自己陷入愛情中的情感的那種感覺。因此,很多人對於愛情本身的信任度大於他自己本人對於愛情的忠誠度,也就是說,我們會感覺到去戀愛的那種感覺,往往是不自知的,等到你“真的”那麼想去談戀愛。
但談戀愛是什麼感覺?我相信你從這個問題去問專家,他肯定會告訴你答案—就是我戀愛了!我明白有人懂我的那種感覺了,我能清楚知道有人那麼在乎我,關心我的需求的那種感覺了!但還是沒有說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感覺?是快樂的嗎?還是很幸福的?是擔憂的嗎?還是煩心的?是可以放下不安全感的嗎?還是可以百分百信任他在外也不會亂來呢?我想,談戀愛讓大腦產生更多的催產素也不是新聞一件,你可以用Google告訴你它的來龍去脈,專家如何發現它等等故事,但還是不足以告訴我們談戀愛並非像是吃培果這麼簡單的事。
不管你有無談過戀愛,也不管你如何對於戀愛有多麼好奇想要追尋它的蹤影,也從來不管你的戀愛史有多麼慘痛的回憶,而是我們對於戀愛這件事只是看在表面工夫而已。我不是說你真的這麼喜歡表面外象,而是我們對於自己的內在從來不也比自己了解來得更深而已,也就是說,我們喜歡的外表下的一致性與對稱性,國外的實驗多項去證實人類對於外表臉部的好感程度大於不對稱性,關於這點—我可要為那些不對稱性外表的人說說話了:難道他們的外表也沒有辦法取勝別人給他們外表的驅動性嗎?我的意思是說,他們的內心難道對方就無法給予他們最大的信任與鼓勵嗎?
在“美火”中,我強調一點:如果你的女朋友真的那麼美,那麼你真的會看到他的心靈與渴求,以及你對她的包容心態,可是想像換做是我們人類本身對於美的追求,難道就別無他法去看見她的內心嗎?當然,沒有辦法,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了解與體會她為何會被火紋身的痛苦,也沒有辦法去認為這樣的痛苦究竟給她到底多大的傷害,如果你真的體會,那麼為何還要在傷口去灑鹽呢?並且詢問她的過去史呢?
這點,我們看在那些人的眼中,其實很諷刺,人對於外表有一定的喜好,卻還是沒有辦法去認同她過去所造成的那些過錯與外表的認同度,也就是造成我們對於現實的接受度以為來得那麼大,不然問問你自己與當初情人分手時,你以為不會發生嗎?你以為所謂吵吵鬧鬧,床頭吵就可以床尾和嗎?你以為可以那麼接受她給你的打擊嗎?例如像是她懷了你的孩子,你就有勇氣要與她結婚嗎?還是私下去婦產科去墮胎呢?更坦白的說,你對於婚姻做好準備了嗎?
家庭的觀念如何?已經留在你的心中了嗎?你可以做好當父親的渴望嗎?樂於結婚,要能生,可以養,是內政部的口號,但請想想,如果可以,結婚並非只是將岳父的女兒交給你手中那麼簡單,而是家庭的兩方結合,難道就算見過雙方父母,就能獨立成全終身大事嗎?最近的一份由台北人力銀行所調查的結果是有四成六的年輕人害怕走入婚姻,那麼五成四的人就可以勇敢說聲—Yes!I do!嗎?這實在有待商榷呢!
回到真愛的那一方面,如果你認為她(他)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女),那麼為何有些人依然無法交談換心?我是指說,我們對於愛情的這種基本定義,還是一直在去定義這件事!有人會在耳邊說—不定義,怎麼知道我愛的人是不是我認為那個對的人?那麼我想請問,什麼是對的人?會在對的時間、地點、事情、物質中出現?還是你心中還是去懷疑“真的”是他嗎?聯誼的場合就有真愛?那麼我們真的認為真愛太簡單去了解了!因為我們—回到動物的身上去見證並且爭奪這場愛情—爭愛。
人類這動物有一點很特別,就是我們會用那麼外表功夫去看好感對象,當然也會用氣味去嗅出好感對象,而在於我們自己的意識與情感會去解釋這個人的印象與性格認知是否是這樣對(對的人)—也就是符合我們想要找尋的另一半。換句話說,我們對於真愛說來就沒有我們拿捏個準確,就像你捏陶土,且是模仿對方作品的陶土,請問你可以拉出一樣的形狀出來嗎?
這就是人類的特別,還有一點:我們如果真的對他有那麼“一點”好感,那麼嫉妒心是從何而來?難道我們真的愛上他了?關於這一點,可能是一種輸人不輸陣的心態在作祟,動物彼此之間會為了配偶而競爭,我們也會,只是牠們會打架,我們不但會,還會殺了對方作為報復,甚至可能將他做出泯滅人性的道德錯誤判斷,法律也會多次去判決很多死刑,也無法喚回最愛的家人,難道我們的心智還是這麼不理性嗎?
情感在身,理性在旁去解釋,真愛就是這麼誕生,但這裡不單單只有一個真愛而已,而是無限真愛,如果你真的想去找你未來的那一個對的人,那麼你心中的大石要放下,你如果真的要知道他是你的對的人,那麼你就不要強求他跟你處不來這檔事—談得來,相處得來,相愛也合,也不代表他是對的人,不對的人是在哪裡,也不能說與你無關,畢竟老話一句,你要先愛別人,別人才會愛你—這裡指的是“大愛”。
至於愛自己—算了吧!與自己結婚的人或許一輩子幸福快樂,是神話或個案還是單純的想法,我會在未來延伸告訴你。(因為每個人最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