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感情收音機


我相信—這是華人女歌手蔡依林在中國人壽代言時一直不斷重複的句子,然後接著是—我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成功,我相信時間會回報我最好的報酬。嗯,我也相信,我們也都相信,但最後往往都會去不相信,或者是一直會這樣去相信—當愛已成往事時,已成謊言時,我們都會持續去相信他們所說的,不管那是真實還是虛假。
當網路霸凌發生時,當真愛已經變成針愛時,或者是爭愛時,我們都會持續挽回我們所相信的,我們所摯愛的。可是,現實世界中的每個人對於愛情,對於自我情感的看待還是沒有辦法切實去匆然面對愛情的大風大浪,所以我們在選擇愛情的選擇時,總是用情感的一線指標去選擇,那就是我們情緒認知的錯感。
它就像傳統的收音機的指針,你轉到哪一台就聽哪一台,沒有訊號時,那就什麼聲音都好,新聞報導還是賣藥膏的廣告—來者不拒。情感是一種累積而成的感覺,情緒是一種當下的感覺,我們可能喜歡巧克力勝過冰淇淋,因為味道那麼甜,我們可能喜歡這類型的車款高於那類型的車種,因為順眼舒適。很多的情緒都是慢慢隨著情感逐漸加溫,很多情緒也隨著情感降溫,但都有一個共通點,我們始終去相信這是我們的選擇,且是不曾變過的選擇。
當真愛已經不像過往的那麼熟悉時,你還有什麼新選擇?如果你在未碰見你心儀的對象時,那你還有什麼選擇?我們清楚誰是我們心目中的類型,誰應該會是我們要結婚的對象,但你那些規範的所侷限的對象中,又有誰符合你心目中的真愛?十隻手指應該可以算出,因為我們還是這樣相信中。
選擇你所愛的,愛你所選擇的,但我們都會去相信我們所愛的不會是錯的,直到有了生變。情感的有趣之處在於人類所定義的真愛太客製化,太刻板化,太籠統化導致自己的愛情太過複雜到簡單也不知如何的解釋化,所以我們的情感才會變成兩極化,你不是要那麼簡單,不然就是剛剛好到複雜過後的邊緣現象,那麼我們的情感可能比單純的收音機還要更複雜。
你若是從收音機的內部來看,有電線,有指針,有喇叭,有數字的頻道,有調整的按鈕,那麼我們的情緒是屬於哪一個元件?如果是調頻,可能聲音會清楚些,如果是調幅,那麼聲音會斷斷續續,我們的傳聲筒想要傳送給對方還需要加強重複才能到遠方。收音機的構造是如此這樣複雜,簡單傳達我們想聽見的聲音,而前提是你要做好你自己的選擇,且是相信你的選擇不會收訊時突然斷了頻率。
就算愛情是用針線縫製,你還是會去觸摸,就算情感是用藤蔓纏住,你還是想方法拆除它,因為“相信”這件事,但選擇又是另一回事。選擇去相信你的所愛,與愛你所相信的選擇是不一樣的,因為我們可以這樣全部吸收,也可以打翻一船子的人,情感可以全部否決,也可以全部包容,我們因為情緒容易無法正確去判斷合理的選擇,亦將情感的選擇全部一舉翻案,重新審理,那麼這樣的選擇變成了沒有方法去解釋判決的案件,被告與提告的人在大腦中亂了手腳,那麼雙方的辯護律師要怎麼進行下一步?
因為我們去相信自己的選擇,所以情感建立了自信去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件,但情緒的感覺總是經由時間讓選擇亂了方寸,才會有系統化的去建立一套制度,這時候理性就是加入討論,所以才會某一天去問—你愛我什麼?怎麼從不見你說你愛我是愛我哪些?這時後總是提出一些證據說—我愛你的好,你的笑容,你的可愛,你的純真等等,但在女方的耳中,聽起來還是很薄弱。
購個物也是如此,如果你在逛超市時,你可會看見你沒有看過的物品?然後直接看了售價還不錯就下手購買?那麼這是先有情緒催導還是先由理智督促?情緒建立在情感之上,如果真的不錯,售價則是在旁等候,情緒還要依照當下的環境,時間是早上,下午還是傍晚來決定,如果下了手後又在旁督促的是你後勁的意識大腦,它告訴你不需要,只是想要在作祟,可是你心情若是大好,那麼貴了點,又算什麼呢?
選擇是一種情感與情緒的角力戰,可是我們都會相信這樣的選擇一定就是有益處的,壞處可以自行吸收。所以才會不管這台收音機如何有問題,我們會把它修好,只要能發出聲音,收得到訊號為止,也因此,愛情的最後要走上分手一途,男女間都會極力去搶救,就算生命殆盡都可以,而往往也是理智拉不住手的原因,當你的愛情已經只剩下餘火時,說什麼也要將它燃燒更旺,這場感情最後剩下的只有餘溫與殘灰,還有你空虛的心靈。
選擇不只是那兩者之間的關係,包含我們對於真愛的選擇,當太多的角力在你身邊發生時,相信也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至少我們去保留我們真心所愛的—或許這就是舊愛依然是最美的回憶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