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針愛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也就是農曆的七月七日,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情人節,俗稱“七夕”。是一年的牛郎與織女在鵲橋相遇相知的所在,而如今是現代的戀人們變成另個傷腦筋的節日,每對情人為這天送花,舉辦求婚儀式,參加業者舉辦的七夕活動,甚至在美麗的夜景下,就直接發生了關係。浪漫的燈光,昏暗的燭光,陶醉的音樂,誘人的美食,性感的催情,每對戀人們度過最美好的夜晚。
那單身的人們呢?除了工作、與朋友交際、與家人陪伴度過外,就是看著戀人們,心裡的滋味一定並不好受。酸葡萄心理又在大腦裡蠢蠢欲動。然而,並非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單身,也不是每個人這輩子註定要走上單身一途,很多人始終會問:我會孤單一輩子嗎?我會永遠沒人愛嗎?當然不會,你會有你的家人陪伴你,你的朋友支持你,你的理性鼓勵你,其實這樣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
不好的是,你如果喜歡單身,那麼不要祈求每個人都要有與你相同的想法,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七夕的當天自然少不了聯誼活動,希望幫助未婚的男女朋友湊成一對,但坦白說來,聯誼參加久了,還是有些麻痺,更不知道這樣下去,真愛就會消失了嗎?
當然不會,轉向網路發展,設下些許條件,就能避開點麻煩的人物,討厭的榜樣,在知名的交友網站—愛情公寓(i-Part)看看,有超過三十萬的會員“住在這裡”,奇特的是,檢舉名單有三百一十六頁這麼多(大多是性邀約或者廣告、言語攻擊等被停權,可能還會增加中)。那麼想想,這三十萬的會員中,真的還會有所謂的真愛嗎?
我不知道,人會在交友網站做出假資料,像是姓名、年齡、學校、交友狀況、職業、學歷等等,那麼我們到底怎麼相信於他人?難道邀個三五好友一起碰面?還是希望有個保鏢跟隨?或者見面以後再說?在愛情公寓中有明確規範,希望這些會員碰面時請務必小心再小心,可是還是有發生惡狼在裡面扮演綿羊,結果在新聞版面上引起不小的轟動。
好像我們對於這種扮豬吃老虎的狀況總是小心翼翼去提防,希望這次碰面時不要有什麼惡意的情況發生,但是我們自己的管控這風險的念頭還是跟不上我們對於網路交友的熱愛,就像常常在說的—這種事情,我不會碰到,我們會一起見面,見到面時,我會當面問清楚等等之類的話語總是在耳邊流傳,畢竟那只是少數,多數的我們還是可善良,很天真,很可愛。我們的心態在網路世界中還是像個剛出生的嬰兒那麼難以抵擋它給我們的魅力。
我們來看一份研究。在英國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調查了近五百名的青少年(女),這些年齡介於十一歲至十九歲。發現近五分之一的少年(女)們曾經遭受到網路霸凌,女孩的影響大於男孩。在兩百七十三位的女孩中,二成二的表示曾經遭受到網路霸凌,在兩百個男孩中,一成三的表示,曾經去面對這件事情。當問到受到網路霸凌的這些青少年(女)中,是否會尋求支援?結果不到一半的表示,還在尋求幫助。再來看另一份研究,有七成的男性受害者會將轉寄的尷尬照片擅自增加侮辱訊息給某一人的Facebook帳號。而女性有三成三會從網路霸凌這樣做,四成九是受害者的時候。這是羅伯特戈登大學(Robert Gordon University)的研究。你發現了什麼嗎?
我們對於網路交友的情況總是耳有所聞,但是一旦碰上了麻煩的情況才會更進一步提防自己對網路的安全性。在那些青少年(女)當中對於網路的花花世界不熟悉時,我們卻在這裡小心對網路設下的重重關卡感到擔心不已,不了解真正的我們如何可以從網路中如何進一步的認識真愛,並且結髮一輩子。那麼從頭到尾,認識到了解一個對方,並且肯定那是真愛,說真的也有難度,也不是取得信任就好。
回到實體聯誼也好不哪裡去,女孩對你沒興趣,你的職業有部分是個謊言,年齡也不太確實,你的收入也不是很多,你的存款也不多,你只有一台機車代步,可能還有一台汽車,也還有貸款要繳,那麼—我們可以打包回家了。
你總是羨慕別人可以出雙入對,別人可以找到姻緣,別人可以成家立業。但是請想想,愛情的真正的最後方向是什麼?難道就如廣告上的找到好的人生伴侶,結婚快樂一輩子,然後生兒育女,期望最後安享晚年?退休想清福嗎?
如果這麼簡單就好,但是人生的功課總是比暑假作業還長,還多,還複雜,人生的情感總是定義某些教義才知道最終目的是什麼,理性的方針總是耳邊吱吱作響,那麼我們該尋求正面教材,還是等候心理治療呢?
其實還是你自己的心靈最深處的那道照明燈,看了再多的書籍,再多的實驗數據,再多的調查結果,也不如你真正你實現你的夢想來得更光明,更理想。網路交友有好有壞,我們雖然樂觀看待,卻也容易悲觀去面對現況,它們總是教你與網友見面時要多人碰頭比較放心,但卻無法避免憾事發生。愛情沒有絕對,網路也是如此。雖然很多人曾經在愛情受傷過,在網路被霸凌過,但不能去否定愛情曾經存在的美好,不然你怎麼現在還是Facebook或者其他交友網站逗留著?我卻還在外徘徊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