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火


我來說個故事—關於愛情的故事。曾經有位女孩看著她的男朋友說:你還愛不愛我?那男孩沉默不語。他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之間的愛慢慢浮現了問題,自從有第三者介入後,那男孩在想,是我對她還不夠好嗎?還是我們之間的愛本來就有裂縫,才會讓他有空隙可以加入我們?
他怎麼仔細想都認為不對勁,我們就算沒有他,我們的愛還是不能永久承諾,我不能保證給她幸福,更不能保護她免於這次......。他想到這裡,難過的低下頭,不敢看著她一眼,眼角的淚一直在打轉,快要滴下來,悲傷與無助的心靈重重考驗他們的感情,這次傷害已經越來越深。
那女孩蹲了下來,抬起頭,看著他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子?你不能再看我一眼嗎?難道我這次已經不能挽救你愛我的心靈嗎?我今天會這個樣子,我不怪你,我也有錯,我愛你愛的不夠深,我愛你不能包容你的全部,我愛你沒有聽進當初你對我說的那些話,才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不怪他,我只要你看我一眼,並且好好仔細看著我—你還會愛我嗎?
那男孩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著她,但真的不敢多看一眼,怕傷害的心靈又打擊他,所以又縮了回去。又再一次看著她,他掀起她的紗布,好好看著她的臉龐,他不敢接受這是她,不是以前美麗的她。
因為與情敵發生了口角,所以在一次無心意外中,無意將汽油撒落在女孩身上,男孩與情敵爭風吃醋打了起來,本來要點火讓對方置於死地,卻燒到那女孩身上。女孩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燒傷面積,三度灼傷,皮膚已經壞死,多次植皮手術才能出院。但是臉部最嚴重,本來用紗布,後來用面具戴著。那男孩不敢置信那真的是她,一個被火紋身的她。
她要他看著本來的那張燒傷的臉,所以後來又用紗布纏繞著,但他還是難以相信,為什麼要這樣愚弄我們的感情?他沒有回答她那個問題,只是把她的頭靠著他的肩膀,緊緊擁護她。
現在的感情如果是這樣,那會否太社會化一點?如果不能好好談,難道就會以失控來掌握局面嗎?還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感受度已經麻痺了?除了想要的夢幻還存在外,那麼實際面是否就能每天打零工也會有對方跟著你一輩子呢?我們不了解所謂的那就是真愛以外,就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嗎?
當你的女朋友化妝時候很美,素顏時候也很美,那麼被火紋身後也很美嗎?我們所見到的美麗只是裝飾好的假睫毛,鮮豔的眼影,眉毛也修好,底妝也上好,口紅與唇密也塗好,這樣所見識到的美麗嗎?還是真的能夠仔細看好她的生活,她的家庭以及她未來的夢想?除了要跟你在一起外,那麼這對戀人還有新的未來可以形容呢嗎?
當然有,一對戀人的未來是什麼樣,不是給個承諾後,她就會跟你一輩子,就算你有養寵物,給牠食物吃,牠也未必會跟你回家。然而,我們看感情不是只有人與寵物的感情,這裡還包括我們人類的感情,這裡必須先分開談而已。人類的感情很特別,除了要定義什麼是真愛外,還要討她的歡心,更要施展你的“魔法”,她才可能愛上你,但你愛上的她,是否只注意到光鮮亮麗的美麗,而內在只是待會再說?
我們都是很實際面的動物,人喜歡外表好看的動物,不喜歡醜陋的動物(這樣看你如何定義)。未來只是存在於美麗與哀愁間的產物罷了!如果那麼美麗,未來像個彩虹,高高掛天空,如果很醜陋,那麼像個陰天,永遠等待雨過天晴,那麼我們看此對戀人,只是等待黎明的空窗期,沒有未來可以定義。
加個承諾只是你對她的感情諾言—答應我你會愛我一輩子,你說我們會住在同一個屋子,還有我願意當你今生的新娘子!那麼這段感情會實現嗎?還是美麗下的產物,你都會說著我願意呢?這當有可能,只要是燈光美,氣氛佳的環境中,人會被美麗的夜景、燭光催昏過了頭,很難讓人不心動,你會馬上答應此事!我願意!
反觀那位女孩問男孩的話,真的答不出來,那麼我們見到的美麗都是一廂情願囉?嗯,這個嘛,難說。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沒有辦法去愛上被火紋身的美麗,而是見到感情的真性情,才可能會愛上她,但不是完全。要坦然去接受一個人的不完美,說真的是有困難的,你如果沒有放很深,你真的會接受已經三度燒傷的女孩或男孩嗎?一位女歌手與她的未婚夫,聽到她因為拍戲時被火燒傷能接受,那是事實。
反觀我們自己的感情,如果不是美麗,那麼再多看一眼有什麼困難?如果你還能接受被火紋身的她的外表。未來的承諾是看這裡,不是產品的代言的使用前與使用後的差別,而是能否去定義真愛的未來究竟到底信不信任?你那麼信任,那麼就應該接納她,無論有給她什麼,真愛不是用某一種定義去定義的!
一間被燒個精光的藝術博物館,裡面的作品是否保留完整,還是呈現不同的另類面貌,這樣看你用什麼角度去欣賞它?如果是人的感情呢?是否我們的心靈也可以如此呢?好好透悉它的美麗,火不是代替痛(我知道那真的很痛),而是一個閃耀在天空有點朦朧的柔焦夢—真實的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