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火


我來說個故事—關於愛情的故事。曾經有位女孩看著她的男朋友說:你還愛不愛我?那男孩沉默不語。他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之間的愛慢慢浮現了問題,自從有第三者介入後,那男孩在想,是我對她還不夠好嗎?還是我們之間的愛本來就有裂縫,才會讓他有空隙可以加入我們?
他怎麼仔細想都認為不對勁,我們就算沒有他,我們的愛還是不能永久承諾,我不能保證給她幸福,更不能保護她免於這次......。他想到這裡,難過的低下頭,不敢看著她一眼,眼角的淚一直在打轉,快要滴下來,悲傷與無助的心靈重重考驗他們的感情,這次傷害已經越來越深。
那女孩蹲了下來,抬起頭,看著他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子?你不能再看我一眼嗎?難道我這次已經不能挽救你愛我的心靈嗎?我今天會這個樣子,我不怪你,我也有錯,我愛你愛的不夠深,我愛你不能包容你的全部,我愛你沒有聽進當初你對我說的那些話,才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不怪他,我只要你看我一眼,並且好好仔細看著我—你還會愛我嗎?
那男孩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著她,但真的不敢多看一眼,怕傷害的心靈又打擊他,所以又縮了回去。又再一次看著她,他掀起她的紗布,好好看著她的臉龐,他不敢接受這是她,不是以前美麗的她。
因為與情敵發生了口角,所以在一次無心意外中,無意將汽油撒落在女孩身上,男孩與情敵爭風吃醋打了起來,本來要點火讓對方置於死地,卻燒到那女孩身上。女孩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燒傷面積,三度灼傷,皮膚已經壞死,多次植皮手術才能出院。但是臉部最嚴重,本來用紗布,後來用面具戴著。那男孩不敢置信那真的是她,一個被火紋身的她。
她要他看著本來的那張燒傷的臉,所以後來又用紗布纏繞著,但他還是難以相信,為什麼要這樣愚弄我們的感情?他沒有回答她那個問題,只是把她的頭靠著他的肩膀,緊緊擁護她。
現在的感情如果是這樣,那會否太社會化一點?如果不能好好談,難道就會以失控來掌握局面嗎?還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感受度已經麻痺了?除了想要的夢幻還存在外,那麼實際面是否就能每天打零工也會有對方跟著你一輩子呢?我們不了解所謂的那就是真愛以外,就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嗎?
當你的女朋友化妝時候很美,素顏時候也很美,那麼被火紋身後也很美嗎?我們所見到的美麗只是裝飾好的假睫毛,鮮豔的眼影,眉毛也修好,底妝也上好,口紅與唇密也塗好,這樣所見識到的美麗嗎?還是真的能夠仔細看好她的生活,她的家庭以及她未來的夢想?除了要跟你在一起外,那麼這對戀人還有新的未來可以形容呢嗎?
當然有,一對戀人的未來是什麼樣,不是給個承諾後,她就會跟你一輩子,就算你有養寵物,給牠食物吃,牠也未必會跟你回家。然而,我們看感情不是只有人與寵物的感情,這裡還包括我們人類的感情,這裡必須先分開談而已。人類的感情很特別,除了要定義什麼是真愛外,還要討她的歡心,更要施展你的“魔法”,她才可能愛上你,但你愛上的她,是否只注意到光鮮亮麗的美麗,而內在只是待會再說?
我們都是很實際面的動物,人喜歡外表好看的動物,不喜歡醜陋的動物(這樣看你如何定義)。未來只是存在於美麗與哀愁間的產物罷了!如果那麼美麗,未來像個彩虹,高高掛天空,如果很醜陋,那麼像個陰天,永遠等待雨過天晴,那麼我們看此對戀人,只是等待黎明的空窗期,沒有未來可以定義。
加個承諾只是你對她的感情諾言—答應我你會愛我一輩子,你說我們會住在同一個屋子,還有我願意當你今生的新娘子!那麼這段感情會實現嗎?還是美麗下的產物,你都會說著我願意呢?這當有可能,只要是燈光美,氣氛佳的環境中,人會被美麗的夜景、燭光催昏過了頭,很難讓人不心動,你會馬上答應此事!我願意!
反觀那位女孩問男孩的話,真的答不出來,那麼我們見到的美麗都是一廂情願囉?嗯,這個嘛,難說。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沒有辦法去愛上被火紋身的美麗,而是見到感情的真性情,才可能會愛上她,但不是完全。要坦然去接受一個人的不完美,說真的是有困難的,你如果沒有放很深,你真的會接受已經三度燒傷的女孩或男孩嗎?一位女歌手與她的未婚夫,聽到她因為拍戲時被火燒傷能接受,那是事實。
反觀我們自己的感情,如果不是美麗,那麼再多看一眼有什麼困難?如果你還能接受被火紋身的她的外表。未來的承諾是看這裡,不是產品的代言的使用前與使用後的差別,而是能否去定義真愛的未來究竟到底信不信任?你那麼信任,那麼就應該接納她,無論有給她什麼,真愛不是用某一種定義去定義的!
一間被燒個精光的藝術博物館,裡面的作品是否保留完整,還是呈現不同的另類面貌,這樣看你用什麼角度去欣賞它?如果是人的感情呢?是否我們的心靈也可以如此呢?好好透悉它的美麗,火不是代替痛(我知道那真的很痛),而是一個閃耀在天空有點朦朧的柔焦夢—真實的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