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真性


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透視性的本身?即使現代科學很發達,已經可以把大腦的性愛過程全方面剖析。那麼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瞭解愛情的過程,它單單是如何發生的?只要沒有涉及情慾的狀態下?因為,情慾與愛是相連的,尋找另一半是用眼睛去觀察的,我們沒有辦法一眼就認清“真正”愛我的人究竟“真正”是誰?我加入兩個“真正”,是因為我們瞭解自己是一回事,得到手又是另一回事,會不會放開手尋找刺激更是另一回事。
我們以為捫心自問就可以找出真相,並且接受現在給我們的現實震撼,但往往不是那樣,只會讓我們心如刀割,且是很深的那道傷口,並在深夜暗自哭泣—為什麼他要傷害我這麼深?為什麼我們之間的問題不能“好好”解決?我們的愛到底怎麼了?愛的答案有很多種,但沒有一個是“真正”的標準答案,答案只能留給時間與你的生活環境去解答,很多人的傷口大都是由時間療癒,然後走出傷痛,迎向治癒—但不是“完全”。
所以人把過去的愛情隱藏,埋在土堆裡,甚至跟你說過去的事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與未來,不是嗎?或者是說過去就讓它過去,現在要放遠未來才對!那麼既然如此,在性教育與愛的成熟度為什麼沒有依舊飽滿?還是因為早熟的孩子都很多,所以都懂得愛的教育,不可以打鬧他們,責怪他們,甚至欺負他們?還是怪獸家長的教育比較偏袒孩子,或者深入的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虎媽(Tiger Mother)”?
那麼,我們怎麼看待“性”這玩意?還是情慾在國中開始產生愛意,因為有人告白失敗後選擇輕生?我們還是不瞭解性與愛啊!還是“教育”本身是個錯放的案例?我們內心充滿著矛盾與自私,無私的是在於付出愛給孩子,卻很少付出相對的愛給自己的另一半,當有人問及你—你愛你的孩子多還是你的太太(丈夫)多時,且答案沒有一樣時,你要怎麼回答?如果此問題是單選題,你要怎麼選擇?如果這問題是發生在船難時,你要先救你的女兒(兒子)還是你的摯愛?
人有愛,但是也有道德倫理的問題,因此人類才特別。但不會因為這樣,人類就是人類,是個“稀有動物”。人本身是靈長類,與黑猩猩的基因只有百分之二的不同,紅毛猩猩有百分之三的不同,那麼我們可以單刀直入的說,人類有野獸的情慾,不能否決它的存在,就好比你到觀光聖地不能只注意它的寺廟之美,也要同時注意它的文化規範。那麼,為什麼不能同時瞭解情慾與愛的相關性?或者在和性、色情文化的關連性呢?還是我們始終都很保守,性這話題不能公開說,否則會犯了大忌,甚至是一條重罪。
在一九三三年,阿爾弗雷德.金賽(Alfred Kinsey)博士開始對人類的性行為產生了興趣。兩年後,也就是一九三五年,開始投入性學方面的研究。一九四八年,第一本關於人類性學的書問世—人類男性的性行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一九五三年,則是女性的性行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問世,後來則是因為他所建立的思想—性愛烏托邦不被接受,性研究告一段落。而金賽的性研究所(The Kinsey Institute)在一九七八年成立,至今為性持續研究中。我們到底要怎麼看待“性”這問題,難道可以就這樣擺脫世俗的眼光,做自己的事?還是因為有愛的涉入,所以性可以待會再談?
我想有這麼簡單就好了,當男女在一起做愛時,愛情因為有,所以情慾可以很深入探究人類的性本能,達到性高潮,可是當下做愛時的反應,以及過去做愛的記憶會全部湧上心頭,再加上人類有個喜新厭舊的反應,那麼不是女在下,男在上,面對面,射精後就草草結束,這樣女伴不會多愛你一點,甚至認為你做愛不專心,還懷疑你在想別的女人!這樣看來,色情後的行為(指是直接陰莖插入陰部)與性愛的直接過程還差不了多少,反正最後都是這樣,那麼誰管它是性愛還是色情?或者哪個部分在作祟?
這樣想,那麼性愛與色情還真相像,可是這是不一樣的,愛因為在其中水乳交融,所以愛可以讓情慾更融合,所以性興奮感會持續很久,這是無法比擬的,再加上愛的感情一起投入,那麼這場性愛更會是個完美的交響曲,不是個晚安曲,哄你入眠的催眠曲。愛不能與性混為一談,尤其是以直接用性的角度切入時,更不能把色情参一角,那麼這真的是個混戰,誰也不先讓誰。
我們再以情慾(Lust)深入探討自己的性觀念時,往往想到的是自己對於性的認知與瞭解多少的問題,可是若以人類學或者動物學深入時,你才發現其實我們自己與其他動物差不了多少,只是我們懂得自我對話,自己欺騙自己,甚至假裝自己很快樂,很幸福。但最後還是錯誤的否認,不承認,不願面對情慾與自己的感覺,甚至把愛的感受都打入冷宮,這樣的生活還有意義嗎?還是我們已經習慣不痛不癢的自我調適的情感生活?
這是你要的?還是你想的?或者你“真正”希望得到的?人類自我有太多疑惑不能用“真相只有一個”去解答,而是真正的是“什麼”時,怎麼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開始挑戰起。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