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1的文章

信不信由你

既然真愛這麼難尋覓,那麼我們怎麼會還想要去尋找愛情的存在?如果不是心靈在作祟,那麼你怎麼可能想到要有人陪你?如果不是年齡的實際問題,你怎麼會想去交友網站刊登自己的個人資料?如果不是父母催婚,你怎麼可能有心要去參與聯誼活動?如果沒有西洋情人節或者七夕還是耶誕節、跨年等重大節日,你怎麼不會看著戀人們然後就不會心動?
別說你不會,太多情感要建立,那麼就必須先跨過那到鴻溝才行—那道你願意主動與人接觸的鴻溝。可是,太多的人們的連結並不比往常熱絡,或者親切,反而像是有道隔閡之間的紗在網住我們的思想,使我們的思緒只能從情感的表面看見它的美麗,就像櫥窗玻璃的蛋糕一樣—它很美,像個藝術品,捨不得吃它,只能遠觀,不能近看—難道美麗的藝術品類似的美食只能永久存放在冷藏中嗎?
當然不會這樣做,可是我們的情感就猶如冰箱裡的食物,一直存放著,直到過了保存期限,你還是不想拿出來吃完,或者直接忘記它的存在,直到走味為止。因此,很多人不談戀愛的原因之一就是太忙碌,用工作取代愛情,更坦白的說,我嫁給了工作了!
這種情況,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如果我沒有踏入心理學,想必這篇文章不會出現,theirmind也不會成立,我所撰寫的第一本書更不會問世。因此,不能再用“忙碌”二字去代替你沒時間談戀愛,也不能因為這樣,也跟著把你與你家人相處的時間全部都推向與工作來相處。那麼,你最後會發現,真正重要的,不是你的工作,更不是你的生活,而是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好了,切入正題。情感的關鍵元件是什麼?是情緒。那麼情緒是如何開始影響我們生活的?很簡單,從你一出生開始就影響了,當你出生時,你只是迷你般的成人,當你三歲之前,你所有的記憶都是從聽覺開始發展起,然後是觸覺到視覺,最後才是感覺。感官上的認知告訴我們,情感的受體都是由這一刻讓大腦逐漸化成有生命力的感動,是一種強烈觸摸的感受,進而讓我們的味覺可以明白小時候的記憶原來是這樣有無形化有形,情感的建立也是基礎碰觸到我們的認知。
從痛開始,大腦可以感受到被針刺痛的感受;從笑開始,大腦可以明白被搔癢的感受,從哭泣開始;大腦開始明白被人搶奪玩具的感受;從凝望開始,大腦開始了解期待的感受。這些都是我們從小時候到現在就有的基礎情緒,不只是喜怒哀樂,情緒認知讓我們知道情感從中的記憶都是這樣演變而來,直到你第一次談戀愛。所以,為什麼愛情這麼特別?我還真的不得不強調這點,因為進而人明白情…

真愛祕辛

寫一個情感,能夠讓人知道情感必須要去面對,且是堅強面對它真實的存在,那並不容易。關於這點,我承認的告訴你。但往往也是因為這樣,人很難有堅強的勇氣,去承認我真的愛你,而這裡的“愛你”,所包括的不只有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等等任何同袍情誼。
愛,很難表達,就像我愛你在東方文化中,很難輕易說出口,在西方國家中,我愛你也不是輕易表示,也是有情感的建立,才能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那我們怎麼看待我愛你?或者關於愛、情感、情緒與情慾的任何方面的連結性呢?
當人們互相對望時,那是情感的發酵,當人們互動時,那是情緒的表達,當長時間相聚一起時,那是愛的信任,當我們信任久一段時間後,那就是情慾的產生。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緣份”,當人們還在找尋真愛時,有時候真愛就會在身邊,當我們設想條件時,其實最後都發現那沒有用處,因為真愛已經不像真愛,而是珍愛—珍貴卻很少的愛。
那麼,為什麼婚友社會設條件呢?因為怕你找到不適合的真愛,那麼參加聯誼時,為什麼要玩快速約會或者互動遊戲呢?因為氣氛才不會冷場或者僵硬(雖然,我個人不是很愛),可是這樣長久下來,還是找不到可以談天的對象,更坦白的說—不適合約會的對象,那麼請問,真愛到底要怎麼去定義?
人類不相信“真愛”這玩意(我也是),卻有大部分的人們卻認為這世界會有愛我的那個人,除了你的家人與朋友以外。但我遙望天邊,看著天上的星斗,真愛像是看得到,卻抓不到的那個恆星嗎?還是我們就只能痴痴的等呢?你若想要,你會主動追尋,但幾場遊戲後,你會默默發現,我們是為了愛情而去找愛情,這樣得到的愛情就只是個愛情的空殼子,除了你看見的白色美麗外,愛情就只是“愛情”。
有時候,我真的想不透愛情或者情感方面的慾望從何而來,雖然許多心理學家試著去分析人們如何墜入情網,跳進愛情的深淵,甚至明白告訴你,其實快速約會沒有很大的效果,因為女性早就可以知道坐在對面的男士其實並沒有你想得那麼喜歡他,只是個快速換位置的機會讓三至五分鐘的時間,讓女性可以跳入情網,那只是眼中的盲點,而男性的觀點總是擺在對面的女士以為有那麼喜歡你,那只是眼上的錯覺,我們都知道,但是眼睛在當時不容易察覺,尤其你身為主角時,每位女士美若天仙,請問你的眼睛要放在哪位呢?還是真的可以一眼知道有個女性在偷偷瞄著你?
如果你知道,怎麼開口?還是要等到最後一秒放她走?我們從來很少就此認定真愛集中於此,還是真愛其實就在這聚會…

看著我

情慾是什麼?有人問我。情慾是一種對性渴望的需求,而這種需求是建立基礎愛的情感上,若是沒有愛,情慾只是空無一物的禮盒,打開來,只有包裝好的裝飾品沒有根本的禮品,也不見心意。所以,先要有情感的建立,才能有愛的基礎,才會讓情慾慢慢開放,進而讓這朵花的花蕊與花蜜瞬間佔擁。
我無法實際體驗告訴你擁有情慾是什麼樣的感受,但是我的分析與想法或許可以啟發你對情慾的想法,單單就只是情慾而已。其實,我們看見很多正妹與型男,他們的裝扮可以讓我們品頭論足一番,從頭到腳可以全部瀏覽,大致上觀看一遍,你會知道這人的品味與性格,可是性感的畫面在最近的研究卻有不同的表示:男性從臉開始看起,女性從胸部與腰部開始看起。
由Eyetrack Shop的研究瞭解男性與女性對於性感廣告的觀點。在一個性感泳裝的女性身上,男性由臉部開始注意,女性則是胸、腰部開始,依序是副標題、下半身、背景,再來則是主標題。在一百名男女當中,男性多花百分之四十的時間看廣告女性的臉,女性則多花時間看整體女性身材的曲線。而在汽車廣告中,男性先注意到產品的訊息,女性則是汽車本身,最後才是製造廠商的名稱。而—你發現什麼?
男性比較注重臉部的美麗,然後才是身材?女性想要比較自己的身材,所以才會看著她相比?可是,雖然事先注重臉部或是身材,還是可以看出整體曲線所佔有的比例,也就是說人類看重整體的身材比往往會將重點部位集中與此,然後加以放大檢視,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我們看重的外貌只有當下化妝的美,誰知道素顏的美麗只是個“臉”—不經修飾的臉,沒有過多彩妝的那張臉,還有私底下的我們的臉。
所以,情慾的發生多半是經由美麗蛻變出來的,很少人真的看見穿著睡衣的宅女,然後頭髮捲亂,衣裝不整齊,房間混亂就有情慾的?人類找尋真愛,當然也是希望對方能夠表裡如一,個性與外表可以其一,好好溝通與相處,做個最誠實的人。可是當情慾本身發生在自己對愛的渴望時,我們就無法始終看透一個人的情感是否最真實,還是虛幻一招?
換句話說,當男性穿著西裝,女性為套裝時,我們的愛只停留在情感的階段,如果情慾有發生的可能,那麼就有純粹的性幻想。若是單看此類型時,就會把印象停留在對此事的情緒上,情感的印象來自對愛的想法,那麼專業形象只是個表裡不一的樣子—我是說,穿著西裝的人士的外貌與內在只是個情感對這件事的印象而已。
我把穿著西裝的印象以及你對他們既有的印象還有真正的印象全部分開看,所以你…

真性

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透視性的本身?即使現代科學很發達,已經可以把大腦的性愛過程全方面剖析。那麼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瞭解愛情的過程,它單單是如何發生的?只要沒有涉及情慾的狀態下?因為,情慾與愛是相連的,尋找另一半是用眼睛去觀察的,我們沒有辦法一眼就認清“真正”愛我的人究竟“真正”是誰?我加入兩個“真正”,是因為我們瞭解自己是一回事,得到手又是另一回事,會不會放開手尋找刺激更是另一回事。
我們以為捫心自問就可以找出真相,並且接受現在給我們的現實震撼,但往往不是那樣,只會讓我們心如刀割,且是很深的那道傷口,並在深夜暗自哭泣—為什麼他要傷害我這麼深?為什麼我們之間的問題不能“好好”解決?我們的愛到底怎麼了?愛的答案有很多種,但沒有一個是“真正”的標準答案,答案只能留給時間與你的生活環境去解答,很多人的傷口大都是由時間療癒,然後走出傷痛,迎向治癒—但不是“完全”。
所以人把過去的愛情隱藏,埋在土堆裡,甚至跟你說過去的事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與未來,不是嗎?或者是說過去就讓它過去,現在要放遠未來才對!那麼既然如此,在性教育與愛的成熟度為什麼沒有依舊飽滿?還是因為早熟的孩子都很多,所以都懂得愛的教育,不可以打鬧他們,責怪他們,甚至欺負他們?還是怪獸家長的教育比較偏袒孩子,或者深入的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虎媽(Tiger Mother)”?
那麼,我們怎麼看待“性”這玩意?還是情慾在國中開始產生愛意,因為有人告白失敗後選擇輕生?我們還是不瞭解性與愛啊!還是“教育”本身是個錯放的案例?我們內心充滿著矛盾與自私,無私的是在於付出愛給孩子,卻很少付出相對的愛給自己的另一半,當有人問及你—你愛你的孩子多還是你的太太(丈夫)多時,且答案沒有一樣時,你要怎麼回答?如果此問題是單選題,你要怎麼選擇?如果這問題是發生在船難時,你要先救你的女兒(兒子)還是你的摯愛?
人有愛,但是也有道德倫理的問題,因此人類才特別。但不會因為這樣,人類就是人類,是個“稀有動物”。人本身是靈長類,與黑猩猩的基因只有百分之二的不同,紅毛猩猩有百分之三的不同,那麼我們可以單刀直入的說,人類有野獸的情慾,不能否決它的存在,就好比你到觀光聖地不能只注意它的寺廟之美,也要同時注意它的文化規範。那麼,為什麼不能同時瞭解情慾與愛的相關性?或者在和性、色情文化的關連性呢?還是我們始終都很保守,性這話題不能公開說,否則會犯了大忌,甚至…

性之性

下雨了。當我出門準備午餐前,窗外的天氣就已經呈現陰灰的顏色,我的預感告訴我,稍待可能會降雨,但昨日的氣色是陽光普照,今日就轉換成灰暗的雲系—天有不測風雲,往往就是看到此景色,才有感觸吧!
情感的感觸呢?往往在於掛上晴天娃娃(Teru teru bozu)還是沒有看見雨過天晴時,才知道,那其實沒有什麼效果,只是種傳達某種思念,某種淡淡的哀傷。我們看自己的情感時,其實很難沈著面對理性得來的挫敗,只是看著雨天靜靜發呆,然後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我的未來的這段情路如何走下去?所以,感情這條路,人總是走得跌跌撞撞,一再摔倒,也一再被自己的情緒給撂倒,不知道所愛的人在天涯何方?也不知道我該走往哪個對的方向?像個迷路的小鹿,容易在冰天雪地中滑倒,走在結冰的湖面,走得不安穩。
情就是這樣,總是在一場下大雨的寬廣道路,淋著雨,想著內心的平靜,才能誠實面對它的衝擊—慾望也是如此,如果我們可以安靜面對熱情的誘惑,那麼紅燈區的生意應該門可羅雀,雖然我們對於性、酒店、紓壓按摩等任何有身體的直接接觸的行業,多半抱持著一種灰色地帶的想法,但也是不會帶有粉紅色眼鏡去看這系列的行業。健康的心態沒有錯,只是在色情與藝術的兩者之間,爭論從來不曾間斷過—新聞媒體可以大力抨擊人體彩繪,裸體抗議等等訴求,但是對於他們自己本身而言,表達言論上的自由只是因為身體讓心思可以透明,可以讓情緒發洩,成為一種疏通的管道。如果你可以上街表達,那麼為何不挺身而出呢?同性戀團體抗議婚姻不合法,彩虹大道讓人權不自由,那麼請問,我們對於性(Gender)的定義到底身在何方?
性別往往會被歧視,不只是種族這問題而已。女性無法保障她們應有的權利,許多在高科技、生物科學的領域在過去被忽略,現今仍有這方面的問題。女性的壓力往往是男性的許多倍,她們要面臨著不同的角色,在公司是個稱職的女強人,在家庭則是溫柔的母親,在婚姻中則是支持丈夫的太太;一個女人,三個不同的角色,怎麼好好扮演呢?所以性別這個問題,長久以來都是個嚴重的課題要去探討,去瞭解性別不單單只有兩性而已,也不是扮演什麼角色這問題而已。
男女大不同,大腦的前額葉可以知道。但不是單一方面,想法與行為也是影響人類內心是該往男性還是女性思維前進的關鍵,女人可以很溫柔,也可以很像個男人婆,男性可以很陽剛,也可以像個娘娘腔。大腦內的激素讓人類可以兩性多些不同的元素,雌激素與睪固酮相互影響,哪個…

情與慾

如果我們知道情感的困惑後是否就可以雲淡風輕,然後一切說分明?我想沒有這麼簡單,如果是,那麼情感種類的書籍(含小說、言論)不會佔書店的一半以上,專家所言的任何教導你談戀愛,如何搭訕,及如何維繫婚姻,還有如何讓性生活更幸福,更美滿,更自在也不會成為主流。我們若是真的可以從書中了解婚姻、感情還有更基本的自我情緒管理指南,那麼就不會有EQ來教導你自己,幫助你自己的生活讓它更好。在全球各地,都有婚姻諮商的工作幫助所有的夫妻建立對話,重新找回以往的自信,串起家人之間的感情,排擠親子之間的代溝等系列事務,這些是讓我們能夠知道,感情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是珍惜彼此,是尊重對方的意見,是理解對方有的感受,找出原來的同理心,讓情感更堅固,更有種剛中帶柔的呵護。
但我想我們若是懂,那麼感情不會一講再講,而你還是不懂感情的所有結構。因此,對於情感,我還是會繼續說明。讓我們再一次從“性生活”切入,二零一一年日本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對於性生活抱持悲觀的態度,而這些人多半是十六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男性的比例與女性的比列旗鼓相當,都比三年前增加近一倍,來到約五成多,而已婚的人回答也是過去一個月沒有性生活,比二零零四又成長。訪問了一千五百多名的日本人所得到的結果。
然後跑到西方國家,日本的色情文化更是受到歡迎,充氣娃娃開始在情趣商店販賣,德國男性喜歡,英國男性更是喜歡高畫質的影片,日本的色情在歐洲國家裡大行其道,因為不了解東西方的差異,所以容易受到文化的影響,讓視覺融合,更容易享受,可是比照上述的調查結果—這還真的很諷刺,性生活影響色情產業的發展。
近年來,日本夫妻有三成四已經沒有一個月之內行房,多數人對於性生活消極,生育率降低,而不孕症的比例也佔了該人口的百分之五到十,台灣則是每六個就有一個不孕,加上工作、生活壓力、晚婚逐年升高,所以色情就這樣在另個管道進入。日本人的性生活滿意度最低,色情就會逐漸加溫中,在日本,色情產業隨處可見,成人影片的發行量每年多達幾十億的商機,AV(Adult Video)開始盛行,女優拍攝色情影片的酬勞佔該影片成本的十分之一以上,我只是保守估計。我也不知道怎回事,性與色情竟然有這麼大誘人之處,每個人想要分杯羹,我們看性與色情,可以了解我們對於慾望與情慾的透視,才能推測出我們的情感有這麼大的動力?
歐洲呢?二零零四年德國有最多的色情網站,英國與澳洲分別為第二、第三,日本在後,而在…

情感風波

至於現在,為什麼人們總會有情感的存在,進而影響我們對他人的思考與觀感,那麼這個字—愛(Love)—系列的主題,還是不足以說明所有來龍去脈。因為我們在思考這個問題時,總是用一種趨近於主觀的意識型態去探討,也會用一種情緒間的想法去描述我們對這個人的看法—也就如此,第一印象與爾後印象變得沒有關係的連結。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台灣有百對新人參加國防部舉辦的聯合婚禮,許多新人都是在業務當中或者工作中認識伴侶,進而成為人生最佳的扶持另一半,每位男性都是軍人,女性都是軍官或者其他有軍事事務上接觸而成為戀愛的交往對象。想想,工作上的肢體接觸到感情碰觸,都會讓情感擦槍走火,進而有發生愛情的可能。不管你是否排斥辦公室戀情,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說得一點也不為過。
想要認識新對象,那麼必須開啟心胸,迎接你不認識的陌生人。可是第一印象的接觸往往是以為我們那樣的簡單會留在心中。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傑里米.畢森斯(Jeremy Biesanz)的研究小組做了個實驗想了解第一印象。他說:雖然我們對第一印象都是很準確的,但是關鍵在於當我們認識時,缺少他們既定好的想法。
研究人員安排兩批一百餘人參加一場類似快速約會(Speed Dating)的會議。然後給予他們三分鐘的交談,他們這些志願參加實驗的人被要求評比對方的個性,以及他們認為在他們的印象與自己本身的個性其實好在哪裡。接下來,請他們填寫自己個性的問卷報告,填寫過程中,自己的個性會遷往朋友與父母。
這些志願者中都是很有信心準確評分他人的個性,那麼接近他們自己本身的個性就是趨於其他人的朋友與家人。雖然很準確,但實際判斷卻低於別人給他們自己本身的評價,都是略低不太於成功的評分。也就是說,我們知道每個人的個性大不同,但是其實大多數人的想法都一樣,都會去趨向於友善的個性,少去碰觸爭執的想法。
那麼,我們可以知道,第一印象往往就是讓我們情感不太合理去推斷他們給我們的想法吧!我們都以為對方會喜愛我們,但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印象,除了問候你的第一句話及接下來類似的主題外,爾後要接觸,那麼喜愛程度就要重新邂逅,重新翻出你對他的想法,及真正有意思的主題—切入正題中。
可是人會欺騙人的第一印象,上篇的調查中,有三分之二的男性與婦女也曾經在網路被欺騙過,有些人的主題會從Sexting…

不能說的感情

承認情感這件事不是壞事,當然也不是好事,只是我們在看待這件事時,情感可能說變就變,今天你愛他多一點,明天他愛你多一些,這段感情像個互相碰撞的球,你推我,我撞擊你。那麼感情遲早會生變。
我不是希望你們感情早日分手,然後一個人就可以很快樂的生活。而是我們就算真的在一起,還是不會把不能說的祕密公布給他看,除非可以與電影一樣,如廁時不關門,而且他也願意接受只有兩個人的世界中,你們會這樣做。
即使真的可以,感情就不會變質嗎?(畢竟是電影。)不會,我弟也不會把所有的秘密給他女朋友看,且有一次因為未告訴現任女朋友,跑去夜店與其他女性友人狂歡。幾天後,女友發現他的“事蹟”,想回去她家,最後還是因為認真道歉後才了事。這段感情,她愛得深,一個愛個不如她自己的女友來得深,造成後來的結果。
愛如潮水,僅僅把我向你推,一直跟隨,然後它將你我包圍。不願見你在深夜買醉,因為我會傷悲。因此,信任往往就讓感情的天平容易傾向任一邊,根本誰也不會想先妥協,或者去後退。兩個人可以因為信任發生性關係,且是單純的性關係,那麼—性也會變成信任後上的不妥協關係,因此,性沒有辦法將愛完全包圍,我們害怕錯過愛情過後的平淡關係,也害怕性發生後不不了之。若不是,那麼為什麼夫妻結婚後的性關係會減少?若不是,為什麼男女朋友若有一次性關係,爾後降低的機率會增加(我弟是一例)?難道我們害怕得到後會失去,還是若要懂得珍惜,不如想像中來得容易?
所以,為了博得男性歡愉,所以六成以上的女性要假裝性高潮?因為要趕快解決這件事?還是床上的把戲都用上了,浪漫的感覺還是沒有彼此感受到?那這到底是誰的不對?還是我們不了解相愛容易相處難只是字詞上的意義?實際上,相愛也不會太容易,相處太難,也是理解對方的心態還是用主觀的角度去批判,如果“我尊重你,你尊重我”這文章沒有獲得你呼應,那麼可能是我不夠深入,或者我的想法有誤,還是你只相信你是對的?
若是如此,愛情應該要長久,你珍惜眼前所擁有,可是不會這麼簡單就達成你要的幸福。男性會對女性不老實,女性也會跟著男性不坦白,那麼信任就真的只是個簡單的表面問候,沒有什麼實質意義。這段不像感情的感情,你有認真面對看透情感的複雜變化指針嗎?還是可以隨時歸零,保持無知狀態呢?
很難—我必須承認告訴你。人的心態容易客觀變成主觀,一段久後,基本尊重都消失了,只有像在玩捉迷藏的遊戲。一份由美國內布拉斯加大學(Univer…

承認的曖昧

承認吧!開始認識自己的情感以來,你就始終很難獨自一個人去面對它,去理解它,甚至去接受它。所以,很多事情你都錯過,也排擠過,甚至厭煩過。我們很難一個人在寧靜的夜晚中,看著自己的情感獨自承認我真的愛她(他)。如果真的那會是愛,那麼為什麼與他在一起時,我不覺得真的快樂?如果那真的是我所希望得到的愛情,那麼與他在一起時或者一段時間長久後,我為什麼還是捉不住我要的幸福?
就如同“我要的幸福”這首歌詞一樣—為愛情付出,為活著而忙碌,為什麼而辛苦,我仔細紀錄。然而,我還不清楚,怎樣的速度,符合這世界—變化的腳步。情感不易面對,就如同性行為一樣,愛不易看清,就如同色情女星的艷舞一般,挑逗著你的情感,告訴你“你這是對我調情嗎?”一樣是暗示,還是一種明示?
當我在寫情感的同時,我也獨自面對我自己的感情,如果我要的愛情是這樣,為什麼我還會煩惱?如果她就是我喜歡的類型,為什麼我不覺得我應當如此去把握?那麼愛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當我看著曖昧般的電影還是愛情講不明的戲劇時,男女主角總是最後才開始玩起“真心話大冒險”,即使片中安插這樣的片段,還是不能把愛情分得一清二楚,還是要朦朧美,才覺得這樣有意思,有刺激點?
這樣,人真的喜歡?還是我接觸的類型太少了?如果是如此,那麼,街道上的情人應該很快樂啊!如果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情人給予的信任還是略顯不足?朦朧透出光線的美,在夜晚中,隱隱約約看見光亮的燈火,也忽左忽右瞧見倆小無猜的景象,人們喜歡在這裡你追我跑,你藏我找的景致,難道愛情真的就是在玩躲貓貓?
若是如此,那麼我真的見世面太膚淺了些。可是,換句來說,這樣也因為讓我們的感情沒有辦法去承認自己的信任度,或者給別人的信任,所以才會有第三者趁虛而入啊!不能袒蕩蕩,表示情感不夠透明,還是這是保留個人隱私權—畢竟,明星藝人們有些不喜歡大方公布喜訊,也不喜歡“跟記者們說我談感情關你們什麼事?”,這是我個人的私領域,請你們尊重點!當金城武被狗仔隊拍攝到與女性友人在同一輛車後,媒體捕風捉影,各個都想知道那麼女性友人是誰,當周杰倫被拍攝到後,也跟狗仔隊爆發衝突,他們不喜歡狗仔隊,我也不太喜歡這樣的行為,但人與人的八卦特別容易引起話題,不關乎是否為名人還是明星。
類似的行為—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也做到過這樣的實驗:這個實驗的設計是出於雙眼競爭的現象,把不同的圖片放在一隻眼睛前和大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