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色情中的妳


愛上一個人會有多少個幸福?我不知道,若是跟他相處一輩子,那會有多少個幸福?我還是不知道,畢竟相愛的感覺不同於相處的感覺,但我們卻時常把這兩者混淆,愚弄不清,所以才會有互相矛盾的情形。夫妻在一起久了,難免麻痺—嗯,就是不痛不癢,所以對於你的老婆時常在你耳邊碎碎念,你也絲毫不放在心上,你的老公總是一副大男人的模樣,什麼家事也不太想做,或者做了不太徹底,你也相當無奈。
可是,我們把時光拉回過去,想起你跟他認識到交往,你會發現,結婚前與結婚後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那麼當初你承諾嫁給他時,他的樣子還會信守承諾嗎?我是說他還是一個“樣子”嗎?還是當初他跟你求婚時,被他精心策劃的求婚典禮給感動呢?這種情形屢見不鮮,多少個新聞一直報導著女主角被男主角給感動到落淚,才會答應他的求婚,結果婚後,尤其度完蜜月後,整個人一百八十度轉變,他會酗酒,還有家庭暴力的前科,這些你當初你有想到過嗎?我想是沒有,因為愛情容易讓人沖昏頭,誰知道你從三層樓上的滑水跑道落下,你所著落的地點會是在何處?是泳池下的哪個方向?還是你被這種緊張刺激的心情給湧上心頭?
所以會說我願意,也就沒有什麼趣聞可言,當然也有失敗的時候,新聞曾經報導男主角在球場上與女主角求婚,結果沒有得到我願意三字,反而女主角嚇得落荒而逃,只剩下他一個人拿著婚戒等候著。這種的確不是什麼好計畫,也不是什麼壞計畫,反而容易讓人不知所措,驚慌之餘反而帶來反效果,所以想要這套模式向你的女友求婚時,還是看她的反應如何才行。
女人要的是什麼?這答案你在兩性的書架上,可以找到千百種答案,那麼女人在床上要的是什麼?這答案可能要從性行為下手,如果從色情眼光來看就不一樣了。上章提到有三分之一的女性看過色情,先不管色情的內容是什麼,是硬調色情(Hardcore Pornography),還是軟調色情(Softcore Pornography),女人希望你的男人在床上不要從事性行為後就倒頭就睡,希望陪她多聊聊,從愛撫到柔情,更不要希望她像色情女星一樣,模仿色情片的行為或者有著如色情女星的“完美身材”—那是虛假的,但男人總是喜歡“移花接木”。
所以你在網路上,且是過去的網路世界中,常常看到藝人被移花接木的情形,藝人的頭被接到另一個裸體女星上,且這個身材還要與藝人的頭型來符合,然後你就能想見這個女藝人的裸體會是什麼樣子?甚至更有紅外線透視女藝人穿著性感晚禮服下的風光是什麼,你這麼想見她的私下生活,難怪隱私這問題一直傳下去。
回到色情,根據我問同事的小調查,他們最早開始接觸色情片是從國小開始,那時候應該為花花公子(Playboy)的那時代的開端,女人穿著薄紗,若隱若現,不然就是日本色情的馬賽克的開端,看著AV女優被男優帶上床上然後慢慢從訪問到脫衣,就開始從事性行為,一切的重要部位開始馬賽克。據我同事說,有馬賽克的女優比較美,而現在無碼的色情女優比較不耐看,我只能說尊重吧!畢竟這種色情片只是有種成人的魅力。
色情的影響層面很大,你若是不要把你太太當做色情女星比就沒事,但是接觸太多色情,或者是有接觸過色情的男人而言(這很難沒有完全接觸),你很自然會有“評比”。這也難怪,如果你仔細看著色情女星的臉部,或者是胸部,再到下體,你應該會注意一件事:臉部會有肉毒桿菌的存在或者是玻尿酸,然後一定是上妝狀態,即使素顏,總有點不太自然。胸部的乳暈不可能這麼粉紅,下體也怪怪的。為了取悅男人,色情業者無所不用其極。
可是當你跟你的太太在床上時,尤其開個小燈,你不會仔細注意女性部位,反而會在意她給你的表現。
有結過婚的男性是這麼說,但是給你面子的一百分還是實話實說的及格分?我不得而知。有些男性還會希望像色情片一樣模仿高難度的動作,從瑜伽到更進一步的誇張行徑都有,你是怎麼想的啊?
為什麼色情片給男人的印象這麼深刻?難道也像愛情一樣被沖昏頭?還是因為太無聊,所以只好自慰一下發洩性慾?為什麼不願意跟你身邊的太太發生性愛,難道相愛的過程中,還是個人的衛生習慣?所以只好找色情片滿足幻想,男人這種“視覺”,總是深到見底才知道愛的是色情—女星還是老婆。
嗯,色情滿足不了你的口腹之慾—沒有你想的這麼單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