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愛很好


寫一篇文章能夠帶來多少人氣?給予多少掌聲?又帶來什麼希望?當我們看見知名部落客—花猴—造假的風波上演時,過去也有一位造假。然而,當我們把所有好吃、好玩、實用分享給網友時,她說有收取費用三到五萬不等費用。而我呢?算是“免費”吧!我的人氣不高,無法聚集更多網友來看我的文章,我不懂行銷這玩意,就像我不太懂“愛情”這東西。
愛情很複雜,不然為何從頭到尾,情歌總是一唱再唱,說什麼你愛我一生一世,說什麼要永遠在一起,說什麼你會買我想要的東西給我,說什麼我們一起努力,我們的夢想就會實現—嗯,分手到來,只是空歡喜ㄧ場,分手不一定會快樂,但我希望你能夠走出這不快樂,因為你會找到更好的,所以說下個男人會更好,下個女人會更欣賞你的優點。當我們愛的太過用力時,總是不知道該怎麼放手?
有個情場老手曾說,你會知道女人要的會是什麼,不會是衣服、名牌包,而你賦與她的權利和自由。所以我們要給予他們自由,像自己關上在自己的房間,總有個白色牆壁與你面對面。因此,找個人來愛你,甚至懂你,保護你,不是把你包的緊緊的,你就能感到自由,而是快不能呼吸。
沒談過戀愛的我,總看著戀人的一舉一動,他們手拉著手,肩靠著肩,彼此感到最親密的舉動,總讓我想到自己的過去有單戀過的那種滋味,我知道他們看不起我,沒有認真在乎我,甚至連真正的朋友也做不成,所以我總是行隻影單的一個人購物,一個人運動,一個人看著街道上的人們他們各自的夜生活。我知道我不會是孤單的,不會是寂寞的,因為我有朋友、家人和我連絡,但我總覺得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你猜會是一個人聽你說話,一個人懂你的心,一個人能夠在你想找人陪伴時,他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可是這是不可能,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路要走,還有工作要做,怎麼可能無時無刻聽你說話?所以女生尤其在午夜時,就很容易徘徊在夢中,極度胡思亂想,我愛的人在哪裡,那麼我過去的前男友還會找我嗎?所以打電話成了例行公事,我弟一定會在睡前抱平安給他女友聽,說話的語調也變得輕聲細語,談戀愛的人們的大腦極度活用他們的情感和他們過去參與的過程記憶來一再回味。
所以,如果你現在剛結束一段愛情,(他)她的記憶就會此刻浮上心頭,腦海都是他的畫面,他愛你的情景,他與你第ㄧ次接吻的樣子,他的餘溫像短暫的咖啡、熱飲那樣充滿餘味,容易在舌尖久久不能自己。人類大腦很容易停留短暫的味道效應,在大腦的前額葉邊緣徘徊逗留,神經元所接收到資訊,在海馬迴附近找尋空蕩的記憶來填補殘缺,因此我們受到強烈的事物吸引,容易想到他的身上的毛衣、煙草味道及他的嘴唇是否很柔軟,值得是否再愛一次?
愛情後的分手如要理性收場,大多數人都會明白怎麼說才適當,不能傷害對方的心。我們總會淡淡的、輕描淡寫的說“我們分手吧!”(我是依照我弟及我弟的朋友的描述)。但能否完美收場,就看當事人的反應如何?記憶隨風飄散,有一天它會被吹滅的,大多數人不想往事重提,希望讓愛留在風中,飄落何處?是否又被另個人撿起,然後又墜入情網?我不知道,愛情的電影總是在分手之後,那個人悄悄流進她心防,化解它的不愉快,然後又是新戀情的產生。
當我們從頭到尾再看一次,再看一次,又再看一次,又再看一次又一次,百般不厭的一次又一次,愛情的不斷循環,大多數人得到的啓發是—我受夠了!我要當作自主的人,我要過自己的單身生活!我不要有誰再來敲敲的我心門說—哈囉!有人在家嗎?你需要有人陪你說話嗎?單身不會是完美的,如同我們自己本身就是不完美一樣,宇宙也是那麼不完美,所以常常很多人都接受自己的說法—你是最好的!你知道嗎?多數人的自我催眠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常常讓自己過得比別人好,比別人聰眀,有智慧,有包容心去愛每個人,所以才不容易找到“對”的人—因為不知道“對”的定義在何方?
有個很美麗的女性很有自信的說她絕對不會愛上很不順眼的男人,因為我是很有思想的人物,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別人—我都看不起,我相信可以有個愛我的人是個天作之合的人物。美女會否愛上野獸,不可而知,但一旦決定我們的外貌、性格,生活習慣,就很容易將別人排擠在外邊緣等待,不要那麼如此肯定你的未來妻子或者丈夫會是個對你百分百的人,你會回頭過來看看你們是怎麼認識?怎麼相處?怎麼還以為“舊愛還是最美”是否是正確呢?
美的東西往往太早枯萎,這是長久以來我們對愛情的未來美好,像個“遺失的美好”。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