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笑著生活


最近的事情狀況都很糟糕,買了不合用的商品,退貨的時間不如我的預期,而身體開始感冒,喉嚨發炎,活動力不如那麼的旺盛,精神也不再那麼集中,所有的事情糾結在一起,讓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找回過往的熱情與價值。最近我一次騎車經過我曾購買過的單車店,發現他的生意大不如前,甚至在他的非休息日也拉下鐵門不作生意,讓我感到吃驚和不可思議。單車狂熱的份子們還是那些人,而我早已退出這樣的領域中,看見別人騎高檔車時,也深覺自己沒有那麼種本事可以像他們一樣出去走走,享受一個人的悠閒。我知道我不是他們,他們也不是我,當我們過各自各個生活時,我們就像向左走,向右走的男女主角,總是擦身而過你身邊的任何人士。
單身者有自己獨自的天空,已婚者也有自己的天空,而當這兩者接觸在一起所擦過的火花時,天空就不再那麼廣大,而是在天空中找回自己的藍天。我們如果很想擁有廣大的天空時,那麼就必須包容別人的天空,至少是“一片”天空才可以。但我們沒有辦法說,擁有廣大的天空時,我們就勝過了全部,至少是包含了整個天際無邊的天空。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我們都容易自以為是,都很想與正妹交朋友,都很想成為她的男朋友,詢問她的感情世界少了誰陪伴?或者她的世界中還少了什麼?是否只需要一兩個知心好友可以哭訴我被男友拋棄?或者有第三者介入?我們很容易深入感情世界中,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都只因為我們本身就是有情緒化的分子在我們的大腦教導我們如何對應有的事情保持應有的態度。因為這樣,感情世界的複雜度,不是用“喜怒哀樂”四個字就可以定義的。
人的臉上有很多條肌肉,可以做出一百零八種的表情,這些表情拉動我們神經,造成我們對事情的反應程度有多少?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表情,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表情可以用情緒反應對他人的喜好或者是厭惡。所以我們想要找出適合自己的對象時,除了談得來之外,你那生動的表情常成為別人的目光。但表情是否就能成為別人喜愛的對象的優先篩選之一呢?
答案通常是肯定的,當我們看見對方的臉時,他的表情往往會駐留你的記憶中長達五秒的時間,好讓你流連觀賞。當我們拿很多人的平凡相片給受試者觀看時,挑選出最多的就是擁有豐富表情的人物,即使是面惡凶煞的臉,笑起來也會吸引對方的目光。因此想要給別人好印象,那麼多笑吧!
可是有誰會笑一整天?且是自然的笑一整天?好像除了模特兒、公關、客服人員、表演人員、行員等等,幾乎不會有人傻笑一整天。我曾經帶著笑容過一整天,我發現除了臉部肌肉很酸外,那就是心情也會很愉快,看什麼都很順眼,連鳥糞滴在肩膀上,都是笑笑帶過。當然,國內外的許多研究都證實笑容能夠提升人的免疫力外,也能夠讓情緒不會那麼烏雲罩頂,可見多笑是有好處的,甚至有人建議要笑到起笑!
笑容既然這麼多好處,那為何有人笑不出來,或者強顏歡笑一樣很困難?我不知道,一個深度憂鬱症的患者,多笑也不見得能夠把他的烏雲給撥開。然而,我們卻時常看見一整天不笑的人士,至少是很少有笑容的人士,一樣開放不了笑容,像個花苞一樣,一直不會開花,給他再多水分也於事無補。
為何不笑?這麼很多人給我的啓示,他們回答到工作壓力很繁重,怎麼笑?不能一了了之吧!要去相親的對象,看見你那板著一張撲克臉,對你自然沒有好印象,可能你當時還在想著工作,笑容自然減少。想要有個笑容,人對於事情的看法就顯得重要性,他們說請你樂觀點,一杯水,還有半杯的容量,你應該高興,他們說看看別人的例子,你會有所成長,看看自我成長的書,你會找到對的方向,研究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你能活出快樂!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首先,我要保持懷疑的態度,以及商榷的態度。我們沒有辦法像“祕密”(The Secret)一樣,每個人讀了這本,然後就心想事成。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早就天下太平了!保持正向的觀念很好,但同時也必須要具備承擔風險的角度來作切換才可以。否則,你爬得越高,腳底下的風景越美,你如摔下去,傷得越重!那麼你的安全環呢?是否還健在呢?我在前面有提到—我們都很容易自以為是,所以很容易為自己找理由說他不愛我是因為我的外貌或者個性相處不來,卻時常否定任何存在的現實,或者是你認為的現實本質。因此,我們容易去抱怨為何工作量怎麼這麼多?他為何還不娶我是因為我們的未來有異議?很多事情,你如果看清事實,你很容易知道我們在現實的模樣。但人又偏偏是個喜歡外貌的動物,至少是個有個類似漂亮羽毛的孔雀的動物,所以笑容才顯出重要—至少是你感覺到笑意的存在。
我們很希望能夠找到瞭解我們的人,至少是懂得我在說什麼的人。可是我們要深入這樣的思想前,請先想想自己的本質是否就能尊重他們的人?我覺得有難度,至少在我有生之年能夠讓人知道愛情的本意,情緒的分子影響滲透人的大腦前,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