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第一關


很多事情總有個開始—我把我的單車拍賣後,進入一個沒有它的日子,然後再學習新的生活技能—練習機車的騎法。我不會騎機車,是因為我不懂得控制油門的操控,我很容易把油門加速太快,然後就翻車,我媽總笑我,一個近三十歲的人怎麼可能不會騎機車?我朋友也是這麼說,機車很容易,輕輕一催,就可以上路了!但事實是他們不是我,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上手的!在南韓有個阿嬤考了九百六十次才拿到汽車駕照,而我呢?不想考駕照,卻想好好學習機車的操控—因為我本身不喜歡“加油”這件事。
可是談戀愛可沒有機會讓你練習,也沒有多餘時間讓你準備,當你面對你喜歡的人時,有人會主動追求,有人則是被動靜靜看著對方(我是這個),每個人所付諸的行動都不一樣,要怎麼如何才能讓談戀愛變得很容易?要怎麼告訴對方,我想與你交往?因此,大部份的人們都會從朋友開始,做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支柱,最好的溝通管道,然而,時間久了後,也不見得就能從朋友到情人,因為朋友的距離剛好,情人的距離太近,令人難以呼吸。
從上篇的“那種感覺”後,所以很多人就選擇“單身”,用另個名詞說就是未婚,再換個說法是不婚,又用個看法就是已經離婚且獨身,喪偶且獨身,都能稱為“單身”。在台灣的單身人口很多,有多少?我看了一下九十八年的人口資料,有一千零五十多萬的未婚人口,結婚人口有一千零十二多萬,離婚人數有一百三十三萬多人,喪偶人數有一百ㄧ十五萬多人,如果把所有的“單身”人數加總一定會大於結婚人數,也因此,在台灣,單身人口真的很多。我們先不看離婚或是喪偶人數,單純先看看真的沒有想要結婚的單身人數,男生有五百六十四萬多人,女生有四百八十六萬多人,以年齡來看,十五歲至二十九歲占最多,其次是三十至三十四歲,而未滿十五歲的人口則是例外,畢竟情竇初開,能瞭解愛情的甜蜜滋味,他們只能嚐到甜味,很難深刻體會它的多刺。
為什麼這些人沒有結婚?你一定很想這麼問,我想原因在於年輕嘛!再來慢慢挑選也不及,腳踏多條船也不是新鮮事,只怕站在中間站不穩,怕掉入水面而已。然而,真的想談結婚的人,就只是怕在愛情的路上看不出對方的一切,她說的是否滿口謊話,結婚前也不會明明白白告訴你,是否滿懷希望,充滿承諾的變數,也不見得在蜜月旅行後就變調,是否送你心愛的房子,車子,甚至是珠寶首飾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你在結婚前,只想到我倆一切的美好,相處上的種種問題,你只信“有心”就能解決。所以對於想要好好談場戀愛,才會設下許多“陷阱”,讓想認識你的人往下跳!結婚是戀愛的墓,而你想戀愛則是條件上的墓。
人不是商品,我們卻一再設下條件,希望對方沒圖沒真相,看上眼後,還要評估對方的家庭背景、經濟、交友情況、個人性格等等任何條件,這也難怪,你總是找不到適合你的對象,你總是在抱怨對方不懂得欣賞你的優點,一直提出你的缺點,你總是希望有個瞭解你的人等待你的出現,好讓雙方有交集。我們卻難沒有想到,條件迷思往往讓雙方只會在賣場中找出自己適合的“商品”,卻不懂得在外地找出自己的對象。所謂的條件說,也是在交友網站來篩選適合你的對象罷了!這就是我們始終相信愛是一種包容嗎?
不見得吧!當我們還是愛裡中尋尋覓覓找個我們的另一半時,你卻在條件上已經設下第一道關卡了!那還要通過你的第二道、第三道,才能到你的核心與你相愛,在這裡,像個超級名模生死鬥(America's Next Top Model)一樣,總是有個評審在核定你的參賽資格,不合格則淘汰,何必呢?何必為了你,又把對方打得落花流水呢?就算得到了你,也不會是個幸福滿足的日子,怕是個七日之癢(The Heartbreak Kid)的開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