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那種感覺


剩下的時間不到十小時就是二零一一年,你回顧過去這一年—有天災,也有人禍,有傷痛,也有不愉快,有感動,也有歡樂。從開始的海地大地震(二零一零年的一月十二日)到智利的礦工(二零一零的八月五日開始)救災的成功故事,我們想想有多少不同人間的情感故事在我們生活上演?當我每次看著電視新聞所報導著某些的社會殺人事件,還是校園霸凌案件,又或者重大的公眾意外傷亡事件,我內心彷彿又被打了一次結,心痛著,難過著為他們的後續生活所煩擾,但畢竟不是我的家務事,我只是一個站在庭外的聆聽者,我不能做些什麼—救災,我不會,心理諮商,我沒有資格,生活照顧,我不行,我只能慰問,表達我對他們的關心,可是最基本的還是來自他們最親近的人們,這包含他們自己。
在愛的道路上,我們心中的那種情感只能用情緒來顯示我們對生活是happy?還是worry?雖然Don't worry,Be happy,但也卻不可能每天在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刻密集上演著,人不會帶著笑容一整天,也不會悲傷一整天(雖然可能對於精神疾病患者而言會如此,但我還是對一般社會大眾,包括“你”在內),但我們的內心就隨著外界波動起伏,早上通勤像個沙丁魚,令人難受,自己開(騎)車,等待時間太久,上班遲到,又被主管責備,開會時,心不在焉,中餐時,被服務生意外灑翻了飲料在你剛買好的新衣,下午時,才有同事送你禮物,祝你生日快樂,你卻還在想著上午的一連串事件,卻忘記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是到了夜晚派對時,才發現有人與你同月同日生,你被搞錯了烏龍。當我們碰到這樣的事件時,我們的內心怎麼可能還會快樂?所以,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或許跌到後站起來的世界會擴大,你永遠不知道從螞蟻的眼睛還是三歲小孩看出的世界有什麼不同?
上篇的愛界中,也就是愛的外界與內界,我們一直思考情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外界看起來那麼甜蜜,也並非內界看起來如此圓潤,所以我們想要維持愛的分界感,那麼就算在中間搭配再多的保護層,也不會完全貼平,畢竟想要貼好圓形的螢幕保護貼,也必須大於它的寬度與長度,這樣子才足夠,才剛好。
愛情內的感覺,只有情侶彼此間才懂,就算你談過幾次戀愛,也不見得懂得他們在想什麼?兩人從開始認識到交往,從穩定中求發展,每一刻,他在你身邊的相處,只有你懂,常常聽到國中生開始想初嚐禁果,想知道性愛是什麼感覺?是像色情影片那麼歡愉?還是希望你不要太猴急,慢慢來—因為她會喊“痛”?我不知道,色情影片的“教學效果”只是僅供參考,幕後的編剪效果,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從朋友聽來),因此,對於性的好奇,只是在愛上面加一層網而已,他們有時候會認為,只有我和你發生性關係,且前提是你情我願,有情感的感受時,那麼就是一種“愛情”。
可是愛情並非如此是這樣,我觀察到我弟間的女朋友的互動,只不過是像及比朋友還像朋友的戀人,他們有共同睡過一張床,至於有無深切關係,礙於隱私,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長期下來的結果,愛情上的相處比兩個人擁抱一整天還來得重要,不是我與你吻別,就代表我對你的愛還會在,不是我在情人節(不管西洋還是七夕)送你很多支玫愧,就代表我愛你ㄧ生一世,不是我在你生日當天,送你大禮(給你驚喜),你會心滿意足,答應我的求婚。
以上是相愛,不是相處,你知道相愛容易相處難,可是我們只會透過相愛表達我們對女(男)朋友的思念之情,卻從來很少會願意聽她說話一整天(你可能覺得她很煩),甚至幫她生活大小瑣事(你可能覺得我自己也沒辦法)。當然,也有例外,不然那四萬多對的夫妻仍然很幸福,依然很快樂!可是看看全球的單身人口,有多少還是沒有走上結婚之路,又有多少渴望能夠走上婚姻之路?又有多少不結婚的單身人?
他們選擇自己的生活,依然快樂!依然滿足!你也可能包含在內。但把單身與情侶兩者一起談,似乎有些名不符實,找不出任何關係來,且一來對於單身人口來說,有失公平原則,對情侶來說,能夠享受兩人的時光,比自己一個人更能夠有人分享,有人瞭解我的心聲。在這裡,我先賣個關子,接著,在二零一一年,還會讓愛生生不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