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的代言人


天空又變得更冷些,感覺上一切要進入寒冬,連棕熊找不到食物時也跑下山下來尋找,結果因為驚動警方慘遭射殺,這是個悲慘的命運。人面對各種生活中的變化,總是要勇敢迎接挑戰,不畏困難,持續前進,即使在暴風雪的侵襲下,也要找到食物,因為沒有食物,人無法過活,對一般需要冬眠的動物而言,食物的匱乏是一種最大的痛苦—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一定的道理存在。
人需要食物,更需要水源,身體的百分之七十是水,連大腦的成份也大多是水分組成,所以水源就格外重要。然而,對於我們的現在而言,想要喝到一杯好水,除非在定點移動,你必定會購買礦泉水來喝,以台灣來說,每個人都有買過水,可能ㄧ瓶水(六百毫升)在十元以上,但在非洲、貧民窟可能要喝杯兩百五十毫升的水也很困難。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我們從來就不覺得喝個水有什麼困難之處,而是要你身處在沙漠地帶上,想要喝上自己的尿液來解渴,你也可能很不願意這樣做,況且,還需要過濾,過濾後的水可能不到十毫升。
我們很少覺得自己很快樂、幸福,當你有煩惱、親人在你身旁撈叨時,你自然覺得他們很煩,希望走得越遠越好!但我們想想自己的痛楚時,才發現他們真的很好,會來安慰你!祝福你!因此,我們會覺得不快樂的大部份原因,都是深陷自己的思考胡同中,所以就像上篇所提到代表性人物一樣,你也需要有個代言人來“陪”你。而那個人是誰呢?還是你自己本人。
我曾經看見過一個小男孩對他的玩具熊說說話,聊聊天,一個小女孩可能手中也會抱著心愛的洋娃娃不肯放手,連走在街頭,“他”也會陪在她身旁,睡覺時,也是要說聲“晚安”才會乖乖閉上眼睛。人這ㄧ生中,不知道有多少的代言他自己的那個人,從小時候的娃娃、機器人、芭比、再到公仔收集,每個玩偶都像個巴斯光年(Buzz Lightyear)一樣有活力,或者可以像胡迪(Woody)一樣很帥氣!他就是我們的玩伴,也是我們成長的好朋友。
因為這樣,我們身旁的代言人無所不在,連沒有生命的政府、企業、組織都有代言人、發言人,因為有他們,我們才會看見政府的生命力與動力,因為有他們,我們才知道有他的保證,這家政府、企業、組織沒有問題,因為有他們發聲,所以有問題,就可以找上他們一同來見證。然而,社會的風氣就是如此,所以我們想要投保,因為有他代言,所以可以跟他一樣享有同樣的保費與權利,所以我們想要瘦身,因為有個明星加持,所以可以變得有自信!有了代言人後,我們的生命光環從此都可以變得一帆風順、暢行無阻。
你看見的事實是這樣,適用於他,不用於你個人,他所代言的廠商有禁藥,所以你也連帶受騙上當。然而,我們還是一再相信、一再去試用他們所謂有很好的商品、很好的售後服務,為什麼有人還一直執迷不悔呢?為什麼我們要自願當個傻子,一再利用代言人去傷害我們的內心呢?原因在於我們沒有自信的認為自己很好,還是自己可以走出這胡同中,你永遠追著自己的尾巴跑,有何用呢?
為什麼要有代言人這檔事?對他們而言,一是刺激購買慾望,二來吸引人氣,三來增加獲利,沒有哪家沒這樣做,連多芬(Dove)也會尋求見證人來廣告說明,因此看看代言人的工作份量有多麼深重!多麼具有意義及使命!我們很容易相信他們所說的那種效果!因為有人實驗證實有效,所以我們不會是第一個當作白老鼠的對象!就是這個觀念,讓我們走入有代言人的認證,必定大有斬獲的說法!我們沒有辦法說因為沒有療效,所以要求代言人給我們任何求償!(即使說無效退費的廠商,能否乾脆說退就退,總是要提出有力證據與合理說詞才行。)
既然他這麼重要,我們也這麼信賴他們,因此常常找不出誰是最佳代言人的證據,還是只能買下它,才看看它合不合理?政府上的發言人也是由人上去主打,由人代為發言轉述說法,所以一個政府常常總是有個說法化解任何外界懷疑他的看法,很少處於處變不驚的狀態下。人有代言人的看法,不知道從什麼時代開始就已經傳開,我們一定要找個代罪羔羊才能消除心中不愉快,這樣子的結果,我想有天怕是有走上“獵殺代理人(Surrogates)”的步塵。
人到底是誰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