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怎麼投資?


未來太難以評估,當很多眼花繚亂的資訊放在我們眼前時,往往不知道該如何去選擇?當每一家廠商總是鼓吹自己的功能特色時,我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下手?就連買蔬菜也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從蔬菜的產地、有無農會認證、農藥含量、有機認證、菜的外觀、顏色、品質、價格等等,就連買回去你要怎麼烹煮也是很煩腦的一件事情,是要作成沙拉涼拌,還是水煮?是要大火快炒,還是加入其它料理中?所以,當我們選擇難以選擇的項目時,這時候,你通常還是只以數字為主要考量。
以前有個物理題目是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石頭,哪個比較重?然而現在反而要問,一公斤的棉花在市場的成交量與一公斤黃金的在交易市場的成交量,哪個獲利比較大?更明白的說,哪個在未來比較有可看性,增值幅度較大?如果要以市場幅度來看,其實都有可能,我看了市場價格,十一月三日的價格來到每磅為134.26美分,換算每一公斤的價格為295.992633美分,可是以黃金市場來看,即時金價為每公斤為44621.70美金,看來黃金還挺搶手的!這樣去評估未來的市場動蕩,黃金在未來的增幅幅度的確比棉花高,可是用棉花的角度去想,如果只是為了能夠在未來獲利,你應該還是選擇棉花才對,因為棉花的產業已經需求不足,黃金只是在未來看見更多契機,且黃金會持續飆升,可是會不會有一天乏人問津呢?誰知道家中有了大筆黃金後,它到底能不能為生活帶來供需呢?畢竟黃金要兌現比較實際,且如果拿一公斤的黃金買上棉花,那麼幫助的人不只是投資人而已,還有種植棉花的農民。
錢要放在合適的位置上才能獲利,可是我們在選擇投資的目標時,往往只能看見前一年、二年、五年、十年以上的走向,但對於它的未來上揚,也是根據這樣的走向移轉它的動力而已,我們都以為一個投資標的在未來的需求大於供給,未來的可看性必會上升,好像每家公司、學者、理財專員等人都看見一定會步步高升,然而呢?如果下揚呢?那麼就會怪自己投資不當,操作失誤,當今天上揚十美元,我們會解釋這樣的現象來自我們的獨特眼光,下挫,那麼就是幕後黑盤操控。好像一個投資是否很恰當,都來自自己與專員的建議以及它的走勢圖。
而這樣的走勢圖,來自我們以為很理性的分析,因為我們只是依樣畫葫蘆,就像小時候你玩的連線遊戲一樣,幾個點,你把線連起來,你大概就知道它是一隻貓還是老虎,給你幾個圖形,你要未來猜出未來可能的變化時,那幾個圖形必成為你的參考目標。然而,我們所擇出的目標,先不以投資市場來看,就單單只看個價格來相比,你就不知道怎麼申請適合你的信用卡、會員卡呢!
你要申請多用途的聯名卡,還是低利率的信用卡?你要申請優惠很多的會員卡,還是馬上能折抵現金的會員卡?想想,很多人的答案應該有一,也有二,也應該兩者我都要,可是就實際生活上,你真的用得到嗎?如果你每天都是吃自助餐的便當的話。
一般商家好幾乎不收信用卡,連悠遊聯名卡,也只能在特約商店使用。所以有了它,你就只能拿它購買超商的微波便當,但它還是不能解決你未來的需求。買一送ㄧ?那只有在特定優惠時段才能獨享,買大送小?我要給誰呢?半價優惠?可是那個不實用,能累積紅利點數?可是又不是當天,送抵用券?我未來要買什麼?很多時候,這些價格的優惠,都是希望你能掏錢出來買他們的商品與服務,可是我們就以“後者”看,服務的價格往往都累積上去,商品反而其次。
一個數字上的價格,往往能讓人產生浮動的心理,就連買一串香蕉還是蘋果,你都要看看哪個重?哪個一公斤較划算?誰會在乎,放在家裡,有沒有人吃?會不會吃完?甚至讓它不要過期發霉。因為我們能想到的未來就跟投資標的一樣,過去的走向,未來一樣會上揚,下挫時,家中的食物早就忘了兌現(就是被人吃完),也因此,我們的樂觀都是被過去的圖表給下決定—這當然,我可不是說你的決定是錯誤的,是需要撤出機制的,而是在分析之餘,想想你的可能走向,別讓你的道理被眼前的雨天給矇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