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重組記憶


外地下著大雨,自從颱風開始成形後,雨幾乎沒有停歇過,斷斷續續的,永遠不知道現在出門時候,是小雨,回家時會是場大豪雨?就未來一樣,還是深不可測。當你知道已經有兩個颱風在本島外地盤旋後,接著又來了第三個颱風來加入這場舞會,你是作何感想?我母親說,“那就別來吧!這麼多個,天氣的雨一定還在下!“,很多人也這樣認為,去年的八月八日的水災重創中南部,今年遇上三個颱風來攪局,心裡的滋味相當不好受,有些人可能連家中的景況還未完全恢復,心靈的創傷也未撫平,他們走了一年,五味雜陳。
而在過去的幾個星期,我聽見新聞報導這樣說著:”今年至現在,沒有遇到颱風襲台,秋颱的機率可能會大增。“,當然這是可能會預測準確的—根據Yahoo!奇摩的民調中心顯示,六成六的民眾擔心有颱風侵襲台灣,結果,誰會想到會有三個?我也沒有想過,以為在我家附近與我無關的低壓帶氣流而形成的颱風,再加上另一邊爾後又形成的颱風,所挾帶的雨量只是間接性大雨而已,但第三個形成後,像是三個風火輪在我家附近打轉一樣,總是要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連我在河濱公園運動時,一邊的雲層多而綿密,另一邊卻是暗黑色的籠罩,雲系的交雜,猜不出他們的如意算盤。
未來難以預料,世間的人情世務難以想像,憑著大量記憶的湧現就能知道是我們常常會做的事。他們這樣說:”以前怎麼都沒有颱風,怎麼要來就一次來三個?“,好像老天爺聽到了某些人的聲音,希望可以下個大雨,減緩水庫的量,避免有缺水還是限水的危機。因此,當我們看天氣時,天空的雲系帶總是有著不能說的灰色地帶。
我們先來談談記憶的”發明“,再來想想未來與你現在的期望。記憶是什麼?記憶是個重複性的連結,它藏在大腦的海馬迴、邊緣系統、還有大腦的皮質上等區域,它有短期記憶、長期記憶、陳述性記憶及非陳述性記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記憶會記住是因為重複性的關鍵,學英文每天記十個單字,三十天後,你就能記住三十乘以十等於三百對不對?不對喔,因為它會重組,所以一定小於三百,再來看看你每天所要應付的記憶—帳單、報告、功課、約會、禮物、食物、節日、業績、功效、慾望等等,你還能記住多少?大腦的記憶可以擁有五座國家圖書館的容量,你所要記住的不是五座圖書館所收藏的書籍到底有幾本,而是它們的分類及位置(種類的位置),這是記憶重組的第一關鍵,再來你知道後,還要去細分每本圖書的數量及位置(書架的位置),你還剩下多少空間可以容納?
想必不多,因為你能容下的書不多,就像你想怎麼沒有颱風來襲台,現在就來三個?這也是因為記憶在搜尋的過程中,也是根據氣象報告資料來截取這樣的內容,重組成另一本書,這樣的書籍會產生也是因為記憶資料在不斷拿出、裁放所導致。你才會認為新聞所說的反聖嬰現象可能也是影響天氣的詭譎變化之一。
這樣的連結或許不是很恰當,但記憶的重組也是因為不相干的關連而碰撞在一起,誰想過用搖鈴可以取代狗兒對食物的期盼?除了俄國生物學家巴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所發現的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外,我們對記憶的創造性,也是太多重複性而擦出火花。想想在過去的記憶中,為什麼你只記得強烈的?濃郁的?苦澀的?麻辣的?刺激的?開心的?錯誤的?和絕對的?這些重複的重複在記憶中,不斷環繞圓圈,像是你曾經用個圓狀尺可以畫出美麗的圖案一樣,它像萬花筒,也像個扣子不斷相連。
誰知道記憶會這樣組合呢?誰又會知道記憶不會依照自己的意志來組合呢?誰又知道記憶所走的方向是這樣組合呢?所以一直回到我以前的主題—原來如此。記憶所強調的關鍵在於,組合是一定的,但你在未來大綱中所組好的記憶中,不能因為結構不完全,又將記憶四分五裂,而是看看每段的書頁中,是否有依然的關聯性—別否認它,計畫會追上變化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