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重組記憶


外地下著大雨,自從颱風開始成形後,雨幾乎沒有停歇過,斷斷續續的,永遠不知道現在出門時候,是小雨,回家時會是場大豪雨?就未來一樣,還是深不可測。當你知道已經有兩個颱風在本島外地盤旋後,接著又來了第三個颱風來加入這場舞會,你是作何感想?我母親說,“那就別來吧!這麼多個,天氣的雨一定還在下!“,很多人也這樣認為,去年的八月八日的水災重創中南部,今年遇上三個颱風來攪局,心裡的滋味相當不好受,有些人可能連家中的景況還未完全恢復,心靈的創傷也未撫平,他們走了一年,五味雜陳。
而在過去的幾個星期,我聽見新聞報導這樣說著:”今年至現在,沒有遇到颱風襲台,秋颱的機率可能會大增。“,當然這是可能會預測準確的—根據Yahoo!奇摩的民調中心顯示,六成六的民眾擔心有颱風侵襲台灣,結果,誰會想到會有三個?我也沒有想過,以為在我家附近與我無關的低壓帶氣流而形成的颱風,再加上另一邊爾後又形成的颱風,所挾帶的雨量只是間接性大雨而已,但第三個形成後,像是三個風火輪在我家附近打轉一樣,總是要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連我在河濱公園運動時,一邊的雲層多而綿密,另一邊卻是暗黑色的籠罩,雲系的交雜,猜不出他們的如意算盤。
未來難以預料,世間的人情世務難以想像,憑著大量記憶的湧現就能知道是我們常常會做的事。他們這樣說:”以前怎麼都沒有颱風,怎麼要來就一次來三個?“,好像老天爺聽到了某些人的聲音,希望可以下個大雨,減緩水庫的量,避免有缺水還是限水的危機。因此,當我們看天氣時,天空的雲系帶總是有著不能說的灰色地帶。
我們先來談談記憶的”發明“,再來想想未來與你現在的期望。記憶是什麼?記憶是個重複性的連結,它藏在大腦的海馬迴、邊緣系統、還有大腦的皮質上等區域,它有短期記憶、長期記憶、陳述性記憶及非陳述性記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記憶會記住是因為重複性的關鍵,學英文每天記十個單字,三十天後,你就能記住三十乘以十等於三百對不對?不對喔,因為它會重組,所以一定小於三百,再來看看你每天所要應付的記憶—帳單、報告、功課、約會、禮物、食物、節日、業績、功效、慾望等等,你還能記住多少?大腦的記憶可以擁有五座國家圖書館的容量,你所要記住的不是五座圖書館所收藏的書籍到底有幾本,而是它們的分類及位置(種類的位置),這是記憶重組的第一關鍵,再來你知道後,還要去細分每本圖書的數量及位置(書架的位置),你還剩下多少空間可以容納?
想必不多,因為你能容下的書不多,就像你想怎麼沒有颱風來襲台,現在就來三個?這也是因為記憶在搜尋的過程中,也是根據氣象報告資料來截取這樣的內容,重組成另一本書,這樣的書籍會產生也是因為記憶資料在不斷拿出、裁放所導致。你才會認為新聞所說的反聖嬰現象可能也是影響天氣的詭譎變化之一。
這樣的連結或許不是很恰當,但記憶的重組也是因為不相干的關連而碰撞在一起,誰想過用搖鈴可以取代狗兒對食物的期盼?除了俄國生物學家巴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所發現的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外,我們對記憶的創造性,也是太多重複性而擦出火花。想想在過去的記憶中,為什麼你只記得強烈的?濃郁的?苦澀的?麻辣的?刺激的?開心的?錯誤的?和絕對的?這些重複的重複在記憶中,不斷環繞圓圈,像是你曾經用個圓狀尺可以畫出美麗的圖案一樣,它像萬花筒,也像個扣子不斷相連。
誰知道記憶會這樣組合呢?誰又會知道記憶不會依照自己的意志來組合呢?誰又知道記憶所走的方向是這樣組合呢?所以一直回到我以前的主題—原來如此。記憶所強調的關鍵在於,組合是一定的,但你在未來大綱中所組好的記憶中,不能因為結構不完全,又將記憶四分五裂,而是看看每段的書頁中,是否有依然的關聯性—別否認它,計畫會追上變化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