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扣住記憶


我們掌控風險的時候,ㄧ方面要想著如何管理它,一方面要想著如何處理可能發生的危機感;另一方面,風險的人生管理太過嚴謹,反而會適得其反,想想你今天所吃進的藥物中,有多少你所知道的成份?有多少是你類似的大小、顆粒、氣味、顏色可以清楚分辨,而不會沒有按照醫生指示用藥?也就是說,風險所包含進的風險認知,往往在動態水平中沒有一定的基礎建設。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有些人不瞭解,我解釋一番:你所吃過的藥物中,我們除了按照說明書上的指示用藥外,另外就要包含你本來知道的藥物認知,你是先吃大顆的藥還是膠囊?或者從小顆開始?又或者從藥粉開始服用?如果同時有內用跟外用,你要先選擇哪個先開始?生病了要吃藥,通常不會是一顆,而是很多包參雜許多顆,我感冒時,一小包的藥物就有十一顆(含膠囊),所以我都是從大顆先開始,ㄧ次兩到三顆,爾後才是小顆。但許多的慢性疾病通常是一個月到六個月的藥,一次拿這麼多的藥,很多老年人則吃不消。
我到醫院的藥局看見許多病人等著藥櫃出藥,他們的盼望就是有藥可治,卻時常忘了藥物對他們的身體有著其他效應,除了上篇所提到關係你的身體、你的生活外,另外就是那種等待藥物的心情,總是希望快點拿到藥,因為藥可以解除他們的痛苦,他們的煩惱,有些精神病的病患依賴煩寧(Valium)、百憂解(Prozac)、利他能(Ritalin)等藥物外,其餘的就是可能導致精神過度恍惚,無法專注,無法提升記憶力,有些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的病人對於他們的記憶的瞭解也不甚有佳,即使有些輔助藥物,他們的過去已經像是消磁的錄音帶。很多事情,在我們看來的瞭解,只是充其份的填充—一只玩偶裡面的棉花。
所以來談談你對於你的過去的瞭解,你當然只記得對你特有印象的,如果不是這麼做,你不會記得誰對你特別好,誰對你特別強烈,誰又一定搶你的食物吃,誰有拿你的考卷或是作業去抄寫,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所熟悉的感覺,除了FM(眀覺,你還記得嗎?)之外,就是記憶所註下的回扣記憶(Memory Likes),這類記憶不像FM那麼感覺,而是充滿一定的未知數,也就是像你本身所參與到的會議、活動一樣,你只記得你拿到什麼、玩過什麼、聽與看是什麼,但不會想起與你同桌的人是你認識的同班同學,以前所提過的Déjà vu(似曾相識)是兩碼事,一個你有感覺相近,一個是你沒感覺卻有實在的可能性。
風險的評估,有部份要依賴它,像是你出門時要上班時,忘了給你的愛犬吃狗食,你怕牠餓壞,所以你會打電話給你的鄰居請他幫你,但他恰好不在家,所以在你到公司時,突然想起你給的狗食放在餐桌與客廳間的角落,但又不記得放了多少,所以你很擔心,你左思右想,但你沒有想到的是你為了怕上班遲到,狗食的食物在櫃子中沒有放入狗碗裡,你一心走往門外,只想著牠吃了沒,忘了牠何時會想著吃,以及你對牠的擔心。
不像記憶的記憶,可以明白這麼說,但這種情形常常發生在警方辦案上,如果證人的證詞有誤導之嫌,還是證詞不太正確,對於時間的推演是雪上加霜,你瞭解你何時會發生過去的每個片段,可是你沒有辦法一字一句說出每一秒鐘的動作之詞,所以記憶自然會被切割成碎片,大腦中的睡眠就是幫助你重整這些碎片,好的留下來,重要的保存下來,無意義的刪除、無重點的丟棄,所以記憶每天都在重組,也因此記憶的正確性,誤傳性跟隨時間轉換成空間的記憶,在現在的那條線上徘徊,過去參加過的記憶碎片,在那條線留著刺,未來走著未知,你的生活就藏著很多空間上的記憶來幫助你回想後一分,前一秒的感覺,畢竟記憶的過往,扣入心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