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走來走去


每我當想開始寫文章時,我時常在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呈現我想要的方式?例如就像上個例子一樣,風險的價值評估似乎不是很恰當,也不是很得體。我的文筆不好,沒有機會在世界上發光發熱,我不懂宣傳我的網站,也沒有選擇餘地可以讓世界看到我的努力!但我從來沒有一直去灰心喪氣,雖然我有時候知道不知是為了什麼才這樣去做,但時間它總會明白,這個動態過程作為我的化身全部。
我一生沒有成就,也沒有發明新發現,新創意,新概念,對於自己的未來,走的似乎還是顯得漫長,把一年當成一天來使用,看得就是那是長的光年,我常笑稱我的那把尺的單位是光年,不是公分、公釐、英吋、碼、尺,時間帶不走的就是我付出的全部。因此當我看待時間,就如看我們的過去,可惜的是,只有我看時間的方式是如此,不像別人才能勇敢做自己。你知道,時間上的風險評估需要很多資料來預估它未來可能的變化,如果幾萬隻在巴西的蝴蝶翅膀可以在德州掀起颶風,那麼在於國外的種種變化來影響自己的未來走向顯得更難有精確掌控。我們的計畫會生變,也是因為評估風險時沒有包括進去,然而即使包括了也是少部分的選項而已。人的未來大綱,一直為自己而寫,為別人而活。
我談風險,是希望你對於可能發生的危險有所一份評估報告,就像軍事演習一樣,總要有份大綱教領來指導軍事推演應該怎麼操作,戰機應該警戒狀態還是備戰狀態,陸軍應該從哪裡登陸,而大砲的發射位置應該落在何處,射程應該要多遠?要幾海哩?萬一敵軍不是從報告上的作戰時間登陸該怎麼辦?有否另外的實行應變措施?軍艦要防止潛水艇從哪裡攻擊?底部?還是四面?航空母艦應該要做什麼準備?等等,一個軍事計畫要成功,大家都知道一定會B計畫,也有C計畫,然而真的會知道詳細細節的人,只有軍官、艦長、總司令、指揮官、參謀長等高階將領。小兵小官只知道要保衛陣地、堡壘,不能讓敵軍攻佔、讓它淪陷。
軍事上的演習,都有風險評估報告,這份可以讓軍事基地周圍的情況一目了然,可以知道敵方可以從什麼地方攻入,萬一重大危機發生時要如何辦理,推演任何可能情況可以讓我們瞭解確認風險其存在價值意義,然而我一直提到動態過程,你就知道為什麼我老是要提到它,因為它關係著未來有所可能變故,包括你想到及沒有想過的,這個過程其價值可以讓風險的動態水平有個基準,就像為自己找個盾牌抵擋外來變化,但我們內心也沒有那麼無風不起浪,所以動態的過程中產生的是自相矛盾,就像你當初不聽一份報告說,這個要暗殺的人不是要你找的對象,只不過外貌很像的近似人物,後面的軍事系統就開始找代理人來處置,這是電影“鷹眼”的情節。當然軍事實際上有無這套系統,不得而知,我想說的是,人的實際生活不像軍事演習老是都是未知數,雖然都很相近,卻不能相提並論。就像你的姊妹掏找你下午茶,你卻還在客戶那裡談公事,你的兄弟黨找你狂歡,你卻明天要出差,這些可否有實際存在,我不知道,但如果你能料想到,你不會找錯時間,打錯電話,問不對人,跑錯學校。
當然這世界就是有這種人,生活忙碌,每天的行事曆琳琅滿目記載著上午要開會,中午要做什麼,下午要做什麼,還是上午的企劃案、下午的會議、新人的交代事項等等,同事之間彼此還是過自己的時光,不同的是我們都是以為跟別人有所區別。連兒童也不例外,有一次我的一位小男孩問我這個星期六你要做什麼,我說我不知道誒!可能到書店看看書吧!他說我要跟同學去山上看花、爬山,我說這樣很好啊!他說,是啊!我很喜歡跟同學出去玩!到了當天,山區大雨,他和他們同學回到了城市後告訴我,為什麼會下大雨?我說你不知道嗎?前天有發佈山區大雨特報啊!他不耐煩的說是喔!我不知道,同學都有帶雨衣,只有我們幾個淋雨回來。
計畫不在範圍內,這是常見的事,也是預料到的事,你知道的。風險上的報告有無評估參考需要,也無指標可以依據。我們看看街道上的汽機車也可以知道,街道上的十字路口,只要你騎機車的過程看見別人的車子停下來,你認為現在是紅燈,只要啓動便會是綠燈,然而我們旁觀者效應只注意別人的車子,沒有注意前者的路況,自然就會有小“意外”!我就親眼目睹擦撞在我面前上演—可以紅燈右轉,後面的小客車與前面的公車相撞,鈑金凸起,修車的費用真不少,推論的情況是後面只要看見別人在行走,就認為“可以”走了,或者只要一個紅燈突然轉為多出一個可以右轉的箭頭,他們就衝了!闖紅燈的代價是一千八百元到五千四百元。
風險的價值真不小,我們的動態水平,常是你看我,我看你,你怎麼做,我怎麼做,兩個世代的人常來你學我,我學你,只差一個賽門說而已。我們對於風險的評估說是建立在自己的水平上的,可是如果像我用光年的單位去衡量價值,它其還是沒有個意義啊!畢竟我們的認知總有個箭頭吧!(直覺),可是它又不準,風險的船,有了風帆,少了救生設備,你的航途永遠到不了岸,即使往西走,沒有高人指引,也取不了經。
風險—嗯,它在哪裡?恐怕隨時在游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