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時間上的風險


天氣很熱,今天的台北氣溫來到攝氏三十八度,在中國南京的溫度更標高至四十八點七度,近五十度的高溫,每個街道的行人都是紛紛避暑—帽子、洋傘、袖套、太陽眼鏡都來摻上一角,為了避開這種高壓氣候的環境,更有許多人趕往游泳池、海灘、百貨公司、圖書館去吹冷氣、消暑降溫,的確,人的體溫與外在的溫度接近,甚至超過原來的溫度,每種動物都會懶洋洋的不想動。
因此,我們想要為了躲開這惱人的陽光,就會去準備上述所說的防曬用品,畢竟人類的皮膚一旦曬傷,可不是鬧著玩的,也會形成紅腫、增加罹患皮膚癌的風險。而說到了風險評估,我們來想一想,怎麼樣預估可能的風險存在?像賭博遊戲,你願意賭什麼樣的牌局?是願意拿小金額一步一步小賭?還是一次大本投資?這個問題,我想多數人都不願意接受後者的風險,只拿前者作為投資標的,你的賭金只有一百元,你當然願意以十元的賭資去換取賠率十比一的報酬,你知道一旦贏了,可以換取是你現在十倍的投資,可是如果用五十元的賭金下賭,來換取二十倍的報酬,你也跟著會願意嗎?金額增加了十倍,你的信心不會增加十倍,反而還會減少一半,原因在於你願意增加一百元的賭金(也就是兩百元),你也不太願意失去五十元,如果你願意承擔,你可以有兩次機會,可是你換個十元的方式下標就在於十次的機會,你要大還是小?
賭博遊戲是一種風險評估,股票投資更也是一種風險,你的投資金額多少在於你願意用多少時間來換取相同的金額報酬,也就是說,我們投注金額的大小來決定我們看待股票應該要準備買回,還是賣出?光是這點就很有趣,因為在於在看不見的未來上,我們看待一支股票還是多支股票組合就讓我們頭大,還是要去關心這支股票過去的平均水準、報酬率、走勢方向,以及任何可以操控這支股票的產業新聞都會影響它的今天是上揚還是下跌?很多投資人都有過股票套牢的經驗,也有慘跌的痛苦過往,我們卻還是有信心來看待這支我們下標的股票可以成為股王。
時間可以的話,你有時候還沒想過的未來,股票的現況就能反應你的生活水平,以為可以逢低買進,卻在不是最好的時刻可以收手,以為高價賣出,卻在你不對的時機點無人看好。我沒有股票投資的經驗,只有買過幾支基金而已,當我看著這支基金不錯時,卻老是抬不起頭,以為可以有賺回時,卻還是將投資金額來回水平,補足先前的損失。我對於基金的概念停留在概念之上,我看著基金經理人的建言,應該要怎麼樣時,我還是老神在在,沒有放在心上,我知道基金的投資水平只不過是個動態過程而已。
風險的掌控,我們都是歷歷在目的,我們知道要完全操控它,不能只看這個過程的風險價值,而是要看它的動態水平,然而有一點仍然被忽略,那就是動態水平的分界點是在什麼地方?既然稱為動態,當然不可能是處於不變的狀態下,可是當我們知道我們的承擔的風險價值時,那個動態水平的分界點早就隨著時間而提高,這個提高的界限,只會讓底下的“美景”看不見其程度在哪裡?如果你知道你現在出去開車發生意外的機率是萬分之六,但你是出去參加公司的出外會議的地點是在美麗的山丘上時,其增加的風險自然會提高萬分之十五以上,你所要承擔的動態水平會提升,前提是提升的你想看見的山丘美景的動態過程中,你無一沒看見它的價值水平。
上述的例子可能不好解釋我想要說明的風險評估,但是我想提的是風險的評估與時間價值的動態過程有關,我們想要的多少就我們取捨時間要回多少,時間的價值水平的評估往往不是用現在就可以衡量的,但我們老是用金額去衡量它的動態過程,這點就跟我在最前面所說的時間與金錢息息相關,你能接受多少的風險價值卻是以時間作為衡量依據,這點我實在不能苟同,也想不透。時間是看不見的,不是用手錶還是看它的工具也好就能轉化它的未來報酬,因為在時間的關係水平上,你一直想看看它的時間變化可否能夠呈現它的價值意義,而意義的大小,已經被你另類解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