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回到未來


電影中,當禮儀師為往生者畫上最美的妝,換上最清新的衣物時,在旁的家人、朋友此刻終於明白她真的已經不在人間了!我看著他們的表情充滿著不捨與難過,悲傷的氣氛在此時化整為零,一切聲音安靜優雅,空氣中有種安祥的感覺。當我想起我已經往生的奶奶,她的告別式的氣氛也是充滿著難過,和已經都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的感覺在心中,當法師誦經為往生者超度靈魂,我的感覺明白她已經不在我的身邊陪我說故事,分享她的人生經歷,我慢慢落下了一滴眼淚。
過了幾天,找了一塊不錯的墓地,將她的棺材緩緩送入土中,骨灰罐放在一旁,細心整理一番後,讓她最後的身軀與靈魂可以完全分開,身軀的樣子終究保持良好。在掃墓節中,我們也都會關心她的墓地情況,將附近雜草鏟除,讓這裡充滿著感念與平靜和諧的氣氛。我記得當時我的爺爺看見他的老伴離開了人世,他始終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她,送她最後一程,兩個人的感情已經維持超過八十年頭的歲月,誰還能這麼長久?
許多人瑞有些身體一樣很健朗,每天早上起床做運動,吃個簡單的早餐就出外走走,當我看見我與我的母親在吃麵時,老闆娘向我們解釋在我們面前的人瑞有多麼健康。女性的平均壽命比男性平均壽命多了六點六歲,但整體而言,要活到超過ㄧ百歲現在不成問題,反而是活了這麼久,體認到了什麼?反正一切已經看開了!想通了!沒有什麼會成了“問題”,而是我們到了終老後,時間還有什麼?
人生苦短,稍縱即逝,就像西藏喇嘛的曼陀羅畫作,他們用細心吹奏出一幅精細的圖畫,花了近一星期時間完成它,然後立刻破壞它,將沙子放入水中,保留萬有事物。我們的生活也都不是這樣嗎?如果沒有短時間的效應,你當然看不見時間的長久未來,我們寧願今日賺一百元,也不願一星期後賺兩百元,因為現在時間很寶貴,但在最前面關於時間的第一篇,我有提到一個觀念—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浪費時間,因為很簡單,時間的長短往往是在現在之後才能產生的未來所誕生的!而不是透過慢動作倒帶重播再看ㄧ次精彩的關鍵時刻!你是怎麼接住球的?或者你是怎麼與它擦身而過的?
喜愛運動項目的人都明白,他們體育播報員會把重播時刻再一次重現給你看,讓你ㄧ次看到他是怎麼接住這關鍵的ㄧ球的,好讓可以保住這一分,避免對方先馳得分!新聞節目也是如此,總會讓你再看一次車禍發生的瞬間,駕駛人是如何有驚無險的逃過這一劫,而在另外一頭,警察、律師、法官、消防隊員也總會試著找出任何可能的蛛絲馬跡,不放過任何可以改變判決的結果,ㄧ再重複著看著監視器、聽著證人說詞、證物等相關證據,找出最讓人信服的“真相”。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你最想改變什麼?這是有人曾經問過我的一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想改變的是曾經過往,不想改變歷史。但回到過去,改變的一切會延伸出另一個未來,現在的你可能不是現在這樣的你,而是一個年少輕狂的你!當然,過去已成了定局,下好離手,改變不了這盤賭局,所以一切賭注ㄧ執,全部接受!相信你有看過“回到未來”的系列電影,一個男孩與博士從過去回到未來,再到西部世界,改變的是ㄧ系列讓他們頭痛的未來!從討厭的大塊頭,再到青梅竹馬的戀情,與他們的父母經過時間的轉變,時間讓他們更珍惜現在。
另外,也有一部電影—命運好好玩(Click)說明了時間可以自我控制的慾望,ㄧ位建築師因為無法與妻子好好溝通,與孩子又無法實現諾言,所以他就得到了ㄧ部遙控他生活的遙控器,他大玩特玩,把討厭的快轉,精彩的重播,他的生活到了最後,非但沒有好轉起色,反而因此而加重,在他躺在病床上的一天,他的前妻還是來探望他,最後他發覺已經大錯特錯,最後走上了天堂。雖然最後是個夢,他也瞭解更要及時行樂,享受每ㄧ分種的時光,雖然遙控器並未從真實生活消失,但已經不需要了!
我們都覺得時間很長,那是我們一直在看著手錶或者牆上的時鐘,期待下班的時間來臨,覺得時間很短,是我們“忘”了它,不管怎樣,時間長短的變數其實是一樣,感覺讓大腦有了時空錯覺,ㄧ瞬間不太像一秒之間,反而是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時間抓住了我們很想掌握的時間數,這道裡,你可能還不太明白,只要用心感受它,時間就只是“時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