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過去枝節


由FM所創造出來的感覺,往往會讓人有種莫名的感念,這種感念可以以過去來看待今日所發生的過程,再由時間數所影響的環境找尋任何可能有的變動,稱之為回憶,回憶與大多記憶不同的是,一個是過去,一個則是現在,然而這裡所指的現在是今日所發生的過去,也就是時間數的短暫時光。可能有人還是不甚瞭解,我用另一套說法解釋一次,我們常提到“過去”這名詞,是指距離“現在”超過ㄧ年以上的時間,而現在只不過是今日所發生的過去,所以時間較為短促。一秒的發生,在你看到這段文字後,它就過去了!
也因為如此,過去的經驗常常讓我們重複思索,我們在三歲之後,對於記憶的變化會明顯加深,它讓我們總是在小時候與朋友有過在公園玩或是巷口,還是鄉下稻田玩耍的經驗,它讓我們可以去懷念媽媽家常菜的味道或者是父親的拿手菜,到了小學,記憶會更深刻,有第一次上學認識陌生小朋友甚至是異性的體驗,到了國中,可能又有爬過校園圍牆的體驗,甚至充滿叛逆,到了高中,可能有想認識異性交往的感覺,想談ㄧ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大學之後,留學之後,認識國外的朋友,學習新的國家文化、語言等等,你一路走來,每ㄧ場的第一次、第二次、很多次,都是加強性的體驗,讓你的大腦一直不斷重複,ㄧ直重複,重複,重複,重複。
FM,其實它也沒有什麼可以說明的,因為它本來就存在,國外對於這類名詞本來也不會去在乎它到底有什麼意義可以保存下來,所以本章到此結束!不,沒有這麼快結束,過去所表現出的記憶模式,只是表現在於今日的現在上,但所隱藏的記憶模式,卻不會毫無目的的出現,我們所知道只是讓過去牽就我們現在所構成的記憶模式,未來沒有出現,因此過去所遺留下的痕跡,我們總是一直回頭張望著它,打水漂的石頭跳過水面,你看見只是石頭跳過水面所留下的記號,石頭本身當然不知。
問題在於,就算我們看著過去,勇往直前進,也不能保證我們不會回頭看它啊!失戀的人總是對於過往的另ㄧ半還戀戀不捨,剛剛飛走的氣球,小朋友還是遠遠張望,在高達雲層的飛機窗戶中,過去飄過的晨曦還依依張望,我們一直看著過去的發生啊!所以過去的影子就保留在現在的層面中,剛剛吃過的美食,記憶還在那裡,沒有什麼時候,記憶會停留現在,當你開車,除了專心看著前方外,還要注意左右來車,過去的那一秒還是不見了!你知道你已經闖紅燈了嗎?
過去就像蝴蝶效應,我們幾乎都是用它來支配現在的發生機率,過去如果樂透彩的27號開出的次數最多,你一定會下注它!如果你女朋友喜愛白色,百合或者白玫瑰能打動她!如果是紫色,薰衣草或者紫羅蘭能讓她開心。沒有過去,怎會有現在?沒有過往失敗的經驗,怎會有今日的成就?所以這個事告訴我們,經驗讓我們可以走出一個方向,且不會走錯,然而我們可不能全數都依賴它,因為我有提到所隱藏的記憶模式不會毫無目的的出現,它會無知的浮現。
大腦的海馬迴只能記憶重要的,工作記憶只能記住分類幾項要點,這些關連讓不知道的記憶會在適當的時機提醒你什麼時候是該要去做的,就好比信用卡的帳單總是截止日期,可是前提是你要看到才行,因此記憶的過去隱藏模式,會用時間數的時空來告訴你,或者用數字告訴你,這部份就是提到的“似曾相識”(deja vu),但我要說明的是,有人曾經提到deja vu是記憶上的幻覺或是錯覺,可是若是記憶不是全方面的,這部份就有可能是真的。我們不能否定看不見的不表示不存在,就好像有人一直提到他被外星人綁架,幽靈,我感覺的到等之類話語,眼見不為憑,視覺就會欺騙我們的大腦,何況心裡的錯覺?過去的隱藏面,不揭開它的面紗,我們只能空憑想像去處理事情的面,就像隔著柵欄去看動物一樣。
過去存不存在,不是只靠著記憶或者FM就能完整解析,然而這裡面有太多的層要一一解開也不是何等容易,我們可以用它來瞭解對現在的影響有多廣,卻不能全然保證我們看見的過去就是真的!也就是說記憶有好的,也有壞的,很像交錯的電線,哪個插座有電,又是哪個插頭要插入哪一個,大腦就會去打結,過去的體驗又在重複,結就跟著重複成結。你知道哪一天你送錯餐點給哪個客戶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