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深身味道


五月的天氣一如往常還是一樣,豔陽高照,熱力四射,而身邊的吃過的食物垃圾已經放了兩三天時間,丟垃圾的時間,蛆已經爬滿垃圾袋一大堆,我看得頭皮發麻,花容失色,嚇得只能說出“很噁心”這些字眼。我對於蛆這種小生物並不會很陌生,只是牠們都生長在腐敗、骯髒、惡臭的環境中,我第一次見到牠們的時候,是在國中的時期,我不明白當時為何吃過的食物殘渣為何會出現牠們的蹤影?這種乳白色的小蟲,我看不見牠們的眼睛,呼吸器官等各部位的所在位置,只知道頭一次看見牠們,覺得真的很神奇!
蛆的這種生物,看到百科全書才明白,牠是蒼蠅的幼蟲,但我不明白的是,食物的痕跡,除了有味道、有痕跡、殘渣外,這樣子就能從無到有長出這種蟲來?難道蒼蠅事先已經勘察過地形,認為此時此刻此地方適合我們的寶貝生長,所以蒼蠅媽媽就來這裡產卵?關於這點,我覺得是這個可能,但一定選在我家廚房的垃圾桶裡嗎?這點,我就很懷疑。
蛆在國外還被用來治療傷口、消毒、作為很多的“用藥”,另外、蛆可以被我們吃下肚、烹調的方式還可以有多樣選擇,看你是要涼拌、還是炒來吃、或者還可以泡藥酒來強健身體、看來這種我認為好噁心的生物、用途還真的不少!只是美食當前,看你真的有沒有勇氣吃下牠。蛆是種很美味的聖品、敢吃的人依然還有,對我而言,我只有當牠認不出來時,才敢吃下我的嘴巴裡。而你對於牠的想法呢?
我看了很多美食的節目,總認為美食當前,是否真的有那麼美味,且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前往享用?我記得我們小時候我母親很喜歡帶我去一家麵店吃板條,然後配上他們特別的醬汁,我那時後可以連吃兩大碗的板條,而我弟也不惶多讓連吃好幾碗,就這樣過了幾年後,我已漸漸對他們沒了胃口,而我弟只要放假有空,依然就是前往“朝聖”,有時候雖然會撲空,但依然不放棄要吃到為止,成了名副其實的老主顧,反觀我阿嬤的常吃的麵店,他還是我的最愛之一,以前我常在阿嬤家住,經常幫阿嬤還有親朋好友買他們的麵,他們的麵是屬於山東的那種麵店,有牛肉麵、榨菜肉絲麵、大魯麵、酸辣湯、水餃、紅油炒手等,我很喜歡他們的家鄉味道,但是近年來,他們店家搬了三次家,總是在我阿嬤家附近,且店名都改了!我都認不出來!而因為有一次被電視美食節目報導後,爾後才得知他們搬過去新店家,也跟他們談一段時間,連老闆娘也差點認不出我來,可見歲月的流逝有多快!
時間的過程,很像一家麵店的經營痕跡,總是會有愛吃你煮的麵而上門前來光顧,所以不用去擔心老客人會流失,只是—重點來了—怎麼留住那不變的味道,及讓客人可以找到你才是最重要的學問。前者的那家麵店不在光顧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還是吃不飽,且大碗的份量其實跟小碗差不多,只是裝麵的碗變大了,而後者想吃的原因也是因為看見我阿嬤自從兩次腦中風後,全身癱瘓,我想看看她,所以只要我有時間就會前去看望她,那個家只剩下我阿嬤與看護,還有一位舅舅而已,想吃是為了懷念味道。
主觀的感受,一部份跟情緒的殘留痕跡很有關係,雖然不像蛆,總是因為它而駐留,但我確定的是,食物的味道,在人的情感都會滲流變化,就像水從岩石的縫隙中,一直流出、分化成小細流,直到落入地面下,我們為因過去的美好記憶而多做些許回憶,而讓在大腦上多擠出點空間讓它停留些會,不要那麼早離開我們,但過去時光已不復在,過去的層面也已經打破傳統文化的界限,不能將時間放在此刻,而不向“現在”前進,人會老化、麵店也不會ㄧ直經營下去,除非味道還在,接棒人依然還有,我想情感的濃厚香醇味,就像一杯黑咖啡一樣,熱時候是苦中有種特別甜味,冷時後味道又像酒一樣,久久不能散去!
我們一起為時間味道乾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