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不知道


什麼時候會下起雨?而雨又會多大?是毛毛細雨,還是傾盆大雨?或者是暴雷雨?我看著窗外的雨,一直不斷猜想著,當我出去購買中餐時,還是個微微細雨,到了現在,雨逐漸變大,過了約十至十五分鐘左右,雨又回到了細雨的模樣。雨啊!真是猜不透你,為何總是在我想出門時,會給我這樣的天氣?時而陰,時而雨,時而冷淡,時而舒適,又時而悶熱,人的心態好像也是如此,對錯是非總是懸在矛盾邊緣,想要去做的與不想要接受的,挑起了這樣的戰爭,你是我方,內心是敵方,兩方陷入天人交戰。
主觀的邊緣視線總是挑起這樣的主因,我們看見美味的新上市的牛肉漢堡,總是忍不住想立刻跑去買來吃,但我們總是會一再失望,因為總是跟廣告的實品不符,圖片上的牛肉鮮嫩多汁,蔬菜又多,麵包蓬鬆有嚼勁,看起來都快要滿出來了!但實際買來時,麵包塌扁,牛肉沒有胃口,蔬菜少得只有一兩片美生菜,番茄切得不完整,我們為何總是要一再受騙上當呢?難道敵方贏了嗎?而我們的視界輸了嗎?看來是這樣,內心所符合結果往往跟我們的視界總是呈現反比現象,除非你內心的設想已經達到損益平衡的狀態,否則只能在大腦內的世界自由自在的旋轉!就像原地自轉的芭蕾舞者。
我提到結果論之前,總是會去猜想人為什麼要依據外在現象作評論,即使結果不是你想呈現的那樣?這部份,我一直深感好奇及滿心疑問,所以我就很多書店及在百貨公司的任何專櫃去看看他們對於外在現象的判斷,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人對於結果的主觀判斷會深刻記憶在腦海中,也就是說,主觀的視覺評斷早就有了結論,而這結論所影響的結果面,大腦其實早就一清二楚了。
大腦為何會這麼清楚,我猜想可能是大腦的過去評論左右著我們的猜想動機,也就是在大腦皮質上的部分記憶以及海馬迴的記憶已經有部份已經綁住了大腦感受,讓我們很難跳脫它的框框中,說到了綁住,我實在很不愛這種感覺,我想要跳脫到別家電信業者,合約就已經將我套牢了!人的感受,我想有部份跟過去有關,有跟當時下的註解有關。
對於外在的事物,我們的心態有部份交給“命運”,有部份給它“機會”,而命運就是機會,意思是說我們生命中領悟的命運,全然交給機會主宰,我們就是那個主人之“一”,原因在於我們全然交給它們,而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他人、環境等任何變動因子,左右著我們看法,而我們選擇結果其間,總是太早下斷言,所以就很容易產生“早知如此”的狀況!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人的心態一直很符合這樣的情況,我們看見公車來了,上了車,才發現上錯了車,或者錯過了到站時間,如果你是第一次到陌生國度的話!我們會認為自己支持的球隊會贏,但在看見結果之前,預估的結果果然是如此!且還發現ㄧ球員上場竟然衣裝不整,心不在焉!我們的命運靠著機會來選擇,但選擇的可靠度往往總是在預估範圍之內或之外,但預估又說不出個準確來,心門總是開開關關,有話想說,又怕出口傷人,我們一而再再而三被自己推進懸崖邊緣,要進不進,要退不退的,扭扭捏捏,徘徊在鋼索上,要怎麼做才能安然無恙呢?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自己的敵人又是無知,這點,我會一再強調,但請深刻想想,我們下結果之前,難道評論的範圍難道都有所限制嗎?還是我們被自己的眼睛侷限在那範圍中?我矛盾的是,人說好要為世界發現美好,新聞頻道有時播送著自打嘴巴的片段,一家違法的公司,又在該台播送著它自家的宣傳廣告,這是諷刺的對比嗎?還是本來就有合約在先?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