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黑白世界


五月天,進入了梅雨季節,也是典型的夏天形態,上午的天氣是陽光溫煦,下午可能轉變成烏雲籠罩,然後下起大雨,打起雷來!或者白天的天氣都是這樣陰雨綿綿的樣子,時而停雨,時而下著毛毛細雨。昨日的一場午後雷陣大雨,因為出門丟個垃圾而淋個全身溼,但也讓我的心靈瞬間冷靜了下來。
我很喜歡淋雨,那是在以前的時候,我記得應該是在我上國小六年級的時刻,每次的午後大雨,或者什麼樣的雨,我都很想跑出去站在戶外淋個痛快,它可以讓我洗滌心靈,忘卻心中不快,憂傷的氣氛,甚至它能帶走我在當時沒人想瞭解我的心態。我是個內向,不太愛出風頭的人,但只要有任何需要站出來的地方,我也會挺身而出!因此,我沒有很要好的朋友可以跟我說說話,談談彼此內心的世界,但我知道的是我是個很敢與眾不同的人。
我總是站在身旁觀察身邊不同的人、時、地、事、物,身為一位旁觀者,我知道,總有一天客觀的心態,將不再只是有客觀的角度存在,而是變得更加不同於主觀的角度存在。人總是自私的,這點我承認,人看不見內心世界的空洞,所以只好向外挖掘別人的內在,說穿了,那就是隱私的部分,狗仔隊成出不窮的出沒在任何角落,追蹤著獵物,等著機會下手,而我們有“知”的權利,所以他們變成了我們的消息來源,另外,還有網路,只要懂得運用Google或者其他搜尋引擎作相互搭配,想要找出人的八卦,內幕,這是何等容易。主觀讓我們的內心失去的界限範圍,我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不會想要去探究別人的一切?我們可以隨遇而安,但浮心難安,人的暗黑面總是蠢蠢欲動在那裡呆坐著,他們像個看台下的足球隊員,心裡不斷揣測到底何時輪到我上場?到底裁判有沒有判決對方已經傷了人,要以紅牌驅逐出場,或者禁賽來作為處分。人的主觀一直左右著我們內心不斷決斷的看法,我們很有可能就用主觀中的第一印象就把別人請下台,不給他人留情面,甚至不尊重他人的面子,好讓對方找不到台階下,自己成了最佳主角。
決斷一個人的內心其實很簡單,只要學會否決就行了!小時候,嬰兒總是喜歡把奇特的東西往自己的嘴巴放,而當他們的母親把奶瓶給他們時,他們會去接手它,而當大一點時候,當母親把飯菜往你的嘴巴送時,你就會一直否決它,說著不要,我不要這個,或者我不喜歡這個!人的否決意識是很強烈,這點我們就已經不知不覺學會了!但是要開始承認自己的缺點時,或者開始讚美別人的衣服搭配很得體時,我們說出的話,往往有時候在他們的眼中,聽起來有些誠意不足,或者再加些但書。主觀讓自我的眼睛不斷尋找可以用的皮草來搭配自己的外在,我們的內心就算很有專業,那也是必須像是超人裝,須拉開衣衫才看得見的。我們想要充實自己的內在,來讓自己的外在與內在可以很好的整體組合,但就像變形金剛一樣,變裝後的外貌與內搭完全不是很協調,猶如大黃蜂第一集的前後差異般。
主觀讓我們控制這世界,我們可以隨心操作想要的事物,也可以給一些命令來讓他人服從我們,我們從小都聽從父母的話,說長大要做個出人頭地的孩子,或者在社會上能夠平平安安,一切淡然無恙,不求名利,只求功德,慢慢地,我們卻成為主宰命運的劊子手,操作著自己的眼睛,意識,慾望,在這個花花綠綠的社會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機會,小人物去看大人物的世界只有廣大,驚訝,和讚歎!
最近的新聞中,除了上海世博外,在台灣成了一些人心看不見的死角幽暗面,ㄧ場深夜裡的車禍,十五輛汽機車經過,沒有報警送醫;一位患有輕微自閉的孩子,在美語補習班被老師做出不當體罰,讓他的內心更加退縮,母親聲淚俱下。我們看見人的這樣一面,也看見美好的一面,難道我們還能去否決這看不見的一切嗎?
當我看著關於上海世博的台灣館主題曲後,我知道,在台灣這是形象,而不是寫實的一面,你不能說每次到了新的國家後,你總是看見這個國家的優勢競爭力以及傳統人文教育,還有優美的夜生活,就給它完美的一百分!而在這個背後,總是在紛紛擾擾,政治永遠吵個不停,總是有人要吃案,有人要貪圖,杯葛法案,社會一直隱藏著人的一面,也一直被影響著人的心靈面,想要有個安靜的歲月都是如此困難!每一天都會準時上演著我不想知道的新聞,但又不能不看見,給予否決,我一再強調我不是悲觀的人,只是太多的真實,人不得不去面對它們,面對時又是如此的煎熬,這些種種一切只會自己的雙眼無疑更是難以通行,就像是一直放在路上的三角錐和告示牌,你也必須多繞幾個方向才能到達出口,耗費時間與精力。人啊!主觀的自由意識,不要再舉棋不定,也不要一意孤行,更不要胡亂下決定,這次背叛了你的心,下次,告誡你的靈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