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空間向位


說個題外話,最近這幾個星期發現如果要用翻譯去看我的網站,Google翻譯總是行不通,就像在路上碰到了禁止通行的告示,總是要轉個彎才能看見我的網站,但為什麼要翻譯來去看我的網站呢?原因是每個人的文化,國情不同,而我研究的方向是以大多數人為主,所以我一直很想去了解翻譯後的內容究竟有什麼奇怪之處?畢竟,英文的用法與中文不同,而中文又不同於日文或是韓文的用法,國家的文化空間不同,就像人面對空間裝置的感受不同。
想像,不是與現實抵觸的,就是與現實交錯的,就像光在水面上會反射,在水面下折射,同樣的水面線上,同樣的一道光,兩個路線走不同的方向,這抵觸中又帶有點交錯的影子而存在。同樣的,空間也是如此,我們用視覺滿化,期待我們接收到的訊息,反傳送我們給的訊息,給予的和後來實際接受到的不會與我們大腦已經裝好的訊息會完全相同。
我們在三個黑色箱子中裝有三個東西,一個是滑溜溜的玩具蛇,一個是毛茸茸的蜘蛛,另一個是毛茸茸的布偶熊,蜘蛛的幾隻前腳被綁住,只有幾隻後腳可以動,我們請幾位受試者去實際體驗恐怖箱的力量,我們先告訴受試者這三樣東西放的是什麼,卻不告訴它們的位置,結果受試者去觸摸後的反應,往往是抵觸範圍之內,也就是大於它或者小於它,有些人覺得觸摸後的感受很難以形容,有些人還覺得很刺激,想要再來一次,當然這是不行的。如果沒有告知這三個箱子所裝的是什麼,受試者觸摸後的感受就會很明顯的大於這類感受,或者小於這個刺激,這是與現實交錯的現象,有無告知東西是什麼,似乎沒有這樣重要,反而重要的是我們滿化後的視覺感受會極度佔據我們的想像空間中,造成刺激總是一再被提起,它帶來的反應就會這麼強烈,這麼令人不快。
我再舉一個我們公司的實例,我們公司的訂單很多,而且是非常多很多,也因此公司最近又採購了新機器,一臺在這月,另一臺在六或七月,但我不能想像的是,公司的空間已經夠密集了,為何還要採購呢?答案你也知道,就在上述我寫的句子中,不能理解的是,這樣子只會讓空間更擁擠,更難以容下早就被機器塞滿的工作環境中,且我也相信,只要機器ㄧ運轉啓動,它所發出的噪音只會更大聲,不會更小聲,我想生產力更不可能會提升,只會讓這樣的空間被機器給淹沒。當所有的機器一開始運轉,你就能想像那畫面所發出的聲音,還有機器之間所造成的擠壓,只會讓員工的腎上腺素暴增,壓力激增,還有思緒,情緒都會有所改變,員工根本不可能會更快樂,更會沈醉在這工作環境中,將所有事情一切盡善盡美。
機器不是人類,它沒有古怪的脾氣,也沒有難以捉摸的人格特質,但不同於人類的是,我們有思緒,有情感,有理智,有未來去想像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滿化雖然讓它去填滿大腦的意象,讓這一切看起來很美好,很舒適,很好看!但一旦不知不覺的塞滿大腦神經迴路後,我們還是只能任由它去在我們大腦四處遊走,就像找不到指標的愛麗絲一樣,當然這不是愛麗絲夢遊仙境需要一隻咧嘴貓告訴你需要往哪個方向走,像是牠說的---你心中的方向在哪,它就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