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完全之美


每一個空間都會影響作用力的產生,作用力的發生就可能影響意義的產生,我們很難去明白空間的剛好,或者是說巧合會給人一種混亂感。如果是在那剛好的空間裡,我所看見的完全的擺設,完全的設計,可以這一切感覺那麼的美好,那麼視覺不會有障礙,更不可能會有“盲點”存在。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就像上篇的那間樂器行,裡面都是樂器,且還有樂器的配件,琴譜,甚至還有開班教你彈吉他,吹薩克斯風,小號,拉小提琴等等你想到的樂器,一間的樂器行的經營多樣化,讓這空間充滿著無比的旺盛精力!
但如果你是自學自唱,你會不會想進入這間樂器行購買你心目中的樂器(即使價格有些昂貴)?大多數的人是“想”,想學的熱情怎麼可能因為空間的擺設而失去?我也會想去學如何打爵士鼓,不過,看見那裡面的空間的擺設,心已經縮減成了百分之五十,原因是我找不出我真的很想學的樂器!也就是說,太多的選擇,會讓你想做的受到動搖,以致去選擇你從未想學的,這部份的經驗我們大多人都有,對於女人而言,尤其更可以去證明,女性對於外面所販賣的衣服,總會認為我穿在身上會比模特兒還要更好看,但你也會知道,這是基於想像力的意義的當下時刻,就好比你到超級市場去購買洗衣精,看見所促銷但從未購買過的洗衣精的吸引力大於你最常購買的那某某牌的洗衣精,即使它今天沒有促銷,甚至價格差了兩倍。而女人總是去認為衣服會永遠少了一件,也是因為女性的衣物似乎不知如何搭配哪一件,可以看出自己的魅力所在,而那ㄧ件衣服總是要很多的種類色彩去混搭,所以在視覺的體驗上,怎麼看都是不對勁。我可以以我媽和我弟的女朋友為例,她們兩者年齡不同,但穿著的品味確有種味道相同,同樣喜歡針織衫,同樣喜歡短靴,同樣喜歡薄外套,同樣喜歡絲襪,重點不在年齡,而在女性的想像喜好上,因為還是那具老話---想像的與實際的落差總是入不同出。
空間的整體設計感,慢慢去滲透人類大腦的額葉中,這裡面的神經細胞轉換成空間的發展因子,進入第二層界面,空間在那裡轉型,分化給其他的大腦皮質共享,像是視丘,基底節。空間的印象能力,其控制其他的身體部位,像是手部,腿部,然後空間的遠近又在視覺皮質與瞳孔間巧妙的定位及信號強弱縮放,所以視覺神經的連結就需要多些“感受”去加深,這樣子你看起來才夠“清晰”。
清晰的視覺,讓空間就留下了前後左右上下,但這還不夠,還記得我所提到滿化嗎?沒錯,大腦還要它滿化,滿滿的將你所看見的空間印象全部塞滿,不會留下印記,這樣子你看見的不會只有“前方”,而是視覺上的一百二十度的曲角,也因此空間的作用會讓視覺充滿你的天馬行空的可能。另外,滿化會呈現這樣的好處,還有你可以想看見你看見的,也就是空間的意象(視覺上的成像與大腦心智整體的實像)會融合一體,遠近的對焦上只是你看見你手在你眼前的大或小而已。
滿滿的將它填滿是為了確保大腦可以得到它要的,它一定要知道的,這樣ㄧ來,空間的整體視覺才不會有任何誤差,偏差情形,也可確保大腦在收看影像時,可以即時連線,而不像你看Live新聞,衛星傳送的時間與你看見的總有兩至三秒的時間差。但也由於已經塞滿了,所以你選擇你想看的同時,大腦就自然去檢視它要吸收的信號訊息,這些信號訊息有ㄧ部份會流到海馬回中,ㄧ部分放入視丘上,還有一部份存入杏仁核中,這也是為什麼你看見社會新聞或者政治新聞,你心中總有些難以平撫之聲。填滿後,大腦的選擇權只剩下的意識上的信號強弱是否要放在那裡,還是放進抽屜裡,等下次再來使用,也因此大腦的能力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嗯,眼不見就是乾淨,就是美好,就是完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