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加班的大腦


我們已經了解意義的產生與它有發生關係的其它變化,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意義這玩意是需要透過意識概念來輔助,來讓大腦產生化學反應.大腦裡的神經元中的突觸端與其它的突觸前端發生電流信號脈衝,信號的強弱影響著意義的產生,藉由視丘中的神經元與大腦皮質的神經元相互傳遞信號強弱,意義的發生,讓意識有了最好助手.
可是環境的變化有時太快,太急促,我們的大腦處理速度並不是像電腦般的準確無誤,總是會有小疏失,小偏差,還好有感官工具來輔助加強處理效果,例如我們在市場拿起一顆紅通通的蘋果,它上面還有些水霧,有些反光,視覺的反應神經透過光線進入枕葉的視覺皮質中,一部分信號投射至視丘上,它告訴你,你所拿的東西是真實的,另一部份的信號讓神經元傳回視覺感應區,反射至三色元的處理狀態,你的大腦自然知道那是"紅"的.當然這只是簡單的處理情況,但現實生活中可不是這樣,上午的簡報會議,已經在陰暗的投影機投射下,視覺只剩下黑及簡報的色彩,中午要用餐時又被窗外的不同顏色的汽機車給吸引住,到了想要吃什麼時,又被一堆五顏六色的食物給迷惑住,人們的一天已經被至少十幾種顏色給接觸過,最強烈的是紅,綠,白,黃,黑,藍,銀等,顏色的處理,大腦的視覺已經慢慢司空見慣.
而聽覺更不用說,從開始出門的喇叭聲,電車警鳴聲,警告聲,哨子聲,到你進入辦公室的電梯聲,同事的閒聊八卦聲,主管的交代事項聲,你電腦的音樂聲,中午用餐的吃飯聲,喝水聲,到你可能會午睡的鼾聲等等,大腦對於這些種種輸入,輸出聲,早就忙得不可開交.
另外大腦還要同步雙向處理兩端信號,例如視覺與聽覺的同步,聽覺與嗅覺的同步,味覺與視覺,觸覺的同步,大腦裡的神經元正在處理加快信號傳遞,看來它們每天都在"加班".因此我們對於大腦的運用可以每天來到最高點,最巔峰狀態,這也難怪,有些人的大腦加班過度,就會引起它們的嚴重抗議,像是(偏)頭痛,肩膀痠痛,眼睛乾澀,耳朵耳鳴,甚至還有精神疾病,像是強迫症,憂鬱症,精神衰弱,暫時性失憶等等,人為什麼要這麼如此"操勞"大腦呢?
答案其實已經呼之欲出,那就是"效率",但人為什麼要這麼講求效率呢?其實最前面的幾章,我也有提到類似結果,太講求效率,大腦可不會受不了,反而還希望你讓它加快速度,就像一部電影東成西就的歐陽峰,加速太快只會傷了神經細胞的反應速度,換來的是無謂的假動作,大腦傷了自己的神經體卻渾然不知,而我們的身體反到成了受害者.
效率是一種很奇妙的的新名詞,它讓我們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想要的事情,例如訂明天下午四點機票去歐洲旅遊,或者白天趁潮汐漲潮時,到海邊檢貝類,蟹類,與釣友垂釣,效率幫助我們許多不可能的任務,透過感官工具的協助,讓我們在這種生活中得以找到最安適的狀態,且是最平衡的狀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