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加班的大腦


我們已經了解意義的產生與它有發生關係的其它變化,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意義這玩意是需要透過意識概念來輔助,來讓大腦產生化學反應.大腦裡的神經元中的突觸端與其它的突觸前端發生電流信號脈衝,信號的強弱影響著意義的產生,藉由視丘中的神經元與大腦皮質的神經元相互傳遞信號強弱,意義的發生,讓意識有了最好助手.
可是環境的變化有時太快,太急促,我們的大腦處理速度並不是像電腦般的準確無誤,總是會有小疏失,小偏差,還好有感官工具來輔助加強處理效果,例如我們在市場拿起一顆紅通通的蘋果,它上面還有些水霧,有些反光,視覺的反應神經透過光線進入枕葉的視覺皮質中,一部分信號投射至視丘上,它告訴你,你所拿的東西是真實的,另一部份的信號讓神經元傳回視覺感應區,反射至三色元的處理狀態,你的大腦自然知道那是"紅"的.當然這只是簡單的處理情況,但現實生活中可不是這樣,上午的簡報會議,已經在陰暗的投影機投射下,視覺只剩下黑及簡報的色彩,中午要用餐時又被窗外的不同顏色的汽機車給吸引住,到了想要吃什麼時,又被一堆五顏六色的食物給迷惑住,人們的一天已經被至少十幾種顏色給接觸過,最強烈的是紅,綠,白,黃,黑,藍,銀等,顏色的處理,大腦的視覺已經慢慢司空見慣.
而聽覺更不用說,從開始出門的喇叭聲,電車警鳴聲,警告聲,哨子聲,到你進入辦公室的電梯聲,同事的閒聊八卦聲,主管的交代事項聲,你電腦的音樂聲,中午用餐的吃飯聲,喝水聲,到你可能會午睡的鼾聲等等,大腦對於這些種種輸入,輸出聲,早就忙得不可開交.
另外大腦還要同步雙向處理兩端信號,例如視覺與聽覺的同步,聽覺與嗅覺的同步,味覺與視覺,觸覺的同步,大腦裡的神經元正在處理加快信號傳遞,看來它們每天都在"加班".因此我們對於大腦的運用可以每天來到最高點,最巔峰狀態,這也難怪,有些人的大腦加班過度,就會引起它們的嚴重抗議,像是(偏)頭痛,肩膀痠痛,眼睛乾澀,耳朵耳鳴,甚至還有精神疾病,像是強迫症,憂鬱症,精神衰弱,暫時性失憶等等,人為什麼要這麼如此"操勞"大腦呢?
答案其實已經呼之欲出,那就是"效率",但人為什麼要這麼講求效率呢?其實最前面的幾章,我也有提到類似結果,太講求效率,大腦可不會受不了,反而還希望你讓它加快速度,就像一部電影東成西就的歐陽峰,加速太快只會傷了神經細胞的反應速度,換來的是無謂的假動作,大腦傷了自己的神經體卻渾然不知,而我們的身體反到成了受害者.
效率是一種很奇妙的的新名詞,它讓我們在一定的時間內完成想要的事情,例如訂明天下午四點機票去歐洲旅遊,或者白天趁潮汐漲潮時,到海邊檢貝類,蟹類,與釣友垂釣,效率幫助我們許多不可能的任務,透過感官工具的協助,讓我們在這種生活中得以找到最安適的狀態,且是最平衡的狀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