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性模式

我想我這幾天的感受都是在整理間度過的,怎麼說呢?其實在我的電腦中的資料,檔案,文件等相關內容的陳設,我一直都有不是很滿意的狀態,例如資料的擺放位置有時候在桌面上,有時候我想把它收放在工作列上,有時候又想將它隱藏,因此,心中充滿矛盾.
前幾天,我有接觸過蘋果電腦的操作模式,覺得我可以馬上上手,一直很喜歡這樣極簡的桌面,所以我也很想將我的桌面改成這樣,讓我的工作可以快速上手,但是改變好的時後,心中只有滿意兩字,時間一久,發現一件事,工作列的方向總是不對位,資料還是沒有保留完整,再者,我會想這是個Windows,不是Mac OS,所以不能過度膨脹,也因此,這樣的操作方向,還是沒有辦法達成我想要的模式.
最後,我轉換成一個原型,也就是用Windows的方向去思考Mac的操作介面,我整理一會,至少可以達成我想要的模式,好讓我的工作可以快速上手,不會延遲.仔細分析我這幾天的心得,也總是認為人的做事模式,總會依照他想要的方式去進行,例如把餐廳的走道打通,好讓用餐的客人可以回到座位上,把窗簾的操作方向改成斜拉式,可以快速開關窗簾,或者將它換個亮色,可以增加能見度,讓客廳或者臥房可以更明亮.我們無時無刻都在為生活增加點便利程度,也無時無刻讓生活可以更加美好,更有人性味道,但如果長久慣性一直很難被移轉,而習性也不見起色,那麼過度的作業模式,也只會讓事情充滿不協調,失去整體美感.
一般而言,大多數的產品設計公司,ㄧ開始所思考的是人性化的操作方式,及整體介面,就像蘋果電腦的設計,每個人幾乎都覺得,那是一件藝術品,ㄧ個有人性思考的產品.對西點麵包店來說,除了思考如何考出好吃的麵包,做出綿密的蛋糕外,另外首重的就是麵包的外觀,蛋糕的造型,以及它的吃法,切開它的方法.人會用什麼方式吃,是一口一口吃?還是大口大口吃?或者用手撕下ㄧ小部分吃?還是剝下要吃的部份吃,剩下的下次吃或給朋友,家人分享.每個吃法,都是他的自我意念,及個人的慣性作為.
第二,設計公司也有從美感出發,它認為美的這件事,是往往需要人去發想,去聯想它所要代表的空間,意念,傳達的訊息,及情感化的想像世界.對我而言,而美就是無,就是無中生有,他從無開始建構到"美",所需要的步驟,一步一步去拼湊,關於這部分,我會在2012年再作討論.
每個操作方向,總是朝著人去思考,去解開他是否能依照他的作業程序去進行,但事中有事,誰也很難去實際預料命中會發生哪些事,又用那些事沒有想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