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字遊戲


這幾個星期的天氣都是陰晴不定,有時候天空露出陽光,讓人感受它的溫暖,有時候銀灰色的天空壟罩大地,到了日落時候,彷彿街道上的汽車,行人紛紛要逃離此現場,有時候下著毛毛細雨,雨聲,人聲,公車聲彼此交雜,心情彷彿也都受了影響.很多時後顯示,天氣並不是影響人的行為的主要原因,他人與空間匯集才是,聲音其次.
在上一篇的文章,還有上上那幾篇文章中,我不斷提到聲音,噪音,創造性聲音給人的影響,情緒,還有行為,但這些都屬於感官現象(Sensory truth),也就是我們常常透過感官刺激進入人體中所產生的實際發生行為,這些包含大腦中的邊緣系統,額葉認知,顳葉聽覺接收等等,它讓我們可以以最好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知覺來感受人們的周遭的變動,就像聽到了在廚房已經燒開的開水,不斷嗶嗶叫,你就會主動走到瓦斯爐面前把火關閉,或者你看到你要等後的公車已經來臨,你會退後一小步準備上車,很多事中感官現象幫助我們可以快速抵達我們要做的事,要寫的論文,要購買的唱片,要看的那部電影,但其中之一的主要關鍵就在語言,我們通過語言交流,交換,交接,把我們的聲音分享給他人,而在前幾篇我也有提到語意不清的問題存在,你可以作為參考.
語言所負責的大腦區域,是位於額葉的布洛卡區,韋尼克氏區,這個位置讓我們學習語言,與他人溝通,當然我今天不是負責說明這幾個部分,你可以到維基百科查詢.我說明的是語言會影響人們多少的一部分,還是全部?我們知道,透過語言,單字做文化上的分享,可以打動人的思緒,這點我簡稱說服,你會說服人要求聽求你的話語,孩子必須被父母說服,說爬上高處會有危險,學生應該被老師說服,說不可以欺負比同年齡還小的孩子.我們語言被他人接收,轉而他了解的那種意思.
國外一項的研究實驗你可以知道語言是多麼深植人心,且這個豈只有文字而已.研究人員將兩組受試者分開,一組約有十個人.首先兩組受試者都在牆面上貼著兩個單字(貓科動物.犬科動物),其中一組貓科動物的單字比犬科動物大上將近十倍,另一組就相反.研究人員要求說明貓科動物還是犬科動物較可怕,時間過了一會兒,貓科動物單字大於犬科動物得這組,不用你想,自然是貓科動物較可怕(速度快,反應能力強),反觀犬科動物大於貓科動物這組,自然而然說明犬科動物比貓科動物可怕(群居生活,團結攻擊),單字的大小反應人的反應.
兩組單字可以說服人的思緒,我們通常也都不是這樣嗎?看著廣告傳單上寫著"限時","限量","限季","限此展覽區",或者太多的數字迷惑,可以省下八十六元,可以提升你汽車性能兩倍,可以改善你臉部皺紋比同其產品多百分之三十,可以買一送一等等,文字說服著人們,大腦的引擎似乎隨時發動,我們接受後,大腦也跟著同步運作,我們的生活就在這裡被吸引文字圍繞,誰也繞不出誰,誰也沒有把握有勝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