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它"的魅力


我們生活周遭充滿著各種聲音,鳥鳴聲,隔壁工地施工聲,樓上搬新家裝潢施工聲,對面學校小孩,老師的教學,吵鬧聲,辦公室人員來來走走的聲音,行動電話聲,敲打鍵盤聲等等,我們被這麼多聲音不斷影響我們的生活,情緒,行為,但充滿自我的聲音往往影響著他人的生活心得.
我們從出生後約八到十個月間就要開始學會了解母親的聲音,然後開始辨別母親與陌生人的聲音的差別,所以在三到五歲間,你媽媽是不是教導你,不認識的陌生人聲音來敲門,千萬不能應答,甚至開門.這些行為都是幫助我們如何一步一步建立自我的聲音與每個人的聲音的分別.
在國外中的一項研究實驗可以讓我們看出例子,研究人員請十名十個月的嬰兒,然後分別錄下他各自母親的聲音與一位研究人員的聲音,然後慢慢請這些嬰兒聽,結果顯示大多數的嬰兒都知道他各自母親聲,但若是換成三歲大的兒童,慢慢越能理解他與他母親的聲音,不過此實驗最後有些"變調",研究人員將他各自母親的聲音做特殊處理(像是高八度,低五度,轉換機器聲等等),約有三分之一的嬰兒聽得出來這是他母親聲音,三歲大的孩童是八成.可見我們辨識人的聲音能力是多麼的強而有力.
一直到上了小學,國中後,個人的自我聲音才得以發芽,你開始學習語言,文法,單字,然後加以運用,"我媽媽幫我買了一件新洋裝","我爸爸幫我完成我最愛的機器人","我弟弟拿走我的遙控汽車","傑克的班上成績是數一數二的",每個人的聲音慢慢你的生活圍繞著,也因此我們就有別人的聲音與自己的聲音相互混拌著.
在之前我的一篇文章中有提到行為的發生-它說明的是行為的發生是由內在的聲音與心智交換與大腦聯結所構成,也因此在本篇我會提到這麼多的每個人聲音,與創造性聲音有何關聯性.我們建立這麼多的聲音,包含個人自我的聲音,以及你喜愛的鈴聲,還有你最愛的歌曲,這些創造性的聲音往往是由社會的共同市場所引導開發而成,社會流行什麼樣的文化,我們往往也被市場給考驗,也就是說創造性聲音是由大眾普遍能夠開導所結合而成,產生次流行文化需求,但這市場由於太過飽和,過度膨脹,每個人的創造性聲音又不由自主冒出頭來,行為(你與他人的聲音連結)往往交換不及似的,就像電流般的迅速通過人體,你只是感覺被電了一下,身體有刺痛感,但感覺記憶已經通往全身.
創造性聲音是需要每個人的接受度,才能存活在社會上,就像熱門的iPhone 3Gs,幾乎整個市場都是走向它而來,它的規格不強,但是軟體的擴充性佳,每個人都能靈活的運用它,成為生活的一份子,也因此整個行動電話市場慢慢從按鍵到觸控,再到多點觸控,然後就走向每個人都要觸控的那種市場,也就是每家背後的開發商都要分食這塊大餅,取得多一點版圖,搶占市場佔有率!這就往往像及每個人的聲音,這是為我而設計的!這才是我要的!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創造性聲音越多,人往往要找到對的點,適合他的點,變得猶如在我工作內找尋不同的材料盲點,人就會失了焦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