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戰爭與創傷-二次大戰 5

2009年11月10日,天氣:多雲.
在1941年末時,也就是珍珠港遭日軍突襲後,希特勒在一次會議公開表示,他很希望美國可以對德國宣戰,但他遲遲等不到,所以德國就向美國宣戰,另外他也了解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的背後是什麼人支持,那就是猶太人.德軍在俄國的三方(列寧格勒,莫斯科,基輔)攻打時已經疲倦怠盡,似乎還在等著希特勒能夠給他們什麼樣的支援,像是兵力,糧食,武器.
最後,在1942年1月,希特勒,戈林,希姆萊等人在萬湖會議通過了一項解決方案,那就是滅絕歐洲的猶太人.他們將猶太人送上火車,而這火車的終點就是死亡,沒有其他選擇.然後,這些猶太人被關進奧許維茲的毒氣室,上頭有著類似蓮蓬頭的東西,接著,他們就吸入毒氣而死亡.
這場在奧許維茲的集中營中,關著幾百萬名的猶太人,戰俘,其他國家的民眾,同性戀者等,在爾後據官方統計死亡的人數高達一百一十萬人左右,但我始終在想,可能實際的數字比這個還要多很多.
很多人對納粹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沒有人性的組織.對,沒錯!這是有點正確的觀念,當時的德國的政局動盪不安,加上法西斯主義興起,後來希特勒催生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也就是納粹黨),造成當時戰敗的德國有了一線希望,希特勒希望透過他的領導可以興起德國工業的王國,加強德國的法治觀念,給予德國人民信心,因此他們開始反擊!
然而,德軍進攻的這條路線版圖並不是走的一帆風順,雖然他們拿下了法國,但卻抵擋不過俄國強大的兵力包圍,在加上最來參戰的美國,及自由法國的地下組織興起,猶太人的反抗,造成德國難以對抗的局面,最後他們不得不投降.
一名關進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表示,這裏的環境真的不能想像,許多的無辜的人看著你,周圍的食物只有一小匙,每個人都想要食物,還有人們的排泄物,我不能生活下去....集中營裏的毎個人像是實驗的白老鼠,只是沒有乾淨的水源,舒適的環境生活,只有是陰暗的燈光,潮濕的環境,骯髒的食物,還有每個人的恐懼表情.納粹黨會痛恨猶太人,我想原因不外有幾點,那就是德國在戰前的局面是屬於工業減落,失業率提高,加上凡爾賽條約限制了德國人民的情緒出口,及希特勒認為猶太人掌握國家大權,總總可能原因造成他們想趕盡殺絕,抄家滅族,甚至種族滅絕.
仇恨只會帶來殺害,殘暴,毀滅,這裏面絲毫不存在著人性,關懷和愛.戰爭就以集中營來看,它像是關閉了人性的情緒出口,開啟了人性的兇殘出口,同時也開啟了人性的畏縮出口,這些開關間,每個人的自由,像是上了心鎖,永遠不見鑰匙來開啟,也找不到人來開啟,也因為如此,在集中營的後來被盟軍釋放的戰俘,猶太人等人,他們還是笑不出來,對他們而言,心靈的出口,不是用一把鑰匙就能開起完全屬於他們的天空,而是需要更多的同理面對,加上自我認同,情屬歸感,化解當時帶來的種種敏感神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