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戰爭與創傷-二次大戰 5

2009年11月10日,天氣:多雲.
在1941年末時,也就是珍珠港遭日軍突襲後,希特勒在一次會議公開表示,他很希望美國可以對德國宣戰,但他遲遲等不到,所以德國就向美國宣戰,另外他也了解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的背後是什麼人支持,那就是猶太人.德軍在俄國的三方(列寧格勒,莫斯科,基輔)攻打時已經疲倦怠盡,似乎還在等著希特勒能夠給他們什麼樣的支援,像是兵力,糧食,武器.
最後,在1942年1月,希特勒,戈林,希姆萊等人在萬湖會議通過了一項解決方案,那就是滅絕歐洲的猶太人.他們將猶太人送上火車,而這火車的終點就是死亡,沒有其他選擇.然後,這些猶太人被關進奧許維茲的毒氣室,上頭有著類似蓮蓬頭的東西,接著,他們就吸入毒氣而死亡.
這場在奧許維茲的集中營中,關著幾百萬名的猶太人,戰俘,其他國家的民眾,同性戀者等,在爾後據官方統計死亡的人數高達一百一十萬人左右,但我始終在想,可能實際的數字比這個還要多很多.
很多人對納粹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沒有人性的組織.對,沒錯!這是有點正確的觀念,當時的德國的政局動盪不安,加上法西斯主義興起,後來希特勒催生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也就是納粹黨),造成當時戰敗的德國有了一線希望,希特勒希望透過他的領導可以興起德國工業的王國,加強德國的法治觀念,給予德國人民信心,因此他們開始反擊!
然而,德軍進攻的這條路線版圖並不是走的一帆風順,雖然他們拿下了法國,但卻抵擋不過俄國強大的兵力包圍,在加上最來參戰的美國,及自由法國的地下組織興起,猶太人的反抗,造成德國難以對抗的局面,最後他們不得不投降.
一名關進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表示,這裏的環境真的不能想像,許多的無辜的人看著你,周圍的食物只有一小匙,每個人都想要食物,還有人們的排泄物,我不能生活下去....集中營裏的毎個人像是實驗的白老鼠,只是沒有乾淨的水源,舒適的環境生活,只有是陰暗的燈光,潮濕的環境,骯髒的食物,還有每個人的恐懼表情.納粹黨會痛恨猶太人,我想原因不外有幾點,那就是德國在戰前的局面是屬於工業減落,失業率提高,加上凡爾賽條約限制了德國人民的情緒出口,及希特勒認為猶太人掌握國家大權,總總可能原因造成他們想趕盡殺絕,抄家滅族,甚至種族滅絕.
仇恨只會帶來殺害,殘暴,毀滅,這裏面絲毫不存在著人性,關懷和愛.戰爭就以集中營來看,它像是關閉了人性的情緒出口,開啟了人性的兇殘出口,同時也開啟了人性的畏縮出口,這些開關間,每個人的自由,像是上了心鎖,永遠不見鑰匙來開啟,也找不到人來開啟,也因為如此,在集中營的後來被盟軍釋放的戰俘,猶太人等人,他們還是笑不出來,對他們而言,心靈的出口,不是用一把鑰匙就能開起完全屬於他們的天空,而是需要更多的同理面對,加上自我認同,情屬歸感,化解當時帶來的種種敏感神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