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天災與創傷-災難復原 3

2009年8月31日,天氣:晴
回到了八月的最後一天,今天是一位小女孩的開學日,我姑且稱她為小樺好了.她的家園與她最愛的學校被大水給沖毀了,她是被幸運眷顧的孩子,如今她的學校也沒有了,且她在學校中的同學也很多都沒有任何音訊,她很擔心她在學校是否還能見到他們.
小樺走進新校園裡,心中喃喃自語,當她走進新學期的教室裡,看見的都是陌生臉孔的小朋友們,她很希望她在舊學校裏的知音能夠也轉來這間教室,可惜的是,這個希望是落空了!
下課了!許多孩子分別往外衝,有些找同學玩,有些轉往福利社,有些去洗手間,有些依然留在教室裡,小樺是其中一個,她望著窗外的天空,想想那些在舊學校裏的同學模樣,心中萬般無奈與感傷.一位小女孩看見她對著窗外發呆,跑來問她,"你怎麼不出去走走?怎麼在這裡?",她說,"沒有,我不想",這位小女孩聽到了她的對話回答說,"好吧!你留在這裡"
轉到下午打掃時間,小樺被分配到清潔窗戶的工作,小樺拿著抹布及清潔劑不斷擦拭玻璃,這時後,老師在身後看著她,問她說,"你怎麼看起來不是很快樂?",她看見了老師,頭低低的不敢回答,不過沉默一會兒,說,"沒有啊!我沒有不快樂呀!"
老師說,"你第一天轉來這裡,對於周圍的環境與新的不認識的同學還感到生疏,我了解,不過你也必須堅強起來,舊校園已經被大水沖毀,你最喜歡的同學與你都沒有連絡,你感到悲傷,但既然來到了這裏,你也須展開新笑容才行!"
她說,"嗯,我知道,我就是很想念他們,很希望他們平安無事,想趕快見到他們"
老師說,"我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的家也幾乎滅頂,但我告訴自己,也趕快走出傷痛來"
小樺沒有回答,只是看著老師沉默了一下子,輕輕小聲說,"嗯"
放學了,小樺走出校園,她的媽媽在校園外等著她,她的媽媽說,"第一天轉到新學校有沒有認識新同學啊?",她說,"沒有",她的媽媽說,"喔,過幾天你就能適應了!".她的家距離這間學校至少有二十公里以上的路程,來回奔波的時間與原先的舊學校還要多花個十幾分鐘才能來到這,且現在她的家已經沒有了,現在的他們只能暫時居出收容所.
孩子是每個父母心中的寶貝,每個父母都希望她能夠在平靜安穩的環境中長大,或者在她面臨困難時,父母能夠及時拉她一把,教導他們如何將危機轉變為轉機.然而,並不是每個孩子都是這是幸運,都能在無風無雨中的環境中成長,有些孩子一出生就面臨著可能沒有父母的扶養,或者是在戰亂的環境中茁壯,他們的心理環境馬上就要面臨最大的考驗,這是很不人道的.歷史的教訓往往讓我們看透它,教導我們戰爭後的殘酷殺戮的那種腥風血雨,這類孩子的成長雖然能夠看透人性的兇惡面貌,但往往失去一份真情.
回到小樺這女孩的身上,她的家與她的同學,學校在這次水患重重打擊,失去了它,小樺的心情一天比一天還不捨,她想到的是-為什麼是我碰到這件事?幸運的是她的家人都受到獲救,一路平安無事,不過也因此,她在這次災難中也學到了生命帶給她的啟示.
受傷的種子依然會孵芽,堅強的她依然要面對她更多的難題,至少在心中-風雨無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