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搶救生機

2009年8月10日,天氣:毛毛細雨
災民在那裡,在那漫漫荒蕪的大地,喊著親人的名字,他也知道,如果再不快點呼喊,以後就真的沒有機會再見他一面!如果他不開始開挖,也不會知道他親人的下落,在這一旁,救援隊伍也來到此,包含了搜救犬,也積極尋找任何人的尋蹤,不放過任何可能的線索,像是衣服,鞋子,首飾,房屋的痕跡,以及他記得他親人所站立的位置.
一天後,他知道已經沒有希望了,救援隊伍也找了一天一夜以上的時間,所有人已經從等待一個奇蹟轉變成一個個失望,煩躁,憂鬱,崩潰及痛苦.當下的那一幕場景,每一個人都強烈彼此感到哀傷,空氣頓時已經凝結,沒有言語表達的那種能力.
幾個小時後,哀傷的氣氛還在,他對著當時他的住家及他最愛的親人說,"你已經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你說我該怎麼辦?沒有關係,我可以堅強的活下去!,就假裝你還在我身旁吧!",救援隊伍等待不了一個生命,卻開始繼續挖掘大體,只因為"死也要看到屍體",又過了幾個小時,傳來振奮的好消息-看到他了!為了保存他的完整性,必須小心開挖,慢慢的把他移出土堆中,等待家屬的指認.這一幕,給人的情緒往往又痛又傷,又有那麼點不捨.
我想,天然災害往往發生是在那一瞬間,土石慢慢緩緩從上往下流,但是速度往往讓人無法踏進那一步,那一步危險恐懼的領域中.土石流給人的印象是巨大的,有速度的,有力量的,讓人措手不及的,讓人害怕,夜晚會失眠的.這些種種的不安,加上自律神經失調,腎上腺素急急快速飆升,壓力往往無法可以獲得釋放,因為恐懼及不安的情緒,在心理防衛機制獲得保護,而這些獲得保護的情緒因為外界的壓力沒有散去,而在心裡留下了一個痕跡,就像槍口從子彈射出,直線射出,穿過標靶,正中紅心也會有煙硝味及燒灼過痕跡.
這些"痕跡",被外界壓力沒有獲得喘息的痕跡,就會慢慢留下難以恢復原貌的疤痕,這些疤痕會跟隨著那個人幾乎是一輩子.前幾天,有個死裡逃生的夫婦,因為在逃難的過程中,其中一位丈夫有受傷而被送進醫院,他的太太也在他身邊陪著他,那位太太說,"現在聽到了雨聲,尤其是在夜晚,更叫人難以入眠".創傷倖存者,尤其是在天然災害的倖存者,對於周遭的天氣變化更有強烈的感受,而住在山上的居民又是另一個感受!不過,他們曾說,"天氣的千變萬化難以抵擋心中焦躁不安的情緒"觀察了曾經面臨山崩或者因為天氣引發土石流的成年人(兒童的資料是不同的)的情緒變化,有兩成以上的倖存者依然有夜晚失眠(原因:焦躁)的反應,白天工作又無法專心(原因:憂鬱傾向,想太多)的反應,這些情緒上的行為慢慢誘發他們未來下一步的動作.所以接著可能會有自殺,可能放空,可能分裂等等.
我們知道天有不測風雲,也知道人的生活像天氣般的晴時多雲偶陣雨的那麼情緒化.不過天災終究比不上人禍,應該說人造成的環境變化引發天然帶來的災禍來的更如此可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