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平衡與黑暗

一個人已經喪失病狂,失去理智,做出不人性的行為,竟然親手殺了身邊的枕邊人,她無力的坐在沙發上,大腦充滿著空白及疲態,她的孫子目睹這一切,奪門而出,不相信,最疼愛他的外婆會殺了外公.這不是小說情節,卻是真實的社會案件,不過已毀了一個家庭,造成人倫悲劇.
我想這是事件發生的起因,因為外婆懷疑外公出軌,在外地有第三者,兩者爭吵,喋喋不休,外公提起離婚字眼,引爆殺機!
情緒影響壓力,壓力來自情緒,當更多的外力介入時,壓力控制不住,引起大腦的判斷能力失調,造成邊緣性人格,所以對他的不滿,在這裡,一起傾巢而出,但總有人要拉他一把,將他從大腦的環境字眼慢慢通脫離當下發生不利於他的環境中!
我再舉例,你記得最近的逆子殺母案?為了他女友的旅行,與母親大吵一架後,竟然殺了母親,還裝作若無其事用被害人的信用卡購買數位相機,連父親打電話關心,也是一舉騙過.這樣的冷血行徑,最後要受到最高法律制裁!這是雙重人格.
我們在社會面臨著許多種種的壓力,像是同事的關心,主管要求的事項,孩子希望的功課,另一半的問候,客戶的交貨日期,這期的房貸,信用卡項目等等,任何四面八方來自的訊息,大腦要不斷的吸收,不斷的過濾,不斷的決策,不斷的溝通,才能完成"今天",我們常常聽到一句話,"我壓力很大",想想,沒錯!壓力是很大,總是不比地球毀滅來的大!
如果人面臨不利於他的情況下,難道就無藥可醫嗎?把事情放的太大,給自己找麻煩!縮的太小,又視線模糊.走向邊緣性人格,也是最後的結果!我們不希望看到如此,但也不要藉由當下如此為自己找到彼此,成為另一個安慰的出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