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言恐懼

又回到了"情緒"這字眼,我先說明這幾天公司所發生的情形.
我們公司的訂單量很多.這個訂單量是從去年年底就開始了!(因為我的班別不變),到今年目前為止,我看所有的產量至少有1000k以上,所以你認為經濟有復甦的趨勢,這是一定會,我也很高興,不過我觀察這幾個月主管的情緒變化,我發現有幾項不同點,那就是產量的壓力來自我們小員工本身,而我們的壓力來自更多時間的巧妙安排.
我在昨日看見幾個重要主管,幹部在會議室開會,每兩至三天就要向總經理報告相關進度,主管很關切,仔細盯著機器看,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我也慢慢細數相關經驗.了解的是產量還會增多,因此加班的量就變的密不可分!
每個單位分支到不同的主管,主管交派給不同幹部,幹部在交由部屬打理所有工作細節,因此上層的壓力自然高,直接面臨最高單位的指導,還要了解所有幹部的細部事項.在他們的生活中,大腦裡的杏仁核與腎上腺素,不斷專注著當前的事項,一刻不能鬆懈,當杏仁核過度反應給腎上腺素時,情緒自然收縮,命令著眼前的所有的報表,進度,能夠快步向前,加速以最高氣氛完美控制.因此,他們眼中,所有的事同等重要,同等相同,同等危險.
一個有趣的實驗來看看這場關於杏仁核與腎上腺素的精彩演出!我們找來三十名自願參加此實驗的國中學生,我們將他們分為兩組,一組告知他們,接下來有場測驗,測驗項目是數學題目,時間有三十分鐘,你們可以自由作答.另一組告知接下來有場測驗,測驗項目同樣也是數學題目(兩組題目相同),時間有六十分鐘,你們可以自由作答.結果的結論很有趣,答案發現六十分種的學生組的成績比三十分鐘多百分之三十的優秀成績,然而三十分鐘的學生組比六十分鐘的平均率多百分之十,這就代表時間可以取捨人的成績好壞嗎?
當初看到此結果時,我也推論時間往往決定人的關鍵成績,但是長久來看,這不是對策,因為記憶受損.我們的認知有限,所以往往用時間來判斷壓力的重要合理性,就好比你為何在考試前才猛看書?難道前一兩個月看書,讀書,做筆記就無法記憶嗎?難道到了考試當天,才發現一題重要項目忘了熟讀嗎?這是大腦的腎上腺素與海馬回的拉距不斷刺激的緣故,即使杏仁核幫助你了克服恐懼,記憶的效力不會增加,必須達到自我壓力的收放性,讓它判斷當下的環境,你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如果你問我,那要如何判斷自我壓力的收放呢?我清楚的告訴你,你只能欺騙大腦!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